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八章 奇怪原始人
其实高扬心里一直在担心,在非洲大陆上,在这个偏僻的角落,最有可能出现的当然是黑人,而且还是很危险的那类人。
  回想起他三年前刚到时遇到那场枪战,高扬觉得他遇到一帮不知来历的武装分子,或者偷猎者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但是高扬不看个明白的话,是不会甘心的,所以他决定如果遇到的人是看起来没有什么威胁的平民,就现身求助,如果是看起来很危险的家伙,那就还是静悄悄的离开。
  高扬一直都在期待能遇到文明世界的人,但现在文明的痕迹已经出现,高扬却开始忐忑了,在听酋长说过那些来历不明的人是如何残忍滥杀的行径后,高扬只祈祷自己能遇到一些真正文明的人,而不是拿着所谓文明的产物,但行为却禽兽不如的人渣。
  跑出了大约三四个小时,高扬已经渐渐支撑不住了,以他现在的速度,只能说是慢走了,一直跑在他前面的库斯托这时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向着高扬跑了回来。
  “白孩子,那里很多人,还有一些奇怪的东西。”
  库斯托很激动,因为他已经发现了车队,而高扬听到库斯托的话之后,比库斯托更激动。
  高扬向前跑了几步,很快,他看到了在大约四五百米距离上,停放着四辆车,其中有三辆车是越野车,还有一辆中型卡车,而在车后面,好像还有几顶大帐篷,但是高扬并没有看到有人。
  打量了几眼后,高扬决定走进去看看,他一把拉住库斯托蹲了下来,一脸严肃的道:“听着,库斯托,如果你听到枪声,就是很响的响声,或者听到我让你跑,你就快些跑回去,和巴力他们把库姆托姆带回家,如果你听到我喊你的名字,你就过去找我,听懂了吗?”
  “我知道了,如果听到枪声,如果听见你让我跑,我会救你的,如果你死了,我会跑的。”
  库斯托虽然是原始部落的人,但不代表他傻。
  高扬拍了拍库斯托的肩膀,拿起了手中的弓箭,猫着腰慢慢的向车队接近。
  距离越来越近了,在距离大约还有两百米的时候,高扬从几辆车的空隙里,看到了有人人影的出没,但他并没有看清楚那些人的装束。
  高扬绕了个方向,在兜了一圈,车辆不再阻挡视线后,高扬看见了一个有五顶大帐篷的营地,而营地的中央,搭起了一个遮阳网,在遮阳网的下面摆放着两张大桌子,这时有大约十五六个黑人在遮阳网下围成了一圈。
  那些人的装束让高扬稍微轻松了一些,虽然有两个人穿着迷彩服,但大多数人穿的都是普通衣服,而且高扬只看到两个人身上有枪,虽然看不太清楚,但高扬认为其中一把是非洲最常见的ak47系列,而另一把极有可能是双管猎枪。
  运气太好了,高扬觉得这些人不像是一支军队,也不太像是偷猎者,他觉得可以接近,就在这时,围站在一起的人群突然散了开来,而人群散开后,高扬看到的情形让他欣喜万分。
  四个白人,坐在遮阳网的下面,而其中一个人正在摆弄着一抬硕大的摄像机,看到这样的场景,高扬彻底放下了心。
  “你们好,帮帮我,我需要帮助!”
  高扬大喊大叫着,从藏身的草丛里跑了出来,他一边跑一边跑向那几个白人,不怪高扬会激动,不仅是因为酋长和大巴力有救了,而且他终于有机会回家了。
  看到高扬叫喊着跑了出来,遮阳网下的几个白人,还有刚刚散开的黑人们都吓了一跳,有几个拿枪的黑人立刻吧枪口对准了高扬,这时高扬才发现,拿着枪的人不是只有两个,而是有五个。
  高扬距离那几个白人已经很近了,但看到被枪口对准后,他停下了脚步,举起了双手,就在这时,高扬听到了一个人的惊呼。
  “不要开枪,放下枪,不要开枪,看看他要干什么,该死的,放下你们的枪,你们会吓到他的,所有人都退后,不要吓到他,丹尼尔,你拍下来了吗?”
  看到枪口已经落下,一群黑人缓缓后退,只有几个白人一脸微笑的盯着他,高扬跑到了那个说话的白人面前,刚说了一句“你好”,却听一个女人惊叫道:“上帝啊,我看到了什么,他穿着靴子!”
  “不要说话,不要大惊小怪,不要吓到他,不要引起他的敌意,天啊,你们都是傻了吗?”
  这时高扬才意识道自己犯了个错误,他已经说了三年阿库里部落的语言了,所以他跑出了的时候,喊得是这世上只有阿库里部落才能完全听懂的语言。
  “先生你好,请帮帮我…”
  话没说完,高扬又停了下来,因为他这次说的是汉语。
  在自己的嘴巴上轻轻的打了一巴掌之后,太过激动的高扬正想换成英语来说,却见他面前的那个白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也在自己的嘴上轻轻打了一巴掌,然后一脸微笑的说:“照着他的样子做,这应该是他们示好的举动。”
  啪啪啪啪的几声脆响,站在高扬面前的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嘴巴上来拍了一巴掌,有两个拍的还挺大声。
  高扬苦笑不得,他终于用英语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你好,先生,非常高兴见到你们,我现在非常需要帮助,我们有人快要死了,请务必帮助我们。”
  虽然几年没有说过了,但高扬的一番英语说得字正腔圆,这时,站在他对面一脸微笑的老头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嘴唇颤抖着冒出了一番话:“上帝啊,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三年前,高扬来到非洲的时候正是雨季,所以他身上穿的是速干衬衣,和一条速干裤子,这些衣服湿了会干的很快,也很凉快,但也很薄很不耐磨,高扬穿着在草原上摸爬滚打的,早就成了碎布条了,倒是高扬穿着的一双丹纳军靴,在历经了三年的磨难后,还一直完好无损。
  所以高扬现在是脚上蹬着一双六寸帮的军靴,腰间围着一圈茅草,浑身上下画满了用白色黏土和一种红色的黏土做颜料的几何图案,除此之外,高扬经历了三年的暴晒后,浑身上下黝黑发亮,就连头发,高扬也是刚用刀割过的,只剩下了短短参差不齐的头发茬子,除了他的肤色是偏棕色一些,而阿库里部落的其他人是正宗的黑色之外,高扬现在的形象,和阿库里部落的其他人相比,几乎看不出任何区别,当然,最大的区别是高扬的脚上还有一双靴子。
  所以,当看到一个原始部落的人,以一口流利的英语来求助的时候,无论引起怎么样的轰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高扬面前的老头似乎吓尿了,除了一句惊呼外,半天没有反应,只是瞪大了眼上下打量着高扬,而这时一个年轻的女人,从老头身后走上前来,站在了高扬面前。
  “教授,很明显他在求救,有些事我们可以慢慢说,现在还是搞清楚他需要什么帮助才好。”
  被称作教授的老头如梦初醒,对着高扬歉意的一笑后,老头一脸急切的道:“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啊,让我们先说重要的事,请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
  “我们部落里的人受伤了,一个人的脖子被花豹咬到了,有两个大约半英寸深的伤口,没有伤到大动脉,但我估计有小血管破裂了,情况不妙,他除了需要做外科手术之外,应该还需要输血,另外一个被花豹抓伤了,所以我们还需要抗生素,先生,他受伤已经有三到四个小时,时间已经不多了,请务必帮帮我们,先生。”
  “伤者在哪里?”
  高扬指了指他来的方向,“在哪儿,大约有二十多公里吧,我不太确定,我跑了三四个小时到这里来的。”
  老头马上转身对着大喊道:“你们都听到了,伊文,带上你的急救箱,我们有可以输血的东西吗?如果有也带上,丹尼尔,带上小型摄影机,我们开车过去,要快。”
  这时站在高扬身前的女人急切道:“教授,我也去,而且我们至少要带上两个武装护卫,这里不太安全。”
  说完之后,那个女人对高扬笑了笑,一脸歉意的道:“很抱歉我们得带上枪,请明白这不是针对你和你的部落,这里是非洲,有很多危险的野兽,我们需要枪的保护。”
  高扬点了点头,对着面前的两个人很诚恳的道:“没有关系,我非常理解,谢谢你们肯提供的帮助,谢谢。”
  “先出发,有什么话我们回头再说,先生们,请抓紧时间,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
  老头说完之后,也急匆匆的开始收拾东西,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吧需要的东西放在了两辆越野车上,没过几分钟,等一切准备妥当之后,那个老头对着高扬招手道:“上车,你来带路,我们出发了。”
  一共七个人,四个白人,三个黑人,开着两辆越野车在高扬的指领下,向着他来时的路而去,等车开出营地,高扬让车停下,喊出了库斯托,让库斯托也坐上车之后,两辆车再次启程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