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三十五章 全部带走
    夏云杰闻言顿足,面无表情地看向罗大伟,语气平静地问道:“打也打了,那伟哥你想怎么样?”
  
      “怎么样?他妈的终于知道害怕啦?终于知道讲人话啦?我草,你他妈的给老子磕头认错,赔偿医疗精神损失费十万元,还有这三个妞还得给老子和兄弟们跪舔,把老子和兄弟们服侍舒服了,我们一爽,或许会……”罗大伟虽然很不爽夏云杰那酷酷的表情,但见他总算开口“服软”,不禁越发得意嚣张,以为夏云杰身手再好,也不过只是一平头老百姓,又如何敢跟他这个官二代斗,更别说他老子还是龙云区公安局局长,公安局可是专门对付犯罪分子的执法机关!
  
      “哈哈哈!”其余混混见状也都如此想,个个从一开始像死了爹娘一样的表情,全都转为嚣张得意,看夏云杰和乌雨琪等四人的目光也如同猫看老鼠一样,仿若想怎么玩他们就怎么玩。
  
      “爽你妈的头!”夏云杰终于再次爆发,挣开乌雨琪和刘珂的手,冲上去一脚就把罗大伟踹倒在地上,然后顺势还抬脚对着他的肚子连连踢了好几脚,踢得罗大伟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喉咙作呕,眼泪飚飞。其余人见状有心想上前帮忙,但一看到夏云杰那冰冷的目光和表情,想起他刚才那可怕的身手,个个又全都心有余悸地止步。
  
      “住手!”正当夏云杰不解恨,还想踢罗大伟几脚时,警车终于赶到,从警车里冲下来十来位警察,个个手中拿着警棍,其中一位衣肩上绣有二杠二星的二级警督一下车便威风凛凛地冲夏云杰厉声喝道。
  
      这位二级警督是云龙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副队长李亘宇。
  
      夏云杰虽然身负绝技,气血上头,但终究还是牢记师父的教诲,见警察赶到喝止,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停止了暴力行为。
  
      “好大的胆子,半夜三更,大街之上公然殴打市民,把他给我扣起来!”李亘宇见夏云杰停止踢打罗大伟,紧跟着又马上威风凛凛地怒喝道。只是怒喝时,他的目光早已经扫过现场,心里却是暗暗吃惊不已。
  
      罗大伟是龙云区公安分局局长罗至刚的儿子,李亘宇自然认得。其余那些人大多数他也都认得,不是家境殷实家庭的孩子便是区公安分局大院里一些领导的孩子。这些家伙从小娇生惯养,穿名牌衣服,上名牌学校,但到头来长大后却个个性格叛逆,成了整天爱惹事的主。今年上半年起,这帮家伙喜欢上了飙车。这段时间经常半夜三更开着摩托车,成群结队地在街上飙车。关于这件事,已经有不少市民向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反应,但因为此事涉及到局领导的孩子,他们是骂也骂不得,管也不管得,在不闹出大事情的前提下,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得他们去。
  
      刚才李亘宇接到群众报警时,心里其实就已经明白这帮飞车党,十有八九应该就是罗大伟那帮人,心里还在苦恼着事情要是闹大了,该怎么帮忙收拾残局。但让罗大伟万万想不到的是,当他赶到时看到的竟然是罗大伟这个“混世魔王”蜷缩在地上,一位顶多也就二十来岁的小年轻正用脚踢他。更让他震惊的是,地上横七竖八全是翻倒的摩托车,罗大伟的那帮同伙显然被打怕了,个个身上挂着彩,竟无一人敢上前帮架。
  
      不过震惊归震惊,既然不是罗大伟等人把人撞了、打了,李亘宇处理起来倒是方便利索了许多。
  
      李亘宇一声令下,马上便有两位民警寒着脸拿着手铐朝夏云杰走去。
  
      “等下,你们凭什么事情都没问清楚就扣我?”夏云杰见警察虽然赶到,但却不分青红皂白地就下令抓他,不禁脸色一沉,冷声质问道。
  
      “凭什么?就凭我们眼睛看到的。刚才你干了什么?你在殴打一位没有反抗能力的市民!”李亘宇“正义凛然”地道。
  
      “警,警察同志,你误会了。是他们先半夜三更开车非要逼我们跟他们一起赛车,我们不从,他们就开着车在我们后面追,然后我同事夏云杰才出手帮忙的。”乌雨琪闻言壮着胆子替夏云杰辩护道。
  
      “半夜三更,你们三个女人家穿得这么少在街上干什么?”李亘宇闻言不仅没有引起注意,反倒眯着眼睛看着乌雨琪三人话里带话地反问道。
  
      “我,我们是在酒吧里工作的,下班迟。”乌雨琪听出了李亘宇的言外之意,有些羞恼地道。
  
      “哦,原来是在酒吧工作的,而且还都是同事。”李亘宇闻言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接着突然脸色一沉道:“既然这样,你们也一起去趟公安局吧。是非曲直,一切都到局里再说。”
  
      说完李亘宇把手一挥,沉声喝道:“全部带走。”
  
      既然只是酒吧工作人员,李亘宇自然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乌雨琪三人很早就在社会上混了,自不是什么单纯无知的少女,见李亘宇自始至终没有责问罗大伟等人,而只针对夏云杰和她们三人,哪还不知道李亘宇等人故意偏袒包庇罗大伟等人,闻言是又气又怕道:“我们不去公安局,这件事反正不是我们的错。”
  
      “你们说不去就不去,说不是你们的错就不是你们的错吗?还愣着干什么?全部带走!”李亘宇闻言脸色猛地一沉道。
  
      夏云杰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是他踏入社会后,第一次见到权势丑陋的一面,心中怒极却反倒变得出奇的平静,甚至因此更深刻地体会到了师父不准他用术法谋取权势的苦心。
  
      权势为善固然可造福社稷,但一旦失控为恶,其后果却是祸害社会!
  
      不过心里头虽是异常愤怒,但夏云杰终究是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他的心性还是很单纯善良。虽然事实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他,眼前这些警察绝不会秉公执法,但他却不愿相信社会竟然会有如此黑暗的一面,所以当李亘宇说全部带走时,夏云杰并没有反抗,而是看着朝他走来的警察冷冷道:“我会跟你们走,不过我没有犯罪,所以不要给我戴手铐!”
  
      他倒要看看到了公安局后,这帮人究竟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两位上来准备扣夏云杰的民警其实心知肚明乌雨琪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也知道李亘宇想争取治安大队长的位置,有意要讨好罗大伟,况且罗大伟他们被打成这样,李亘宇若不给他们点交代,估计他们也绝不会善罢甘休,这才问也不问就下令扣人。所以两位民警闻言倒也没有强行上前扣夏云杰,而是扭头看向李亘宇。
  
      李亘宇知道夏云杰身手好,倒也不想横生枝节,再说只要去了区公安分局,要想整几个酒吧工作人员还不跟玩似的,所以见两位民警看向他,很大度地挥挥手。然后才转向已经站起来的罗大伟,和颜悦色道:“大伟怎么样?能自己开车去局里吗?还是先去医院?”
  
      “先去局里!”罗大伟抹了把嘴角的血丝回道。只是回话时,目光却盯着夏云杰,脸上带着得意和狠色。
  
      从小到大,他还没吃过这等亏,若不先把夏云杰整得哭爹喊娘,他又岂会甘心?
  
      夏云杰却只是冷冷看了他一眼,然后扭头笑对早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的乌雨琪三人宽慰道:“不会有事的,警察会秉公办案的!”
  
      乌雨琪三人闻言直愣愣地盯着夏云杰看,心里也不知道该笑他很傻很天真,还是该佩服他的胆魄,到现在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还能期待警察会秉公办案。没见人家是公安局局长的儿子吗?没见带队的警官摆明了要黑白颠倒,倒打一把吗?
  
      罗大伟等人闻言脸上全都露出了嘲讽之色,看夏云杰的目光跟看傻子一样,反倒是警察中有好几位低下了头,脸上流露出一丝羞愧之色。
  
      身为警察,不仅没能秉公执法,反倒助纣为虐,抓拿见义勇为的好市民,这警察做的真他妈的窝囊无能!
  
      不过国内素来讲的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胳膊拗不过大腿。李亘宇是治安副大队长,罗大伟是区公安分局局长的儿子,其余几个人中也有好几个是局里领导的子女。那些警察也仅止于羞愧,却是没有勇气站出来。
  
      虽然乌雨琪、刘珂、徐佳三人都是酒吧女郎,平时行事作风都是比较大胆开放,但真要上了警车,坐在铁栏包围起来的后车厢里,听着警笛声在上方“呜呜”地叫着,看着警车外罗大伟等人开着摩托车嚣张得意地跟在后面,个个全都忍不住脸色苍白,手脚颤抖。
  
      夏云杰看着乌雨琪等人害怕得浑身发抖的样子,又看看车窗外罗大伟等人嚣张得意的嘴脸,心里除了出奇的愤怒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
  
      如果换成他们是当官的子女,而罗大伟等人是打工仔,是否现在坐在这里的就是罗大伟等人呢?答案似乎毋庸置疑。
  
      江州白龙飞机场开往市区的公路上,一辆绿色的北京吉普正在飞驰。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秦岚双手握着方向盘,眼泪顺着她光滑的脸庞悄然滑落。
  
      别人都只看到她这个市公安局副局长坚强冷酷的一面,若不是她长得实在漂亮性感,或许人们早已经忘掉她是个女人了。但又有谁知道,就算秦岚在人前表现得再坚强冷酷,她终究是位女人。在没人的角落,她也会软弱,她也会流泪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