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二十六章 老兵,老枪。
子弹穿过了两道门之后,把货架上的工具打的叮叮当当的直响,但高扬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外面的人开枪。
  当枪声停下之后,外面有人在叫喊什么,他们说的是阿拉伯语,高扬听不太懂,但他听着外面至少有三四个人在叫喊。
  马力克压低了声音,对着高扬道:“他们让我们开门,否则他们就要放火烧房子了。”
  马力克说的话主要是英语,但夹杂着一些乌尔都语的词汇,但好在高扬还是能大概的听懂,他摇了摇头低声道:“别相信他们的鬼话,他们进来只会把我们都杀了,我们现在的自己保护自己了,你有枪吗?”
  “没有枪,可是他们要真的放火烧房子的话怎么办?”
  鲍勃低声道:“相信他的话,千万别开门,否则我们就真的死定了,他们不会烧房子的,你觉得他们是什么人?是趁火打劫的暴徒?还是只想杀人的武装分子?”
  马力克犹豫了一下,道:“我想他们不是要打劫,如果是暴徒的话,现在还不会出来,可是武装分子没必要针对我们的店铺啊,难道他们是想找你们吗?”
  高扬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我们今天才到这里,完全不认识任何人,你可以问问他们想干什么。”
  马力克壮了壮胆子,然后用阿拉伯语喊了几声,而门外的人听到马力克的话之后,反应更加激烈了,开始使劲踹门,并一直在大声叫嚷。
  马力克对高扬道:“他们说有人看到了卡扎菲派来的雇佣军在这里,让我把你们交出来,我想他们说的就是你们,还有,他们让我把钱交出来,我想,他们应该是打劫的暴徒吧。”
  高扬和鲍勃的外国人面孔,还是给他们惹来了麻烦,高扬有些无奈,也有些歉疚,低声对马力克道:“真抱歉,他们果然是针对我们的,看来我们给你惹麻烦了。”
  马力克摇了摇头,道:“我们是朋友,朋友不该说这些,我来告诉他们搞错了。”
  马力克又用阿拉伯语开始说话,可他说了几句后,回应马力克的却是枪声,随后高扬闻到了浓烈的汽油味,就在他觉得大事不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比较弱的枪声,而随后就是门口外几个人的惨叫。
  高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门口处发出了几声呻吟后,很快就重新寂静下来,而在汽油味之中,也混杂了血腥味。
  高扬和马力克对视了一眼后,齐声道:“他们被杀了。”
  就在这时,从屋里传来了一个声音道:“马力克,出了什么事?”
  高扬诧异的扭头看去,却见店铺里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出现了一个老头,那老头一头稀疏的银发,驼着背,颤颤巍巍的从二楼走了下来,看样子老头至少也得八十多岁了,不过下楼的速度倒是不太慢,只是老头看着店里的样子,一脸的诧异。
  下到一半后,那老头站在了楼梯上,指了指遍地狼藉的店铺道:“你们是什么人?马力克,这是出了什么事?”
  让高扬诧异的是,那老头竟然还是一个白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老头发愣,而马力克则连忙跑到了楼梯上,搀扶住了老头后,急声道:“快回去,这里太危险了,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吗,是的,就是我说的那样,现在外面乱起来了,你得回到楼上,啊,他们两个是来店里避难的,外面到处在打枪,死了很多人了,刚才有人试图冲进来,不过他们现在都已经死了。”
  马力克一番话说得又急又快,而且颠三倒四的,不过那老头竟然听懂了,点了点头之后,老头对着高扬和鲍勃道:“看样子你们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了,一时半会儿的外面不会平静的,两位请随意些。”
  算是对高扬和鲍勃两个人打了个招呼后,老头对着马力克道:“你做的很好,不能让那些杂种进来,我们得保住自己的东西,对付那些杂种,你就得来硬的,你跟我来,我们要拿些东西出来了。”
  说完之后,老头转身颤颤巍巍的又开始往回走,马力克对高扬他们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小心后,跟在那老头的后面上了二楼。
  高扬和鲍勃面面相觑,终于鲍勃忍不住道:“这老头想干什么?算了,不管他,我们想个办法,兄弟,我们得离开这里。”
  高扬叹了口气,道:“我也想离开这里,可是外面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觉得现在出去我们就是送死。”
  “得给我爸爸打个电话,不知道他那里情况怎么样了,我得告诉他发生了什么,希望他现在没有危险,真该死,这次出来为什么总是会遇到这种状况。”
  鲍勃有些焦躁不安,在原地团团乱转,而就在这时,那个老头和马力克又出来了,只是马力克手里提了一个长长的箱子。
  处于对老人的尊重,高扬和鲍勃站在了楼梯下面,等到老人走下楼梯后,老人伸手和高扬还有鲍勃握了握手之后,道:“先生们,我叫费多尔·冯·布劳希奇(Fedor·von·Brauchitsch),欢迎你们到我的店里来,你们可以安心等在这里,直到时间尽头都没有关系,如有什么需要请直接告诉我就好。”
  老人的英语说得非常好,字正腔圆的,但一听老人的名字,高扬立刻意识到面前的这位老人是个德国人,而且还是个贵族,因为老人的名字不仅是典型德国人的名字,而且姓氏前加的“冯”虽然不属于姓氏,却是其贵族出身的标志。
  老人应该是容克贵族出生,家族历史上得到过爵位,而容克贵族出生的德国人,往往与军队脱离不了干系,看看德国二战时那些名字里带冯的名将,就知道这个特殊的姓氏标志在军队里起到的作用了。
  高扬的直觉告诉他,面前的这个老头不简单,和鲍勃都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后,高扬对费多尔恭声道:“见到您非常荣幸,布劳希奇先生,如果有我们可以效劳的,请只管吩咐。”
  费多尔点了点头,道:“非常感谢,先生们,现在让我们把对付恶棍的东西拿出来再说其他的。”
  费多尔走到了收款的柜台后坐了下来,示意马力克吧箱子放在他面前的柜台上后,费多尔拿一把钥匙打开了长长的木箱。
  高扬的直觉告诉他,木箱里应该是枪,而等费多尔把木箱打开后,高扬差点欢呼起来,因为箱子里的东西虽然是零件状态,但确实是枪和子弹,而且不止一把,是至少一把长枪和一把手枪。
  打开箱子后,费多尔用哆哆嗦嗦的手拿起了一块抹布,拿出了一个零件后,开始用抹布擦拭。
  “老伙计,过了这么多年,你要重新出场了。”
  箱子里的步枪虽然还是零件状态,但从枪托还有枪口处的形状,高扬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一把老枪,也是一代名枪的毛瑟kar98k!
  98K这种德国二战时的主力步枪,只要是对二战稍有了解的人都会听说其大名,而在步枪旁边的手枪,也正是大名鼎鼎的P38。
  不管是步枪的零件还是手枪零件,都涂着一层厚厚的枪油,保存的非常完好,跟新的没什么两样,就连子弹也是包裹着一层厚厚的油脂,完全没有生锈。
  高扬觉得费多尔是个老狙击手,这一点很容易就能看出来,因为箱子里除了枪和子弹之外,还有一个德国二战初期时采用的zf41型的瞄准镜,一个蔡司产的6x30的望远镜,这两样东西,很明白的彰显了费多尔狙击手的身份。
  看着费多尔一点点的把毛瑟98K装配了起来,最后把瞄准镜也装上了之后,高扬终于忍不住了,他激动的道:“布劳希奇先生,您原来是一个狙击手吗?”
  费多尔看了高扬一眼后,沉默了很久,终于点了点头,沉声道:“德国国防军非洲军团164师……”
  费多尔只是说了一句,后面的就不再说了,只是摇了摇头之后,开始一遍一遍的拉动枪栓,这时鲍勃小心翼翼的道:“那么,你是个纳粹吗?”
  费多尔看了鲍勃一眼,沉声道:“我不是纳粹,我是个军人,为德国而战的军人,只不过在1943年非洲军团投降之前,我就已经逃走了,有朋友告诉我,我的父母因为同情和帮助隐藏犹太人被枪决了,因为他们把我的女朋友藏在了地下室,我的哥哥死在了斯大林格勒,听到这些消息之后,我逃走了,所以我只是一个逃兵而已。”
  慢慢的说话之之时,费多尔把子弹一颗颗的放入了弹仓,等说完时,哗啦一拉枪栓,把子弹送上了枪膛。
  “战争结束后,我回到了鲁尔,家成了废墟,我的妹妹死于轰炸,她的尸体一直留在了废墟里,我的弟弟死在了诺曼底,他是ss第十二装甲师的,死的时候,他十五岁,和我不同,我弟弟是狂热的纳粹,他觉得我的父母被枪决是罪有应得,他要用生命来洗刷我和我的家族带给他的耻辱,最后他如愿以偿了。”
  说完之后,费多尔举枪瞄准了一下,继续道:“先生们,听完这些老掉牙的故事,想必应该知道我对纳粹的看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