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六十七章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有什么事情?”夏云杰很郁闷地问道。他就想不通,同样是女人,为什么沈丽缇和杜海琼差距就这么大呢,大到自己都没能安心地冲个澡。
  
      “喂,你在里面干什么?”沈丽缇不回答反倒问道。
  
      “废话,在里面当然冲澡啦。”夏云杰闻言没好气得直翻白眼。见过白痴的女人,还没见过这么白痴的女人!
  
      “冲个澡需要那么长时间吗?”沈丽缇质问道。
  
      “这是我的事情!”夏云杰闻言继续翻白眼,然后随手关掉了水龙头,扯过浴巾擦了擦头发,把整个人裹了起来。
  
      “不准你碰我,我……”
  
      “碰你什么?”门突然打了开来,夏云杰裹着浴巾盯着沈丽缇问道。
  
      “吓死我,你打开门不会提前说一句吗?”沈丽缇被眼前突然出现的裹浴巾男给吓了一跳,连退了好几步,然后抚着高耸起伏的酥胸羞恼道。
  
      “切,刚才我冲澡的时候,你推门进来有打招呼吗?”夏云杰毫不客气地反问道。他现在算是整明白了,跟眼前这个女人就不应该客气,也没办法客气。
  
      “那,那是意外!不对,你洗澡怎么不锁门?”沈丽缇先是被夏云杰给问得支支吾吾的羞红了脸,接着突然意会过来,刚才夏云杰冲澡没锁门。
  
      “拜托,我都跟你说过我要冲澡了,而且你又已经进屋子把门都给锁上了,我哪里还会知道你还要出来用卫生间,就算你要用,你难道没看到卫生间里的灯是亮着,门是关着的吗?”
  
      “反正洗澡不锁门就是你不对!以后洗澡必须得锁门!”沈丽缇强词夺理道。
  
      “OK,OK,以后洗澡我会记得锁门的。不过现在这样也好,至少我们算是两清,谁也不欠谁了。”夏云杰见沈丽缇强词夺理,终于也失去了耐性,扔下一句话,然后转身进入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两清?谁也不欠谁?好你个臭神棍,你等着瞧,这件事没完!”沈丽缇盯着紧闭的房门,发了好一会儿愣,才突然意识过来夏云杰说的两清和谁也不欠谁是什么意思,顿时气得拿起沙发上的靠枕直往夏云杰的卧室门砸去。
  
      这女人的身子被看和男人的身子被看能一样吗?
  
      只可惜夏云杰卧室的门牢不可破,一点动静都没有。
  
      沈丽缇气呼呼地发泄了一通,这才无计可施地走进浴室,半夜三更开始清洗自己的内衣裤。没办法,家里多了个男人,这些东西不好再随便乱扔了。
  
      洗完、晾完,沈丽缇疲倦不堪地躺在床上,然后闭上眼睛。
  
      换成平时,在这样疲倦的情况下,沈丽缇一闭眼就能马上入睡,但今天她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毫无征兆地突然跳出了一副美男出浴图。
  
      那出乎意料,仿若雕像般结实完美的身段,还有那两腿间突兀的高昂,就像被巫师施了咒语的幽灵一般,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无论她如何努力不去想他,他总会在大脑某个角落里钻出来。
  
      “啊,我要疯了!我要疯了!”沈丽缇拿起枕头把整个脑袋压住,感觉自己要疯掉了。
  
      当隔壁的沈丽缇辗转难眠,痛苦万分时,夏云杰这时也没有入睡,他正睁大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
  
      黑夜中,天花板上,仿若有两个女人的身子在他眼前不时交替晃动着,一个白皙丰腴,成熟得仿若水蜜桃,一个高挑性感,无处不散发着青春活力。
  
      这个夜晚对于夏云杰和沈丽缇注意是个既漫长又短暂的夜晚。漫长得他们好像渡过了一个世纪方才入睡,而短暂得他们好像刚入睡,天就开始亮了。
  
      第二天,当夏云杰结束卯时的修炼,打开卧室的门时,赫然发现自己的门上贴了一张“合租守约”,而沈丽缇已经不在房间里了,显然已经赶去机场上班。
  
      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夏云杰不由得想起杜海琼曾经说过的话,突然觉得其实干哪一行都是挺不容易的。
  
      心里想着,夏云杰随手揭下贴在门上的“合租守约”。
  
      “守约”上的内容其实也简单,提的要求也不算过分,无非就是不能带陌生人回家过夜,不能随意进入他人的房间,上卫生间时一定要记得敲门和锁门等等,最下面则是签约人。
  
      夏云杰扫了几眼,见没什么出格的要求,便找来笔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大名,然后贴在两个卧室之间的隔墙上。
  
      白天,闲着无事的夏云杰特意去了一趟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和日常需要用的油盐酱醋米。
  
      没办法,最近手头拮据,夏云杰也只能尽量选择在家里烧菜做饭,不去光顾菜馆。好在以前巫泽单独一人住在夏家村后山上,又刚好是个喜欢吃喝的老人,所以夏云杰这个关门弟子时不时地整点好吃好喝的伺候他老人家,久而久之,倒也练出了一身独门厨艺。每天给自己整点吃的倒不是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只有一个人吃,整起来嫌麻烦。这也是夏云杰每天光顾馆子,没有自己动手烧菜做饭的主要原因。
  
      不过如今经济形势不好,也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
  
      不过让夏云杰想不到的是,杜海琼和沈丽缇两个女孩子家住在一起,竟然也跟他一个大老爷们一样,不在自己家里开锅。整个厨房,除了一些厨具愣是找不到半点油盐酱醋,更别说什么大米了。
  
      泡面倒是有几包。
  
      好在夏云杰本也就没想过要占沈丽缇这个女人的便宜,倒也落得干脆,直接自己去买。
  
      花了一百块大洋,搞定了足够一个月吃的油盐酱醋米,又花了二十来块买了足够烧两天的菜肴,夏云杰口袋一下子就瘪了下去。
  
      不过好在,自己动手烧菜做饭除了麻烦一些,怎么算都比在外面要省钱不少,而且也卫生许多,这么一算让陷入经济危机的夏云杰欣慰不少。
  
      菜场回来之后,夏云杰又把厨房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实在是沈丽缇和杜海琼两位美女空姐也不是什么勤快的女人,厨房因为基本没用,所以平时也没怎么打理,让夏云杰这个有点洁癖的男生看了只皱眉头,只好又当了一回清洁工。
  
      既然厨房也打扫了,闲着也是闲着,夏云杰又把客厅还有卫生间当然还有自己的房间,里里外外,个个角落也仔仔细细给打扫了一遍。
  
      如此里里外外忙忙碌碌,再看看书,玩玩电脑,转眼便又到了上班的时间。
  
      蹬着那辆“永久”牌自行车,夏云杰像往常一样优哉游哉地往小区门口骑去。还没到小区门口,夏云杰便远远看到一辆黑色的敞篷保时捷跑车停在小区门口,一位戴着黑色墨镜,下巴留着一小撮修剪得很讲究的胡子的男子坐在驾驶位上,搭在门上的手随意地把玩着一束红得妖艳的玫瑰花。
  
      男子那样子就像电视电影里演的富家公子在等待追女孩子一样,要说有多酷就有多酷,有多潇洒就有多潇洒,看得不时从马路上经过的女孩子脸上都情不自禁流露出羡慕憧憬的表情,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被等待的女孩子,至于男人们当然就嫉妒恨了。
  
      他妈的,有钱了不起啊!老子要是有钱就开着劳斯莱斯去泡妞!
  
      正当经过的人各种情绪都有时,那位留着山羊胡,看起来很拉风的男人突然推开了车门,下得车来,把玫瑰花放在鼻端下很潇洒地轻轻嗅了一口,然后脸上露出自以为很迷人很酷的笑容朝正从车上下来的沈丽缇迎上去道:“丽缇,下班啦!”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沈丽缇却没有笑脸相迎,相反俏脸一下子冷了下来。
  
      “只要我沈子良想知道的,江州市还没有我打听不到的。不过,丽缇,我是真的喜欢你。你看,你上次说叫我不要再在机场等你,免得同事看到影响不好。这不我就改在小区门口了。送给你,晚上去东凯大酒店的沧澜旋转餐厅怎么样?我已经在那里安排了最好的位置。”山羊胡男人也就是沈子良见沈丽缇俏脸寒霜,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恼怒,但脸上却依旧挂着很绅士的微笑。
  
      “对不起,我没兴趣。”沈丽缇冷冷说了一句,托着行礼箱就要从沈子良身边擦肩而过。
  
      “丽缇,不至于这样不给面子吧!”沈子良见沈丽缇拒绝,眼中再度闪过一抹恼怒之色,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你干什么?”沈丽缇见沈子良抓住她的手臂,脸色不禁大变。
  
      “不干什么,只想请你吃一顿饭。”沈子良淡淡道,脸上迷人的微笑已然消失,代替的是一副不容反抗的霸道。
  
      他沈子良在江州市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这么一而再地被女孩子拒绝过!
  
      “这位朋友,能不能麻烦你松下手。”正当沈子良终于失去了耐性,露出其霸道凶悍的一面时,旁边突然伸出一把手抓着了他的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