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历史军事 > 佣兵的战争 > 第五章 祸不单行
高扬不愿意将来老的走不动的时候,后悔自己年轻的时候没有多经历一些,但现在,高扬更希望自己此刻还在家里,还能安安稳稳的陪父母度过余生。
  现在高扬才真切的明白了一个道理,枪不是玩具,是武器,枪造出来的目的不是为了玩,而是为了杀戮。
  高扬非洲来玩枪的愿望实现了,但是,他付出的代价未免惨痛了些,原本只是想打打靶子就好,结果却杀了四个活生生的人,而且,他自己也可能葬身于这非洲的草原上,而一切的根源,只不过是为了玩次真枪。
  第一次,高扬觉得禁枪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现在让他选的话,他绝对会选生活在没有枪可玩,却不用担心时刻会被人枪杀的华夏了,人只有在失去一些东西后,才会知道失去的东西有多么珍贵。
  但原来连个鸡都不敢杀,这次却是连杀了几个大活人,尤其是有一个还是和高扬在面对面的时候,被他用刀杀死的,虽然当时并不觉得怎么样,可这时平静下来后,高扬却觉得很恶心,也很后怕,不过,高扬很庆幸死的是别人而不是他。
  杀人只是为了自保,对于杀了四个人的后果,高扬并不后悔,西方的一句俗语说的很好,宁可面对法**八个坐着的陪审员,也不能躺在棺材里被八个人抬走。
  但对于来到非洲,高扬却后悔的要命,高扬现在只希望自己还能回到家,回到父母的身边。
  想到了父母之后,高扬有了活下去的动力,不再自怨自艾,而是开始想如何才能活着回家。
  冷静下来之后,高扬觉得他有必要搞清楚自己是在哪里,因为高扬觉得埃塞俄比亚这个国家的环境还算安定,不应该出现这种双方人举枪对射的火爆场面才对。
  高扬努力回想了一下,没记得出国前新闻说埃塞俄比亚有什么动荡,很自然的,高扬觉得他应该是遇到了部落之间的仇杀,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情况还好一些,只要能遇到游客,或者普通的老百姓,也就意味着他得救了。
  高扬没有时间多想,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高扬不敢再停留在原地了,他怕枪声会把身后的追兵给引来。
  已经饿到发昏的高扬,当然不肯把浪费了他最现成的食物,虽然鬣狗是食腐动物,身上一股子臭烘烘的味道,但高扬觉得要是能把鬣狗的肉彻底弄熟了,应该也是可以吃的。
  高扬不能把整个鬣狗带上,也不敢留在原地生火,无可奈何之下,高扬把鬣狗的四条腿给用刀卸了下来,这活儿对他来说可不轻松,光是弄的双手血淋淋的,就让高扬接受不了。
  人要是被逼的急了,什么事儿都能干得出来,把四条血淋淋的,还散发着臭味的鬣狗腿用绳子捆好被在身上,又砍了一根树枝当拐杖,高扬一瘸一拐的又踏上了征程。
  走的时候,高扬还是带上了那把ak47,在走出了很远一段距离之后,高扬把枪丢进了一个草篷子里。
  没有了子弹的枪除了给他增加负担和危险之外,没有任何的用处,而高扬之所以把枪带出一段距离之后再扔,则是不想让身后的追兵知道他已经没有了武器。
  等太阳跃出地平线,天光大亮的时候,高扬觉得自己大概走了也就是两三公里,这个距离不算安全,高扬很想多走出一些路的,可是又渴又饿的高扬,腿上还有伤,能走这么远已经算是意志坚定了。
  高扬决定不走了,在吃到东西喝上水之前,一步都不走了,否则他怕自己会一头栽倒在地,然后永远的失去了再站起来的机会。
  远远的看到了一颗死去的枯树之后,高扬如获至宝,现在是七月份,正是非洲的雨季,想在草原上找到能生火的木柴也是不容易,而有一棵枯树,无疑会让高扬省很多事。
  慢慢的踱步到了枯树的下面,兴奋的高扬却有些傻眼了,远看树并不是很大,可到了高扬跟前却郁闷的发现,这棵死树虽然也就是七八米高,但树冠却高高在上,距离地面最近的树枝也在六米靠上了,就如同撑开的一把伞一样,而树干足足有高扬的腰身那么粗。
  高扬要想弄到树枝,除非把整棵大树砍倒了才行,但高扬无法傻到用一把猎刀来砍树的。
  好不容易才走到了枯树的下面,却看着一大堆的柴火不能烧,高扬一时间很有些挫败感,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地面上还有些枯树上掉落下来的树枝,虽然数量少了些,但收集一下的话,也能让高扬烤些肉来填填肚子了。
  高扬很无奈的用拐杖拨开杂草,来寻找并收集树枝的时候,没走上几步,却是眼前一亮,草丛里一根足有他胳膊粗细的树枝出现在了他眼前。
  高扬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看到一根破树枝而兴奋不已,他兴冲冲的伸手去捡起了那根树枝,可就在高扬刚把树枝抬离地面,却觉得去捡树枝的左手上刺痛了一下。
  当手上感觉到刺痛之后,高扬立刻丢开了树枝,向后跳了一大步,然后他看见一条褐色大蛇盘卷在地上,相对于蛇身的长度,这条蛇显得很是粗壮,大蛇的上半截蛇身以s形立起对着高扬,发出了咝咝的声响。
  高扬看了看被咬的左手,伤口在掌缘上,看着两个大大的牙印,一时间,高扬脑子里一片空白,他在自怨自艾,不要随意翻动草原上的石块和朽木,因为下面可能藏着毒蛇,这么关键而致命的错误,他怎么能随意犯下呢。
  但很快,高扬清醒了过来,在愤怒的驱使下,高扬扬起右手的拐杖,狠狠的一下砸到了蛇头下面一些的部位,将蛇砸到在地上后,高扬用棍子把蛇头压住摁在地上,然后用脚踩住之后,拔出刀来,一刀把蛇头给剁了下来。
  高扬觉得自己不可能活下去了,他杀蛇只是为了泄愤,但把毒蛇的头砍下来之后,高扬突然觉得不该就这么放弃的。
  努力回想着被毒蛇咬伤了该怎么做的同时,高扬手忙脚乱的从腰包里掏出了伞绳,然后使劲把伞绳缠在了左手的手腕处,用牙咬着一端,另一只手给伞绳打了个结。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高扬只觉得手掌伤口处已经疼得要命,血水也已经开始渗出来,高扬不敢耽搁,拿着刚刚切下来蛇头还沾满了蛇血的猎刀,在身上使劲蹭了蹭之后,一咬牙,用刀尖在掌缘的的牙印出处,狠狠的划了下去。
  高扬给自己来的这一刀太狠了些,刀尖划到了骨头,疼的高扬一边放声狂嚎,又横向在牙印处竖着划了两刀。
  当左手手掌上的鲜血开始喷洒出来的时候,高扬疼的浑身只打哆嗦,但是眼看着伤口处慢慢的肿胀了起来,血也不再流出,高扬知道自己得用嘴往外吸血了。
  如果牙龈出血的话,用嘴吸毒血只会死的更快,而很不巧的是,高扬一贯有牙龈出血的毛病,这时极端的痛苦,没有让高扬丧失神智,在生死存亡之际,反而让他的脑子比平时转的更快。
  高扬腰包里的套套这时派上了用场,他之所以会在psk里准备套套,其实原本只是打算用来装水的,但这时,套套有了更大的用场。
  高扬撕开了一个套套,然后将其套在了手上,随之高扬把手放在了嘴边,准备隔着套套来吸血,这样毒血就不会进到嘴里了。
  说来可怜,高扬这还是生平第一次用套套,当把带着套套的手放在嘴里时,高扬的脑子里转过了一个很无厘头的想法。
  “他妈的,人家用套套是为了爽,老子第一次用套套,竟然是为了能活命,人家用套套,都是用到女人的身上,老子可好,竟然是他妈的自己尝到了套套的味道,我干,死了算了。”
  虽然很是悲愤,但高扬还是用力的嘬着毒血,他的努力取得了一些效果,但很快,伤口处再也没有血流出了。
  看着左手已经肿成了一个馒头,高扬猛然想起一件事来,如果一直用伞绳捆着左手,时间一长供血不足外加蛇毒的作用,他的左手很快就会坏死的,到时候不能截肢,还是死路一条。
  无奈之下,高扬松开了捆在手腕上的伞绳,待手掌恢复供血之后,他再使劲的吸出毒血,等过上一段时间之后,再用伞绳捆住手腕,然后就这么一直反复。
  剧痛,失血过多,加上蛇毒的作用,还有疲饿交加,高扬只觉的头越来越晕,开始眼冒金星了。
  怕自己晕过去之后,不能及时的松开捆住的伞绳,高扬把伞绳解开,然后又撕开了一个套套,将之捆在了手腕上,套套有弹性,在尽量阻止蛇毒向心脏和全身扩散的同时,也让左手还能保持血液供应。
  高扬不知道咬他的蛇是什么品种,他只知道不是眼镜蛇而已,而且高扬也不知道自己的做法对还是错,但他也只能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做法都给使出来了。
  回想着自己的措施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高扬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猎刀前不久还用来分解鬣狗来着,而鬣狗是食腐动物,身上的细菌病毒不要太多就好。
  没有被毒蛇给毒死,却被受了鬣狗身上细菌污染的猎刀给坑死了,想到这种后果,高扬身上一阵恶寒,还好,高扬的医疗包里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抗生素是绝不会缺的。
  高扬的医疗包非常小,但内容却是不少,抗生素,抗疟疾的药,还有治疗腹泻的药,还有就是驱蚊剂,只不过限于空间,所有的药都非常少罢了,这一次,他的抗生素也派上用场了。
  高扬把装在防水小瓶里所有的抗生素都拿了出来,全都打开包装,各种类型的一共是十六片,高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仰头把所有的药全塞进了嘴里,然后使劲儿往下咽,虽然知道这样做不好,非常非常的不好,但高扬更担心自己连吃药的机会都没了。
  就在高扬抻着脖子,翻着白眼,使劲儿往肚子里吞药片的时候,他已经模糊的视线,好像看到了有几个人正在向他跑来。
  高扬首先想到的,就是追兵终于找到了他了,这让高扬大吃了一惊,他不由从地上站了起来,在一阵天旋地转后,高扬看仔细了,确实是有四个人在向着他跑来。
  高扬再也坚持不住,仰天向后倒了下去,在最终失去意识之前,高扬心里想的是:“反正老子也要死了,爱咋咋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