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六十五章 这是我花钱租的房子
    夏云杰现在白天几乎没什么事情,倒无所谓星期几,闻言随口道:“星期三吧,下周就可以。”
  
      “那行,我会安排。星期三我去接您。”冯文博点头道。
  
      “不必了,我自己过去,到时你给我指点一下手续流程就可以。”夏云杰道。
  
      冯文博知道这位小师叔不喜欢这些接来送往的虚礼,也就没再坚持。
  
      说妥这些事情后,接下来冯文博借机请教了些医学上的事情,夏云杰都毫无保留地给予了指点,让冯文博受益匪浅,直到杨慧娥准备妥当了晚饭,冯文博才停止了请教。
  
      晚饭席间,冯家三口和夏云杰相谈甚欢,只是冯正诚这位向来饭桌上的主角,今天却彻彻底底地沦落为了陪客。
  
      因为夏云杰晚上要上班,晚饭后他便带着那一堆证书骑车离开了江州大学。
  
      像往常一样,夏云杰在酒吧上班到近两点,然后骑着车回家。而同一时刻,身材高挑性感的空姐沈丽缇,拖着疲倦的身子总算回到了家。
  
      今天飞机误点,本来可以九点钟就可以回家的却活生生地被折腾到了凌晨。
  
      回到家,习惯性地把行李箱往房间里一扔,然后走进浴室连门也没关就脱掉了衣服开始冲澡。
  
      反正杜海琼已经去了香港,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其实就算杜海琼在家,关不关门也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是女人。
  
      热水从头淋下,流过她凹凸有致的光滑身子,本是疲倦的沈丽缇这才感觉到整个人有了一些精神。
  
      冲完澡,随手拿过一条浴巾,随便擦拭了一下挂满水珠的身子,然后便歪着脑袋一边用浴巾搓着长长的湿漉秀发,一边光着身子就往外走。
  
      门外,夏云杰看着房间里透出来的光线,不禁暗暗摇头,心想,这个女人竟然到现在还没睡觉。
  
      心里想着,夏云杰打开了房门。
  
      门一打开,夏云杰看到浴室门口,灯光下一个白花花的身子。那长长的润泽美腿,那高高翘起的丰臀,还有那因为擦拭头发的动作而来回甩动的两团肉球,一下子就像雷电一样把夏云杰给击中了。
  
      夏云杰整个人都呆住了,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了那雪白动人的胴体上,再也舍不得挪开。
  
      “啊!”一声尖叫,惊动了整个屋子,也惊动了夏云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惊醒过来的夏云杰慌忙解释道。
  
      “出去!出去!你,你马上给我出去!”回过神来的沈丽缇用浴巾慌乱地把自己那诱人雪白的身子裹了起来,然后煞白着脸指着门冲夏云杰尖声叫道。
  
      “好,好,我出去,我马上出去。”这个时候夏云杰脑子也有点乱,闻言心里虽然还很想多看一眼那诱人的身子,但还是强忍着内心的诱惑,一边说一边转身就往外走。
  
      不过到了门口时,夏云杰却又顿住了。
  
      不对呀,这是我花钱租的房子!
  
      心里想着,夏云杰又转过身子来。
  
      正扯着浴巾,想把身子裹得更严实一些的沈丽缇见夏云杰突然又转过身来,不禁急了,指着他道:“你,你想干什么,还不出去?”
  
      说话时,只被浴巾遮住半个丰满乳房因为愤怒,巨涛波涌,在灯光下格外的刺眼。
  
      “刚才的事情我只能说声抱歉,但这是我花钱租的房子,我想你应该没资格叫我出去。”夏云杰强忍着不去看沈丽缇的身子,实在是她的身子太诱人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肌肤雪白雪白的,上面还挂着水珠,仿若刚刚洗过的成熟水蜜桃,让人恨不得咬上一口。
  
      “什么!你花钱租的房子!你,你他妈的放屁!”本也算聪明伶俐的沈丽缇,这时已经完全失去了该有的理智,就连讲话都忍不住爆出了粗话。甚至激动下,一不小心都松了手,浴巾顺着她光滑的身子滑落在地上,又急忙蹲身拿了起来。
  
      只是这一滑、一蹲、一裹,却是难免走光的更厉害,把夏云杰这个正直血气方面年龄的处男看得心情激荡,而沈丽缇却是连要死的心都有了。
  
      “房子是杜海琼租给我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她。”若是换成另外一个人敢当着夏云杰的面这么骂他,估计夏云杰已经上前扇巴掌了。但今天显然情况很特殊,特殊到夏云杰就算被骂,也只能耐着性子解释。
  
      没办法,光溜溜的身子都已经白看了,总也要理解一下人家女孩子家的心情吧。
  
      “杜海琼?”沈丽缇闻言整个人如同被当头淋了一桶冷水。
  
      这时她才开始想起夏云杰是开门进来而不是破门而入,不仅如此她还想起了杜海琼曾经提过的建议。
  
      当时她还以为她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她真给她找来了神棍同志。只是,这哪又是什么神棍同志,刚才那炙热的眼神,那恨不得扑上来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一神棍色狼!
  
      “你等着!”已经有点回过神来的沈丽缇,气急败坏地冲夏云杰说了一句,然后匆匆忙忙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看着那具虽然被浴巾裹着,但依旧透着无限诱惑的玉体消失在房门之后,夏云杰心里有些失落也有些郁闷。
  
      这他妈的算什么事情啊!
  
      房间内,沈丽缇很快就换上了衣服,还是那种长袖长裤的。没办法,以前好歹只是对面住着两头色狼,如今是家里直接来了一头色狼。
  
      穿上衣服后,沈丽缇没急着开门,而是咬着牙给杜海琼拨电话。她才不管现在是凌晨几点,现在她是恨不得隔着电话撕咬她几口呢。
  
      守了二十二年的冰雪身子啊,就这样一点准备都没有地被一个陌生男人给看了个精光!她气啊!
  
      好在杜海琼还没来得及换电话号码,也没关机,手机还是通的。
  
      “我说丽缇,拜托,香港特区是属于中国的,跟你那边没有时差呀!你这个点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纯粹……”电话接通后,传来杜海琼哈欠连连的慵懒声音。
  
      “给我闭嘴!那个神棍是怎么一回事?”沈丽缇这个时候才没心情跟杜海琼嚼舌头,闻言不由分说地打断道。
  
      “神棍?你见到神棍同志了!哈哈,你等一下,我给你打回去,用这个号码通话好贵的!”听说沈丽缇已经跟夏云杰见了面,杜海琼顿时睡意全无。
  
      见夏云杰果真是杜海琼招来的,不仅如此,听杜海琼的声音显然还很是得意,沈丽缇郁闷得差点直接把手机给扔了。
  
      很快,杜海琼就重新拨了回来。
  
      沈丽缇一接起电话,电话里就传来杜海琼兴奋好奇的声音:“怎么样?本小姐厉害吧!神棍同志耶!我花了好多功夫才找到的!”
  
      “你,你,我,我,我什么时候说要神棍同志啦?再说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同志?”沈丽缇听着电话那头杜海琼兴奋的声音,差点要哭了。
  
      “绝对错不了。喂,喂,你这是什么态度。人家千辛万苦给你找来了神棍同志,不仅如此,为了你的安全,人家还特意牺牲色相试探过了呢!怎么你还不乐意是不?”本来很兴奋的杜海琼听着听着感觉不对劲了,不禁倍感委屈地道。
  
      “你还特意牺牲色相试探过?他没什么反应?这不可能!”沈丽缇闻言顿时瞪圆了眼珠子,不相信道。
  
      “为什么不可能!别告诉我,他对你色迷迷地动手动脚了!”杜海琼倒是对自己的身材美貌很有自信,既然夏云杰没对她起丝毫“色心”,又怎么可能会对沈丽缇动“色心”呢。
  
      “那倒没有,但他……”沈丽缇脱口说道,但话说到一半马上停住了。她总不能说,自己刚才光溜溜的被夏云杰给看个精光吧。
  
      “他什么?”杜海琼马上问道。
  
      “没什么,反正我不要跟神棍合租。”沈丽缇说道。
  
      “不是吧,我这么辛苦给你找来了神棍同志,你竟然不愿意跟他合租。我可告诉你,神棍同志很厉害的哦,知道对面那两头色狼吗?被神棍同志教训了一顿后,现在看到我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杜海琼听说沈丽缇竟然不愿意跟夏云杰合租,声音马上高了八度。
  
      “我不管,反正我不要跟他合租。”沈丽缇才不愿意相信夏云杰有这么厉害,闻言很干脆地道。
  
      “那行,你跟他说吧,反正我已经收了他的房租。”杜海琼见沈丽缇不上路,干脆撂担子道。
  
      “什么你已经收了他的房租?”沈丽缇闻言失声道。
  
      “废话,不收他房租我能让他住吗?”杜海琼道。
  
      “那你能不能把钱退给他?”沈丽缇问道。
  
      “要退你退,我现在可没钱退,香港这里什么东西都贵,我初来乍到的,口袋里也没几个钱。”杜海琼继续撂担子道。
  
      “不是吧,是你租的房子,凭什么要我退钱?”沈丽缇闻言不禁傻眼了,她家最近经济状况不大好,她父亲做生意赔了不少,前两天回家她几乎把身边的钱都留给了家里,如今口袋里也没几个钱,只够最近一段时间生活费,又哪有钱退房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