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二十八章 史诗级灾难
等上屋顶之后,高扬从楼梯口伸出了半个身子,先观察了一下四周,没看到有人在屋顶上。
  高扬觉得安全之后,才让费多尔上了屋顶,而费多尔上到屋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再度观察了一遍,出于一个狙击手的本能,费多尔迅速指出了四个狙击手会占领的高点,让高扬用望远镜将四个重要的高点观察一遍,确认没有狙击手占据之后,费多尔才示意高扬跟他一起匍匐在地,爬到了屋顶的边缘。
  屋顶上有半米高的矮墙环绕一周,能够作为掩体,高扬蹲在地上,用望远镜看了看最关注的那个阁楼,现在他已经能完全看到那个饭店屋顶的全貌了,虽然看不到阁楼的门口,却能看到屋顶上的楼梯口。
  清晰的看到了那个阁楼之后,高扬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担忧,他和崔勃的关系很好,是真正的铁哥们,玩wargame的时候,两个人是同一个战队的,几乎次次都是一起玩,而且玩户外的时候,也是两个人一起,走过了不少的山山水水。
  高扬之所以给崔勃的外号取做“兔子”,就是因为这家伙太能跑了,高扬刚认识崔勃的时候,是在一次大场地里玩,崔勃他们一方全军覆没,就剩下了抱着一把俗称手拉鸡的狙击枪满世界乱跑的崔勃,结果这家伙硬生生的把高扬他们六个人给耗得谁也跑不动了,是真正的跑不动之后,让这小子一个人拿着一把最简单的手拉鸡,把六个人全给干掉了,对于崔勃的极度佩服和鄙视,高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做“兔子”。
  因为崔勃的父母给他起的名字太过奇葩了,也太容易惹人误会和耻笑,所以崔勃更愿意让人叫他“兔子”,甚至叫他牲口,也别提起崔勃这两字儿。
  崔勃生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个狙击手,可惜他身体素质虽然是相当的好,可双眼却是高度近视,想参军是根本不可能,只能从游戏里过过干瘾,而且高扬和他认识的时候,崔勃还是个学生,家里条件也是一般,可一脚踩进了wargame的圈子后,崔勃为了能买支最便宜的手拉鸡,能连啃两个月的馒头,也要把仿真枪给买回来。
  想到多年不见的铁哥们,会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重新走到了一起,高扬就无法保持镇定,他希望阁楼上藏的那个崔勃就是他的铁哥们,却也希望那个人不是他所认识的崔勃,一时间心情极为矛盾。
  费多尔看出了高扬的焦躁不安,他拍了高扬一下,沉声道:“你必须冷静下来,深呼吸,不要被你的情绪控制,冷静下来。”
  高扬深呼吸了几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对着费多尔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没事之后,向两边的街道上观察了一下。
  大街上现在已经是空空荡荡的,就算有人出现,也是快步跑过然后马上消失不见,而枪声一直断断续续的响起,高扬把望远镜交给了费多尔,然后冒险把头探出去,看了一眼就在他脚下的店铺大门,门口处有三具尸体,还有一个汽油桶扔在一边,但高扬并没有看到地上有枪。
  把头收回来之后,高扬把枪放到了矮墙上,试着瞄准了楼梯口,射界非常清晰,射击姿势也还算舒服,高扬觉得他只要把瞄准镜调好了,完全可以封锁住那个楼梯口。
  费多尔观察了一遍后,放下了望远镜,低声道:“现在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很快这里就会成为主战场,我们距离人们示威的广场和大街太近了,那个饭店更能控制整条大街,我想那些雇佣军是不会放弃把饭店作为据点的,还有,你看到饭店对面的那栋房子了吗?你必须注意那栋房子,他们一定会控制那里,形成一个交叉火力点的。”
  高扬接过了望远镜,着重观察了一下饭店对面的建筑,虽然看不到有什么人活动,但高扬觉得费多尔说的没错,只要不是白痴,肯定会占据那里,这样两个火力点就能完全封锁住一条大街,而且还可以互相为对方的提供火力支援。
  费多尔看完了之后,低声道:“你得校枪,虽然这样很危险,但现在枪声很密集,校枪也不至于会引起人的注意,你就以那个饭店附近找个点,这样万一需要拯救你的朋友,命中率也会更高一点。”
  高扬点了点头,瞄准了饭店旁边的一面广告牌,那里有一副巨大的人像广告画,正好可以用来校枪。
  告诉了费多尔他瞄准的目标后,高扬瞄准了人像的左眼开了一枪,开枪之后高扬没有急于查看结果,而是赶快拉开枪栓把子弹重新上膛,然后才用瞄准镜去找弹着点。
  “弹着点在十一点钟方向,误差一米。”
  费多尔担任了高扬的观察员,高扬很快找到了弹着点,调整了一下瞄准镜之后,高扬瞄准目标又开了一枪。
  “十一点方向,误差十厘米,很接近了。”
  第三次试射,高扬就准确无误的击中了人像的左眼,不偏不倚,完全没有误差,为了确保瞄准镜已经调试到最佳状态,高扬又开了两枪,枪枪都是命中靶心。
  对于高扬表现出的枪法,费多尔非常满意,而高扬对于一把至少七十年以上高龄的老枪,还能保持这么精准,除了吃惊之外就是极大的满意了。
  往枪里重新装填了子弹后,费多尔低声道:“你知道作为一个狙击手,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高扬想了想,道:“是一击必杀?”
  “是射杀敌方的指挥官?”
  “是保证不被地方发现?”
  高扬每说一个答案,费多尔就摇摇头,终于费多尔一脸严肃的道:“你说的这些都很重要,但最重要的是,确保你的对面没有狙击手,如果有,就抢先杀死他,狙击手最大的敌人,永远只是狙击手。”
  高扬点了点头,道:“明白了,我会将敌方的狙击手,作为第一击杀的对象。”
  费多尔点了点头,道:“尤其是在这种小规模低强度的作战中,敌人不会调来重炮轰你,也没有飞机给你扔炸弹,如果是在一个真正的战场上,这些对付狙击手的办法一点都不夸张,但现在,你只要把敌人的狙击手干掉了,那你就安全了。”
  高扬把费多尔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他也看过一些狙击手的训练教材,也知道一些常识,但高扬对于狙击手这个职业并不是特别感兴趣,所以也就没有特别关注,但在战场上的学习,却是效果最好的,只要讲上一遍,高扬立刻将能将之牢牢记在心里。
  乘着暂时没有动静,费多尔给高扬讲了很多狙击手该知道的东西,怎么测风速,怎么测距,如何隐藏自己,其实这些还好,高扬只要有心,都可以从资料上学习到,但费多尔作为一个老兵,经历了生死之后才领悟一些经验和小窍门,高扬那就不可能从书本上学到了。
  高扬一直瞄准了饭店的屋顶,而费多尔就一直给他讲所知道的一切,费多尔已经憋了太久,当现在能够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被别人,尤其是在战斗中传授给别人,让费多尔感到了极大的满足。
  就在高扬仔细倾听着费多尔填鸭式的狙击手速成教育时,费多尔突然发现了情况似乎有了变化,立刻闭口不言举起了望远镜。
  饭店在高扬的右侧,而这时从高扬的左侧位置,大约有二百米的距离上,十几个人从一条小巷里出现在了街道上,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
  “十一个人,让我看看,没错,都是本地人,他们有一挺机枪,还有一具RPG,其余的都是AK47,应该是反抗组织民兵之类的吧,该死,这些白痴难道就想要这么大摇大摆的走过来送死吗?”
  高扬看了过去,却见那十一个人丝毫没有掩藏行迹的打算,就那么直直的冲了过来,经过了他脚下的门口后,没有停留,直接冲向了饭店,而且他们在距离还有两百多米的时候,有一个人就冲着饭店的大门开了枪。
  当一个人开枪之后,剩余的人似乎都得到了信号,这些人就端着枪,也不瞄准,只是冲着饭店就开始开枪,而且还是边跑边打,就连那个扛着RPG的家伙,竟然跑动着就对着饭店就轰了出去,在被火箭筒巨大的后坐力推了个跟头一屁股坐在地上后,火箭弹擦着饭店屋顶上的阁楼就飞了出去,最后也不知道落哪儿去了。
  看着那枚火箭弹与阁楼相差毫厘的掠过,高扬被吓得心都到了嗓子眼,那一瞬间他真以为阁楼会被这个白痴发射的火箭给轰平了呢。
  当那十一个人以自杀形态冲到距离饭店不到一百米的时候,饭店里终于开枪了,一连串子弹从饭店的窗户里射了出来,那十一个笨蛋聚集在一起,瞬间就倒下了一大半,剩下的三四个人扭头就跑,可是没有跑出几步,就全倒在了地上,十一个人竟然一个也没活下来。
  费多尔看的连连摇头,长叹了口气道:“他们都是平民,我还认识其中的一个人,他们连开枪都是刚学会,缺乏最基本的训练,就这么跑出来送死了,唉,真是史诗级的灾难啊。”
  说完之后,费多尔指了指饭店的屋顶道:“他们很有可能会占据屋顶,我们得小心些了。”
  就在费多尔的话音刚落,饭店屋顶上就露出了一个人头,高扬没有打算现在就开枪的,可是他一直在瞄准那个楼梯口,再加上精神高度紧张,当看到一个黑人举着一把枪,从楼梯口露出了半个身子后,高扬不由自主的扣动了扳机。
  露头的黑人正对着高扬,高扬的一枪正中目标,那个刚露头的黑人天灵盖被子弹掀了去之后,仰天就倒,掉下了他刚刚爬上来的楼梯口里。
  开完枪之后,高扬才意识到他惹祸了,原本那些人或许只是上来看看,或者在屋顶上设置一个火力点,却不会威胁到躲在阁楼里的崔勃,可是他这一开枪,崔勃可就真的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