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五十九章 驱邪符
    乌雨琪三人见一下子涌来这么多人,就像电影里演的一样,倒是吓得脸色不禁一白,连连往后退。而叶天龙见状,则洋洋得意地扬起了头,好像真成了什么大佬级的人物。
  
      “怎么回事?”正当叶天龙洋洋得意地扬着头时,身后传来一道年轻的声音。
  
      “杰哥!”乌雨琪三人见是夏云杰来了,惊喜地叫了起来。
  
      “滚一边去!”叶天龙在社会上混久了,眼力还是有一些,他倒是看得出来乌雨琪三人应该都是普通人家,所以连带着把什么杰哥也不看在眼里,闻言头也不回地骂道。
  
      “龙哥,一段时间不见,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啊!”夏云杰这时已经认出了叶天龙,闻言阴沉着脸大步走上前道。
  
      “我……啊……。杰……杰哥,我们走!”叶天龙闻言脱口就准备爆“我草”,但一回身,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脸色不禁大变,到嘴边的话也改成了杰哥,然后大手一挥,头也不回地走了。
  
      乌雨琪三人经过那一晚的事情后,早已经知道夏云杰不是普通打工仔,但还是没料到原来夏云杰在银滩竟然这么威风,一出面就吓得一群地痞恶霸转身就走,不禁一阵雀跃,然后个个满脸崇拜地围上来道:“哇,杰哥,刚才你好威风啊,我崇拜死你了!”
  
      “我要是有一位像杰哥一样的男朋友就好了!”童颜巨乳的徐佳满脸憧憬道,看夏云杰的目光迷离得简直像是已经喝醉了酒。
  
      “切,你就做梦去吧!”其余两人闻言嬉笑着打了徐佳一下。
  
      “去,人家就爱做梦不行吗?是不是啊,杰哥?”徐佳却是一点都不害羞地顶了一句,顺道还向夏云杰抛了个媚眼。
  
      “咳咳,吃饭去!”夏云杰实在受不了三人如此大胆露骨的言语,急忙掩饰地干咳两声然后大步朝大排档走去。
  
      虽然四人都是打工仔、打工妹,吃饭不像有钱人一样专门挑贵的点,但一顿饭连吃带喝下来,还是花了近三百来块钱。把夏云杰吃得是心惊胆跳,实在是这么一花,然后房租再一付,接下来别说吃饭了,就连喝粥都成问题。
  
      不过到付钱时,乌雨琪三人却坚持不让夏云杰付,说上次的事情还没好好谢过他,这次他又教会了她们游泳,于是又把话题扯到了谢师宴上面,夏云杰也只好由得她们付钱,况且他最近手头也确实拮据。
  
      吃过饭,四人又在银滩瞎逛了一阵,这才坐公交车回市区。
  
      回到徳雅小区,还没到上班的时间,夏云杰干脆收拾起了明天搬家的东西。他的东西不多,除了几件衣服,便是床上和洗漱用品,当然还有那台最值钱的笔记本电脑。收拾完东西后,又给杜海琼打了个电话再次确定一下明天搬家的时间,接着还给房东林雨梅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已经找到房子,明天就搬家,把房东高兴得一个劲说谢谢。
  
      酒吧依旧是灯红酒绿,红男绿女,不过夏云杰却因为明天的搬家,心思有些走神。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跟一位异性女子合租,更没想过对方还会是一位空姐。说没有一点旖旎的想法那是自欺欺人,但更多的还是担心男女合租会不会有太多的不便。
  
      “阿杰!”正走神之际,夏云杰听到有人叫他。顺着声音望过去,夏云杰看到了一位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女人,正是那位对他有点意思的钟姐,心里不禁一阵苦笑。
  
      钟姐叫什么名字,夏云杰不知道,只知道她一般每个星期至少来BLUENIGHT一次,是BLUENIGHT的老顾客,酒吧里的服务生都管她叫钟姐。
  
      钟姐实际年纪,按夏云杰估计应该差不多四十来岁,但因为保养有方,又会打扮,皮肤白皙,身材丰腴,胯臀比较大,看起来倒也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正是正处于对性充满好奇年纪的少男最喜欢幻想的成熟女性。
  
      以前钟姐来酒吧时,都是程娉招呼的,但自从见到夏云杰后,就每次叫他点单。为这件事,程娉还曾取笑过他,说他很有当鸭子的潜质,而其他男员工则都有些嫉妒他,因为钟姐不仅人长得不错,而且给小费也大方。夏云杰第一个月收入就达两千块钱,其中大部分小费就是钟姐贡献的。
  
      夏云杰见钟姐来了,不用她吩咐,直接去吧台要了一杯Hennessy给她端过去。
  
      钟姐每次来总喝这种叫Hennessy的李查轩尼诗酒。这酒是世界顶级的干邑之一,拥有“生命之水”的雅号,无论从酒的历史、色泽、香味、质感上都有很高的赞誉,在国内普通一瓶的价格就在一千元以上,如果年份久一些,一瓶价格甚至会上万元。通常来酒吧能喝这种酒的人,一般都是身价不菲而且还舍得花钱的人。因为就夏云杰给钟姐倒的那一小杯酒价格就要288元,而来酒吧能如此轻易几口喝下几百块钱一杯酒的女人还是很少的。
  
      “钟姐你来啦。”夏云杰给钟姐端上酒,含笑打了声招呼。
  
      “阿杰,跟在钟姐身边做事怎么样?每个月吃穿什么的都算钟姐的,每个月你净拿一万元。”当夏云杰搁下酒杯时,钟姐突然压低声音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急切和哀求。
  
      夏云杰不禁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以前钟姐虽然也暗示过想要包养他,但从来不会这么直接,而且看她的气质,也不像是那种随便能把这种话这么赤裸裸说出口的女人。这也是夏云杰并不反感她的原因之一,另外一个原因当然是因为钟姐还是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没道理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喜欢上男人,男人还反感她的。
  
      “钟姐,你找错人了。”惊讶过后,夏云杰神色冷淡地看了钟姐一眼,然后转身便走。
  
      虽不反感钟姐,夏云杰却也不乐意被她看成一位为了点钱就甘愿出卖肉体的男人。
  
      “阿杰,如果你觉得钱不够,还可以……”见夏云杰要走,钟姐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
  
      她的手很柔软,不像是个四十来岁女人的手,同时她的手也很凉,凉得夏云杰眉头都情不自禁皱了起来。
  
      “钟姐,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老做噩梦?”夏云杰没有甩开钟姐的手,反倒反过来轻轻抓着她的手。看得不远处其他男服务生个个眼中流露出羡慕嫉妒之色,心想,这个家伙才来一个月,竟然就泡上了钟姐这样风韵犹存女人味十足的富婆,老子怎么没这么好的运气。至于乌雨琪三人看到了,则都暗暗磨牙,这个老女人又在勾引杰哥了!
  
      不过钟姐此时虽然被夏云杰反抓着手,却没有半点邪念,相反她听到夏云杰的话,如同见了鬼似的,猛地抽回了自己的手,惊呼道:“你怎么知道?”
  
      话问出口后,钟姐估计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大,又急忙压低声音道:“你怎么知道的?我最近几乎是整夜整夜地做噩梦。”
  
      “所以你很着急找个人陪你?”夏云杰答非所问道。
  
      钟姐没有回答,只是捋了下秀发,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看着钟姐这个样子,夏云杰倒是有些可怜起她了,犹豫了下道:“我见你脸色很差猜的。你先喝着酒,我去给你拿样东西来。”
  
      说完,夏云杰也顾不得钟姐惊疑的表情,已经松开手往酒吧后面放置员工随身衣服的储物柜走去。
  
      打开放置自己衣服的柜子,夏云杰从钱夹子里掏出一张驱邪符。那钱夹子里除了驱邪符还有几张比较常用的符箓,比如护身符,辟邪符,清心符等等。
  
      虽说夏云杰如今的身份只是个打工仔,但总归还是一位巫师,身边总也习惯带几张符箓。平时酒吧里灯光昏暗,他也从没仔细观察过钟姐的气色面相,直到刚才碰到她的手,夏云杰才发现钟姐沾染了点不干净的东西,故推断出她经常做噩梦。
  
      取出驱邪符后,夏云杰又把钱夹子放回裤子的口袋,锁上柜子,这才重新回到酒吧区。
  
      “钟姐,送你一张符,你把这张符放在枕头底下,不管有用没用,你都不要跟别人提起,我也只是小时候闲着没事跟村里一位过世的算命先生胡乱学着画的。”走到钟姐那一桌,夏云杰把驱邪符递给钟姐,神神秘秘地说道。
  
      钟姐见夏云杰原来是给她拿了一张鬼画符来,不禁哭笑不得。为了做噩梦的事情,她不仅中西医都看过了,还曾特意找过几位得道高人,别说符箓了,连法事他们都帮她做过,但结果呢,还不是每日做噩梦。如今倒好,夏云杰这位在酒吧里打工的小年轻,竟然给她拿来了一张鬼画符,而且还搞得那么神神秘秘的。
  
      不过夏云杰总归是一片好心,钟姐倒也不好拒绝,收起驱邪符道:“谢谢你阿杰,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你看起来很干净也帅气,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你放心,以后如果你遇到了喜欢的女孩子,我绝不会干涉的,而且我只需要你晚上陪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