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十九章 英雄归来
高扬其实也不知道该到那里去,在开出了几十公里后,高扬找了个地方,和摩根父子在距离汽车几百米的地方,三人轮流值夜,度过了一个难眠之夜。
  到第二天天亮了很久之后,高扬才带着摩根父子找到了巴克教授他们栖身的水塘,等他用对讲机呼叫了一下之后,巴克教授他们很快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来。
  酋长和高扬的关系就是一家人的概念,看到高扬安全归来,自然免不了一阵激动的问候和拥抱,而他们几个人用阿库里语叽叽喳喳的交谈时,别人当然也插不上话,等几个人安静下来后,巴克教授上前给高扬来了个拥抱,一只手使劲拍打的高扬的肩膀,激动的道:“感谢你的勇气,你救了我们所有的人,谢谢你。”
  “别这么说,教授,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我说过,我和我的部落会尽全力,来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
  受了伤的伊文和摄影师丹尼尔也还有哪个黑人一一上前感谢了高扬,最后凯瑟琳微笑着走到高扬身前,伸出了右手,道:“我说过,勇者是不会轻易死去的,再次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
  高扬握住了凯瑟琳的手,轻笑道:“不管有没有恶龙,我都非常乐意做守护美丽公主的骑士,不过凯瑟琳小姐,难道我们现在不是该拥抱一下的吗。”
  凯瑟琳微微一笑,没有拥抱高扬,却是把一张俏脸凑上前去,在高扬的左脸颊的轻轻一吻,然后轻笑道:“这才是公主对勇敢的骑士表达谢意的方式。”
  当兵整三年,母猪赛貂蝉,高扬虽然不是在当兵,而且也不是见不到女人,可是整天面对着部落里一些画着各种图案,裸露着上身的女人,高扬和当了三年兵没见过女人的情况也差不多了,何况凯瑟琳还确实是一位大美女,现在有个美女送上轻轻一吻,高扬没有晕了头,真的是很有定力了。
  可惜的是,现在真不是泡妹子的时候,极力抛开脑子里各种不合时宜的念头,对着凯瑟琳傻笑了几声,恋恋不舍的放开凯瑟琳的手之后,高扬伸手指着摩根父子道:“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摩根·里维斯先生,这位是摩根先生的儿子鲍勃·里维斯,可能你们都知道了,他们也受到了袭击,而且他们才是那些恐怖分子的目标。”
  摩根先生看起来五十多岁,头发有些花白,眼睛极其有神,在看人的时候总有些咄咄逼人的压迫感,一张消瘦的脸看起来也很是威严,但这时摩根先生脸上却是一脸的肃穆,他上前一步,低头鞠躬道:“很抱歉,是我给你们带来了不幸,请允许我对你们不幸遇难的人表示哀悼和歉意,真的很对不起。”
  巴克教授走到摩根身前,和摩根握了握手,道:“这不是你的错,你也不必道歉,虽然发生了令人无法接受的事情,可这是那些恐怖分子的错,发生这样的事我们都很难过,不过这不是我们迁怒于你的理由,里维斯先生,你不必道歉的。”
  摩根先生点了点头,对巴克教授道:“谢谢您理解和宽宏大量,对此我感到十分的佩服和感激,教授,我想现在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离开这里,危险还远未过去,您认为呢?”
  巴克教授皱了皱眉头,看向了高扬,道:“我也认为我们该赶快离开这里,我必须找到我的队员们的尸体,而且还要向美国领事馆通报这件事情,不过,难道还有恐怖分子回来吗?”
  高扬点了点头,道:“没错,我想他们还会来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他们怎么能在这茫茫的大草原上,准确的找到我们的行踪呢?”
  摩根思忖了片刻道:“我是昨天出来打猎的,出行的时候,我曾告诉过一些人我的行踪,或许是有人把我的行踪泄露了吧。”
  这时巴克教授突然道:“摩根先生,可否请你透露一下,是什么人想要杀你,他们又为什么会杀你呢?”
  摩根先生思忖了片刻后,摇了摇头,长叹了口气,对着一直也没忘举着摄像机的丹尼尔道:“请关了摄像机,先生,接下来的一切不能被记录。”
  丹尼尔看了看巴克教授,得到示意后,关闭了摄像机,而这时摩根才一脸严肃的道:“这些事情,我本来不该说的,但是鉴于我已经给你们带来了灾难,所以我觉得不该再隐瞒你们,先生们,鉴于我和南苏丹一些高层人士的良好关系,美国政府请我来处理一些事,替美国政府在南苏丹独立后,争取一些利益,同时我也能在这次苏丹之行中获得很大的利益,但是,我的行踪暴露了,可能是我的竞争对手,也可能是其他国家的人,不愿意看到我成功的回去,所以他们想杀了我,先生们,请务必替我保守这个秘密,为了我好,也为了你们好。”
  巴克教授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气愤的道:“该死的政治,好吧,这件事我们不会透露出去的,不过摩根先生,你知道的,我们肯定要和美国驻苏丹的大使馆解释这件事情的,也要和ngc解释这件事情,恐怕有些事,我无法保守秘密。”
  摩根点了点头,道:“我理解,在大使馆那里您无需保留,只是ngc那里,请尽可能的替我保留一些秘密,当然了,就算你们说出去,我也不会承认的,也没有任何人会承认这件事的。”
  说完之后,摩根又指了指高扬,然后严肃的道:“先生们,如果你们感激他为你们所做的一切,请务必不要把你们拍到有关于他的镜头播放出来,因为他所作的一切,必然得罪了他和你们都惹不起的势力,我敢说只要你们把拍到的东西播出去,他就死定了,不管是谁,肯定会有人想要他的命,当然了,我觉得最保险的方式,还是把关于他的镜头删了。”
  听到摩根的话之后,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到了丹尼尔的身上,丹尼尔一脸的痛苦,看看高扬,再看看巴克教授,然后伸手在自己的头上狂挠了一通后,终于一咬牙一跺脚,拿出了一张内存卡,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后,突然放进了嘴里,“咔”的一声给咬了个两半,然后远远的扔了出去。
  把内存卡扔出去后,丹尼尔一脸痛苦的道:“关于高扬的镜头主要都在那张卡上,现在已经毁了,不过现在用的这张卡上有那些恐怖分子的罪证,现在还不能毁了,我会把有他的镜头给删了的,我保证。”
  巴克教授也点了点头,道:“我会亲自删了的。”
  “现在,我想我们该走了,我们是从马拉卡尔开车来的,教授,你们呢?”
  “一样,这里最近的城市就是马拉卡尔了,也只有那里才有机场,我们的飞机就在马拉卡尔。”
  摩根点了点头,对着高扬道:“看来我们的目的地一致,我们可以同行了,高扬先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高扬,这段时间以来,高扬的表现让所有人为之折服,有高扬在,他们的安全系数会高了不少,可是真有机会离开了,高扬却纠结了。
  高扬为难的看着酋长他们,三年的朝夕相处下来,阿库里部落已经成了他第二个家,酋长一家人就是他的亲人,高扬真的无法做到说走就走。
  看着高扬充满了不舍又犹豫的目光,酋长可能是察觉到了什么,上前拍了拍高扬的肩膀,温和的道:“走吧,白孩子,回你的家去吧,你不属于这里的,回你真正的家去吧。”
  听到酋长的话,高扬一个没忍住,眼泪啪啪的掉了下来,不是高扬太过情绪化,而是高扬知道,他这一走,可就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酋长他们了。
  看着高扬掉泪,大巴力小巴力,还有库斯托三个围在高扬身周,跳起了阿库里部落出猎的舞蹈,唱起了他们的送别的歌,舞罢唱毕之后,酋长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了他佩戴的项链,带到了高扬的脖子上,然后轻声道:“你是最勇敢的勇士,你有资格佩戴他,带着这个项链,阿库里部落的祖先和神灵都会保佑你的,走吧,白孩子,回你自己的家去吧。”
  库斯托抽噎着道:“白孩子,你会回来看我的,对不对?你一定要回来看我,我会想你的。”
  高扬擦了擦泪,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在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然后他撒腿就跑向了自己开了的越野车。
  高扬把六把ak47抱了下来,然后对着不解的众人道:“帮我一把,把所有的弹匣都拿来。”
  把六把步枪抱到酋长跟前后,高扬拿起一把ak,对着酋长道:“我要走了,把这些留给你们,让我教会你们怎么用,这样你们打猎会容易的多,而且再有坏人,你们也不怕了,等我以后再来找你们,我会把你们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再也不会担心遇到那些坏蛋了。”
  巴克教授走了过来,皱眉道:“高,你这样做,会让他们丧失基本的生存技能的,而且他们会丢掉自己的文明。”
  “教授,我明白,可是我觉得能活下去,比保留原始的文明更重要,要是原始文明更重要的话,我们是不是应该都过上和他们一样的生活?教授,你没见过阿库里部落生活的艰难,我不想再回来的时候,发现阿库里部落毁于饥荒或者人祸,死一个人,我也不愿意,而且我会努力让他们迁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过上现代人的生活,所以是否保留他们现在的生存技能,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