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六章 打猎
进入旱季之后,很久都没有下过雨了,草原上众多的沼泽大部分已经干涸,雨季时能疯长到半人高的草,现在也的变得低矮枯黄。
  顶着头上的烈日,寻找着猎物留下的足迹,高扬正在努力追踪着一头体型硕大的羚羊。
  是的,高扬没有死,他运气出奇的好,以一个都市人的体质,在非洲某处不知道是哪里的草原和热带雨林的交汇处,远离现代文明,还能存活三年,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好的运气的。
  这是高扬在非洲历经的第三个旱季了,换句话说,高扬流落到非洲已经有三年了。
  在这里,能否生存下来,与掌握的技能无关,与手头上有什么物品也无关,单纯的就是看运气,或者说看命够不够硬,至少对于高扬来说是这样的。
  不得不说高扬的的命确实够硬,被毒蛇咬伤,虽然高扬已经把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但没有人救他的话,还是死路一条,可高扬很幸运的碰到了一个正在迁徙途中的原始部落,然后,他活了下来。
  高扬后来才知道,救他的原始部落里如果有人被毒蛇咬伤的话,会用传统的手段来医治,而高扬很幸运,被他们治好了,只是在左手的掌缘处留下了一个大疤。
  原始部落的手段能是什么?除了用上些不知名的草药之外,就是依靠他们某个信仰的神灵保佑了,据说在神灵的佑护下,高扬身上的蛇毒没有什么威胁,倒是高扬给自己来的那几刀造成的巨大伤口,反而差点要了他的小命。
  没办法,高扬当时只怕能让毒血快点流出来,一时激动,下手未免狠了些,而能在当时的情形下活了下来,高扬特别的庆幸,因为据他后来得知,按照部落里救人的办法,十个人里或许能救活一个。
  不过高扬最危险的时刻,还不是被毒蛇咬伤,而是被救了之后,大概过了也就是一个来月,高扬刚能开始下地行动的时候,终于患上了疟疾,把他带着的所有抗疟疾的药都吃了,却没有半点效果,连续打了十几天的摆子,整个人瘦的不成样了,却奇迹般的没有死去。
  三年来,高扬光是疟疾就得四次,几乎把能得的疟疾种类都得了个遍,却始终都扛了下来,也不知道是疟疾得过之后会产生抗体还是怎么着,今年高扬还没有犯过疟疾,他似乎摆脱了疟疾这个噩梦。
  当然了,高扬能幸存下来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遇到了救他的原始部落,如果没有那些好心人救他,高扬早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救了高扬的原始部落很小,也相当的原始,一共只有十七个人,其实就是一大家子,过着到处迁徙,靠着采集和打猎为生的生活。
  高扬不知道这个部落属于哪个种族,只知道部落的名字叫做阿库里,高扬问过部落里的酋长,也就是部落里年岁最大的人,可惜酋长也不知道他们是属于哪个族群。
  阿库里部落甚至没有种族这个概念,只有他们遇到和自己一样的部落时,才能有通婚的机会。
  极为原始的生活状态,阿库里部落的死亡率可想而知了,在高扬到部落里的三年,共有四个孩子出生,也有三个人死去,最大的一个五六岁的样子,而最小的一个刚刚出生两天,整个部落里年纪最大的,也就是部落的酋长,好像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
  不是高扬没问过酋长的年纪,而是部落酋长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多大,他只记得好像已经活过了四十多个雨季。
  高扬对于语言的学习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而阿库里部落的语言又很简单,词汇量也非常的少,只用了三四个月的时间,高扬和人沟通就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高扬能从这些原始人嘴里得到的信息实在是太少了。
  高扬至今不知道,他是在那个国家,身处何方,他只知道是在热带草原和热带雨林的交汇处,向北走上两三天,就是稀树草原,向南走上两三天,就是热带雨林,而高扬对于非洲的地形并不熟悉,他完全无法从地貌特征上分析出自己是在那里。
  三年了,高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家,可是这三年了,高扬一次都没有遇到过文明的痕迹。
  之所以会远离文明世界,是因为阿库里部落本来就是为了避开战乱才迁徙的,而且是向着远离文明的地方迁徙。
  阿库里部落原来也曾有文明世界的人来造访,还带来了一些现代的东西送给他们,可是后来,开始打仗了,那些拿枪的人,会杀死看见的任何人,甚至只是为了取乐,在阿库里部落的人外出打猎时被杀了三个人之后,阿库里部落就开始不断的迁徙了。
  这几年来,阿库里部落和高扬都没有遇见过其他的人,但是高扬也因此断绝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他曾向四个方向探索过,最远时走出了七八天的时间,但最终一无所获,现在高扬想找到来时的那条河也不可能。
  在阿库里部落的三年里,高扬每天都会跟着部落里的人外出打猎,整个部落里连带高扬在内,一共只有五个人能够打猎,剩下的妇女和孩子,则会收集一切能吃的植物和昆虫,如果没有收获,整个部落就得挨饿了。
  得益于不知道几年前和文明世界的交流,阿库里部落里是有铁器的,到现在为止,阿库里部落还有六把短刀和四柄长矛,虽然打造的很粗陋,但很好用,据酋长说,这都是一些皮肤很白的怪人送给他们的礼物。
  但阿库里打猎时,主要用的还是弓箭,刀和长矛只是完成最后一击的,甚至完成最后一击的机会都很少,因为大多数时候,用不到长矛,猎物就已经死了。
  现在,高扬正在和部落里的其余四个人,一起追踪一头中了毒箭的羚羊。
  进入旱季之后,原本遍布在草原上的沼泽大多数都已经干涸了,只有少数几个大沼泽里还有水,这些大沼泽成了附近所有动物的水源地,打猎变得比雨季时简单了许多,只要冒着猛兽环伺的威胁守在沼泽边,很容易就能用毒箭射中猎物。
  高扬他们正在追赶的大羚羊,就是在沼泽旁边射到的。
  高扬他们所用弓箭自身的威力可以忽略不计,其主要作用的还是箭头上涂抹的箭毒。
  箭毒是在一种甲虫的幼虫上提取到的,这种毒素虽然致命,但发作的时间有点长,如果是猎杀体型稍大些的猎物,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才能毙命,而高扬他们这次射中的羚羊的体型太大了些,大概有二百来斤,虽然中了两记毒箭,却至少需要四五个小时才能将羚羊杀死了。
  中了箭之后,羚羊会疯狂逃命,人的速度是不可能追上的,而箭毒又无法在短时间内杀死羚羊,所以阿库里部落的狩猎方法就是射中猎物后,跟着猎物的踪迹一直追下去。
  追踪猎物的距离有长有短,追出几十公里的距离是很正常的,总之直到猎物殒命被他们找到之前,就要一直追下去,所以阿库里部落狩猎的技能不算多高明,但辨踪追击和长跑的本领,却是极为的高明。
  阿库里部落的人能从杂乱无章的足迹中,分辨出那个足迹是他们的猎物留下的,也能从几根断草中,准确的找出猎物逃跑的方向,甚至还能用足迹或痕迹中透露的信息中,得知猎物还有多长时间会倒下。
  在一起待了差不多三年了,高扬也掌握了辨识踪迹的绝技,只不过和部落酋长一同出猎的时候,没有他表现的机会。
  从清晨时分射中羚羊后开始追赶,一直到了正午时分,高扬他们五个人都是一路小跑着跟踪猎物,虽然速度并不快,但高扬估计着至少跑出了三四十公里的距离,他已经快到极限了,但阿库里部落的四个人却是没有什么感觉。
  换到以前,别说让高扬一路小跑三四十公里了,就算让他走上三公里,也早把高扬累够呛了,可是人在生存的压力下所能激发出的潜力是很惊人的,至少现在的高扬一口气跑上三四十公里毫无压力。
  终于,跑在最前面的酋长停了下来,对着地面端详了几眼后,伸手指了个方向。
  “它现在已经不行了,就在哪里,我们去找到它。”
  听到酋长的话之后,高扬很是高兴,因为射中了羚羊两箭,今天的追击比他预想的时间要短的多,而能早些结束,总是会让人很高兴的,要知道回去的时候还要背上肉走上同样远的距离呢。
  高扬喘着粗气,跟在酋长的后面向前走去,走出了大约一两公里后,他们发现了目标。
  就在前方大约两三百米的地方,一头大羚羊站立在原地,不时的趔趄一下,虽然还没倒下,却也只是片刻之间的事了。
  高扬紧跟在一马当先的酋长身后,兴高彩烈的挥舞着手里的猎刀,向着已经即将到底的大羚羊冲了过去,他们必须的抓紧时间,免得羚羊被狮子或豹子抢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