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四十八章 指点迷津
    夏云杰闻言看着光头强沉默了,心情有些复杂。光头强走到现今这一步,他自身心性不善,经不起挫折肯定是一大原因,但这个社会又岂没有责任?
  
      沉默间,车子到了花中城大酒店。
  
      花中城大酒店,是整个江州市数一数二的酒店,虽然消费很贵,但生意一向都很火爆。若是晚上想要来这里吃饭,包厢一般都是要提前预订的,不过中午生意倒没那么火爆,不需要提前预订。
  
      下了车,光头强和阿标簇拥着夏云杰往酒店里走。穿着短袖旗袍,开衩几乎到大腿根的高挑迎宾小姐,见光头强和阿标这两个大男人毕恭毕敬地陪着夏云杰这样一位小年轻往里走,都暗暗有些惊讶,吃不准夏云杰的身份。
  
      说他是道上混的大哥,一来太年轻,二来形象也未免太淳朴了一些,哪有半点社会上混的人的味道,倒是他身边的两人一看就像道上混的人。说他是官二代、富二代,却也不像,穿着太朴实了,而且这两个跟班还有那辆破旧的金杯车也太掉身价了。
  
      不过大酒店的迎宾小姐素质就是不一样,心里头虽然暗暗惊讶,但还是不露声色地按着光头强的要求,把他们引到一间布置高雅的小包间里。
  
      进了包厢,服务员把菜单拿给光头强,光头强又把菜单拿到夏云杰桌前请示。夏云杰扫了一眼,就暗暗咋舌,心想,看来开高档酒店的跟开酒吧的一样宰人,随随便便一道素菜都要三四十元,这三个人一顿下来,没个两三百元根本就别想迈出这个门。
  
      三百元已经差不多可以抵上夏云杰一个星期的工资了。
  
      “你点吧,随便点几个,我没有忌口的。”夏云杰扫了一眼后,随手又把菜单转给了光头强,这么贵的菜,他实在点不下手。要知道若不是前几天打劫了眼前这个光头,他全部身家加起来也就一百元,还不够点三道素菜。
  
      夏云杰现在的话对于光头强而言那就是圣旨,他既然说让他点,他是万万不敢推辞的,当然随便点几个那肯定更不敢。
  
      开玩笑,眼前这位可是活神仙啊!能随便吗?
  
      重新拿回菜单,光头强翻了翻,然后问服务员:“小姐,你们这边哪几道菜是厨师最拿手的?价格不是问题。”
  
      服务员小姐见光头强三人不像什么有钱人,闻言本想推荐几道酒店实惠下酒的菜肴,但见光头强特意强调“价格不是问题”,犹豫了下道:“我们这厨师最拿手的是‘黄焖鱼翅’,‘鲍汁扣南非吉品鲍’还有……”
  
      夏云杰一听,眼皮都有点跳动起来,得,真要这么吃,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都不够。
  
      没曾想,这光头强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不仅服务员提到的那几道名贵菜肴都点了,接着自己又点了几道,若不是夏云杰叫停,估计他还会点下去。点酒水时,光头强又请示了夏云杰,这次夏云杰也就懒得客气了,直接要了啤酒,否则他估计发了横财的光头强会直接开口点洋酒开荤。
  
      发财是好事,但手头拮据的夏云杰还是比较崇尚勤俭持家,况且他也不知道光头强究竟发了多少横财,能省还是省一点吧,这年头人家发一笔横财也不容易。
  
      五星级酒店的菜肴贵虽贵,但菜肴不管是味道还是卖相确实都还不错,若是换成平时,阿标早已经吃得满嘴油腻,生怕吃少了吃亏,但今儿他却愣是像个大家闺秀一样,连举个筷子都是小心翼翼的。实在是刚才车上,夏云杰说的话把他给吓得不轻,不仅如此,阿标这个时候也想起来昨天夏云杰突然找到自行车车行的事情以及临走前说的话,再由老大今天的表现,阿标不难猜到,老大今天真发财了。至于发多少财,阿标不知道,不过现在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这位杰哥太神了,神得让阿标看见他心里就发毛,恨不得对他磕上几个响头,也请他指点一二,也好发一回大财。
  
      “强哥……”夏云杰吃了几口菜肴,喝了几杯酒,觉得是时候跟光头强说正事了。
  
      “杰哥,您千万别叫我强哥,我受不起。你要嘛还是叫我光头强,或者叫我小强也行,这是我小名,小时候村里的人都这样叫我。”光头强见夏云杰开口就是强哥,吓得他手一抖,酒杯里的酒都洒出来了一些。
  
      “那我就托大叫你小强吧。”既然如今两人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光头强也准备走正道,夏云杰觉得叫人家外号也不好,想了想还是觉得叫小强好,只是叫出口后又有那么点别扭,好像成了人家长辈似的。
  
      “好!好!”反倒是光头强见夏云杰叫他小强,喜得连连点头。他当然听得出来,这小强的称呼可比光头强亲切多了。
  
      “小强啊,你祖上曾经在皇宫御膳房里当过差,若从事餐饮业,必能光大祖业。当然你若不想从事这一样,也行,只要不走歪门邪道,虽不一定能大富大贵,但也肯定能旱涝保收不愁吃喝。”既然当事人也喜欢这个称呼,夏云杰自然也就懒得再计较称呼,心里微微斟酌了一下言语,终于指了一条路子给光头强。
  
      夏云杰这一开口,吓得光头强急忙搬开椅子,也不管包厢里阿标还坐在边上,拉了拉衣服,双膝一弯,就向夏云杰咚咚咚磕起了头。
  
      光头强祖上确实有人在皇宫御膳房当过差,后来人虽早已经不在,但一些宫廷烹调秘法却代代传了下来。在解放前,光头强家就凭这份手艺在当地也算是富贵显赫一时,甚至当时当家的曾祖父就因为这门手艺还被小日本抓了去,后来不知怎么得罪了小鬼子,死在小鬼子的手中。解放初,光头强的爷爷作为当地一带的大地主,作为敌对阶级被抓起来枪毙了。后来光头强的父亲因为这门厨艺,再次渐渐混得风生水起,但却没想到文革一来,祖上的身份被揪出来,又被抓起来批斗了,以至于后来英年早逝。因为公公、丈夫甚至后来的儿子都因为这门手艺早早离世,光头强的奶奶虽有时候也会手把手传光头强一些简单的厨艺,但祖上有人在皇宫御膳房当差的事情却给隐瞒了起来,没告诉光头强,老人总觉得这一行是任家不幸的根源。久而久之,这件事别说光头强不知道,就连村里的一些知道点往事的老人也全都淡忘了。饶是如此,光头强后来还是凭着那点厨艺,当年也在乡里把一家小饭店经营得火爆异常,可惜后来却因为乡干部尽干吃饭签白条的事情闹了一场,餐饮事业才半途中断。两年前,光头强的奶奶病危要死,老人去世前,最终还是把这段历史说与光头强听,并把祖上流传下来的一本发黄的菜谱传给了光头强。这两年来,光头强凭着以前打下来的基础,还有那一份天生对餐饮业的兴趣,没事的时候也天天琢磨这份宫廷菜谱。有时候也会动重开一家饭店的念头,但一来担心重蹈覆辙,二来手头资金不多,三来这些年闲散惯了,也舍不得阿标等一帮兄弟,这件事也就一直被搁了下来。没想到,夏云杰竟然厉害到如斯,竟算出他祖上曾在皇宫御膳房当过差,并且还指出了一条真正适合他的道路。
  
      “谢谢杰哥,我光头强以前除了我奶奶从没信服过任何人。但从今日起,您杰哥就是我再生父母,以后只要杰哥您一句话,不管是风里来雨里去,上刀山下火海,我光头强绝不说半个不字!”光头强磕完头后,一脸凛然地道。
  
      夏云杰本也是一时心血来潮,做做善事拉光头强一把,如今见他这么说,倒也有几分欣慰,笑着把他扶起来道:“你真要谢我,就把你那帮兄弟也都给引到正道上去吧!”
  
      “杰哥您真是真英雄真好人!您放心,这件事就算您不说,我光头强也肯定不会再让那帮兄弟继续在这条不归路上走下去。”光头强肃然起敬道,甚至大男人的感动得连眼眶都有泪光闪动。
  
      一心劝人归善,多好的人啊!
  
      夏云杰闻言谦虚地摆摆手,他心里清楚,自己才不是什么真英雄真好人,更没有什么本领有多大,责任就有多大的觉醒!做一个不危害社会,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谁也欺负不起的老百姓,就是他的人生理想!当然有些事情既然遇上了,能做点善事,就像光头强这茬事情,夏云杰还是很乐意做的。毕竟他只是胸无大志,却不是完全自私自利,冷漠无情的人。
  
      说白了,现在的夏云杰本质里只是个小市民,小屁民。唯一不同的就是,他还拥有一份超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