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二十七章 我先给你叔爷打个电...
    救护车开到江州市附属第一医院时已经快到下班时间了,不过杨慧娥是老院长的老婆,江州市一号首长市委书记的老妈,她受伤了,就算现在是半夜三更,医院也不敢有半点怠慢。
  
      救护车一到,医院的陈为民院长和骨伤科主任已经在急救门诊大楼等着,并马上安排医务人员给杨慧娥进行拍片等必要的检查。
  
      当杨慧娥检查完毕,住进VIP病房时,杨慧娥的儿子,江州市的市委书记冯正诚已经闻讯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
  
      冯文博育有一儿一女,不过却没有一人继承他的医术。儿子从政,女儿从小就表现出很高的商业天赋,大学毕业后去了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攻读硕士。硕士毕业后因为不喜欢国内的商业环境,去了香港发展,后来在香港结识了一位志同道合的男朋友吴昌宇,两人喜结良缘,并一起发展事业,如今吴家已经成了香港有数的豪门
  
      冯正诚是弟弟,中等身材,国字脸,鼻梁高挺,眼睛有神,看起来是位很有威严的中年男人。冯正诚今年四十岁,在江州市市委书记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两年,算得上是江南省最年轻有为的地方大员之一。
  
      冯正诚人如其名,在国内的官员中算是属于清廉正直一类的。上任这两年也委实做了几件实事,在江州市老百姓中的口碑和影响力都还不错。
  
      冯正诚一赶到病房就一脸紧张地冲冯文博问道:“爸,妈摔得怎么样?严重不严重?”
  
      冯文博闻言叹了口气道:“有些麻烦,坐骨粉碎性骨折,十有八九需要开刀,不过所幸没伤到坐骨神经。”
  
      冯正诚虽然没子承父业,但从小却也经常被他父亲强行灌输了不少医学知识,知道坐骨是支撑人体的重要骨架,坐骨骨折一般没有三四个月的时间很难完全愈合,就算愈合了走路或者就座都难免还是会受到些影响。至于伤到坐骨神经,那就更麻烦了,搞不好就直接瘫痪。
  
      如今她母亲虽然没伤到坐骨神经,但坐骨粉碎性骨折却也已经是伤得非常严重了,就算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估计都要五六个月才能完全愈合。而且她母亲今年已经七十岁,愈合起来肯定更慢。而且生命在于运动,老人更是如此,坐骨粉碎性骨折,刚开始一段时间肯定需要静养,在病床上渡过,估计就这段时间憋都能把老人憋出病来。所以冯正诚闻言心里头不禁很是担心着急,不过他却没敢过多流露出来,反倒安慰道:“没事的,妈身体一直都很好。我马上安排人送妈妈去省人民医院,请他们的骨外科主任亲自给妈妈开刀。”
  
      “去什么省人民医院,你以为就你市委书记有能耐会安排,我这个老中医就没能耐安排吗?现在最关键是术后康复的问题,我是担心你妈年纪大了,比不得年轻人,还要受那么多罪。”冯文博闻言没好气地道。
  
      冯文博一直希望儿子能继承他的医术,不过儿子却选择了从政,这让冯文博一直耿耿于怀。而且最让冯文博不爽的是,在国内这当官的还就是比救死扶伤的医生吃香。
  
      “行了老冯,儿子这不是关心我吗?”杨慧娥虽然屁股里疼得厉害,但却心疼儿子,闻言马上冲冯文博瞪眼说了一句,然后又对冯正诚勉强挤出一丝轻松的笑容道:“正诚,妈没事,刚才骨伤科的郑主任说了,妈身体好,动手术休息几个月就没问题了。”
  
      冯正诚自然知道母亲怕他担心,故意说得轻松一些,看着母亲脸上的笑容,鼻子却不禁有些发酸,点点头道:“那最好。”
  
      说着冯正诚又转向冯文博道:“爸,我觉得术后康复是个问题,手术也是个问题,要不还是送到省人民医院吧?毕竟那里医疗设备环境什么的都比江州这边好。”
  
      “我不要去省人民医院,折腾来折腾去的麻烦,而且还人生地不熟的,不像江州这边,很多都是我们医学院里的老师学生,以前你爸也是这里的院长,人头都熟悉。”不等冯文博回答,杨慧娥自己已经开口反对道。
  
      “妈!”见母亲开口反对,冯正诚不禁有些着急地叫了一句,然后将目光投向他父亲,希望父亲能开口帮忙劝一劝。
  
      “这样吧,医院和手术什么的事情都先搁一搁,我先给你叔爷打个电话问问看,兴许他有办法也不一定。”冯文博扯了扯下巴的胡须说道。
  
      其实冯文博刚才就想到要给夏云杰打电话了,可是又实在没脸面打。要知道夏云杰可是明明白白告诉过他,今天杨慧娥不宜出门,现如今却又打电话告诉他杨慧娥受伤了,这岂不是说他根本没把师叔的话放心上吗?当然他也可以推说杨慧娥不听劝,可冯文博却宁愿夏云杰对他这个师侄不满,也不愿意他对他妻子有不好印象。
  
      冯文博说这话时冯正诚冯大市委书记却是听得满脑子浆糊。
  
      叔爷?他爷爷倒也位弟弟,不过在他年少的时候就过世了,怎么突然又蹦出了位叔爷?而且听父亲的意思似乎这位叔爷医术似乎很高明的样子?这怎么可能?要是有这么一位叔爷,他这个侄孙子不应该不知道呀?
  
      “老冯,这个你会不会为难?还有这个是粉碎性骨折,有些严重,你不是说用中医的手法比较难复位,还是西医手术方法好吗?难道那个夏,咳咳,师叔他有办法?”杨慧娥自然知道冯文博口中的叔爷便是夏云杰,闻言犹豫了下问道。
  
      不过虽是对夏云杰的医术没多大信心,但杨慧娥终究还是承认了夏云杰师叔的身份,并也跟着改了口。
  
      “师叔?什么师叔?”冯文博终于忍不住一脸疑惑地问道。
  
      “是你爷爷的师弟。”冯文博随口回了一句,然后拍了拍杨慧娥的手背,宽慰道:“你这种情况用中医的手法确实比较难复位,不过早上我跟师叔交流过,他的医术应该比我还要高,兴许他能行。”
  
      说完冯文博便拿出手机出去给夏云杰打电话了,倒不是他跟家人生分,打个电话都要回避,而是事先夏云杰已经提醒过,如今却又打电话求救,他生怕夏云杰生气,不肯出手,到时免不了一番道歉哀求,却是不宜让杨慧娥听到。
  
      见父亲拿着电话出了病房,冯正诚不解地问杨慧娥:“爷爷的师弟?我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起过?”
  
      “你爸也是今天刚刚认识。”杨慧娥表情有些不自然地回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呢我怎么从没听爸提起过。”冯正诚倒也没多想,闻言释然道。
  
      杨慧娥看着儿子,嘴角扯了扯,本想提一提夏云杰很年轻还有什么血光之灾之类的话,但终究觉得这件事太匪夷所思,他儿子肯定会认为她胡说八道,再说具体的渊源历史她也不清楚,觉得到时还是由冯文博来解释给冯正诚听好一些。
  
      “不过既然是爷爷的师弟,想来医术肯定很高明,兴许妈你就不用动手术了。”冯正诚没有发现母亲的异常,继续道。
  
      虽然当初选择了从政,不过出生中医世家,冯正诚对传统中医还是有信心的。
  
      “希望吧。”杨慧娥勉强笑了笑道。
  
      虽然夏云杰预言之精准,让杨慧娥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惊胆跳,不可思议,但他毕竟太过年轻,对他的医术,杨慧娥还真没多大把握。况且中医和西医各有长短,对于粉碎性骨折的治疗,西医的手术确实比中医的保守治疗要好。杨慧娥是大学教授,虽然因为丈夫的缘故更喜欢中医治疗,但她更相信科学和事实。
  
      冯文博很快就拨通了夏云杰的手机号码,电话接通后,冯文博叫了声师叔就顿住了,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提杨慧娥的事情。
  
      “文博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倒是夏云杰隐隐从这声师叔中感受到一丝异常,闻言主动问道。
  
      “师叔对不起,是慧娥她……”冯文博闻言咬咬牙道。
  
      “杨教授受伤了?严重吗?”夏云杰闻言立马想到了杨慧娥的血光之灾,眉头微微一皱,打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