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十章 能不能再借我点钱
    “那好吧,我叫夏云杰,夏天的夏,白云的云,杰出的杰,你如果来酒吧,跟酒吧里的人说一下我的名字就行。”夏云杰见秦岚坚持,况且他手头也确实紧张,需要勤俭持家,闻言便点头道。
  
      “我叫秦岚,秦始皇的秦,云岚的岚。”见夏云杰自报姓名,秦岚也习惯性地自报姓名,不过报完自己的姓名之后,秦岚心里就懊悔不已。
  
      她是市公安局副局长,虽然很少在电视台、报纸上面曝光,但市公安局对外公开的网站上面的领导人一栏还是有她的名字和照片的。虽然照片跟真人尤其是便装打扮的她形象相差比较大,但万一夏云杰对公安局的网站比较关注,由秦岚这个名字却不难联想到她真正的身份,真要这样简直就是糟糕透顶了!
  
      好在秦岚自报姓名后,见夏云杰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异常表情,心下这才稍安道:“对了,我的包呢?”
  
      秦岚不提,夏云杰差点忘了这件事情,闻言急忙回道:“其实昨晚我本来是想把你送去酒店住一晚的,但没有发现你的包,这才无奈把你带回家。对了,包里有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要是有还是快点报案吧!”
  
      听说包不在夏云杰这里,秦岚反倒暗自松了一口气。包里不仅有点现金,手机还有她的身份证、警官证等证件,昨晚真要被夏云杰拿到,市局副局长的身份可就要曝光了。至于别人拿了,她还真不担心。
  
      她这个市公安局副局长身份又岂是吃素的?在江州市道上混的扒手们又有几个不知道她的大名,敢顺她的包,除非他们不想在江州市混了!
  
      “行,我知道了,谢谢你,再见!”既然包不在夏云杰这里,秦岚便一刻也不想再在这屋里呆下去,暗暗松了一口气后,很干脆地说道。
  
      说完转身便朝门外走去,她的臀被T恤下摆给裹住,显得很圆滚很翘,充满了成熟女性独有的性感味道。
  
      看着秦岚拉开房门,头也不回地离去,夏云杰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他还以为秦岚听说包不见了,肯定会面露怀疑地问几句,没想到她却是这么干脆,好像包丢了一点都无所谓都不着急。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夏云杰目送秦岚离去,不禁摇了摇头,刚准备去关上门,却又见到秦岚从楼下蹬蹬蹬地爬了上来,胸前的丰满在宽松的T恤里面上下跳动着,就像里面揣着两只小白兔似的。
  
      “还有什么事情吗?”夏云杰见秦岚返回,目光从她丰满的胸部一扫而过,问道。
  
      “能不能再借我点钱?”秦岚脸上涌起一丝红晕。
  
      她感觉这辈子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窘过,醉得不省人事被一个大男孩抱回家,然后第二天光着身子被他看了个精光,接着穿他的衣服,现在竟然还得开口向他借钱?
  
      她可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啊!江州市黑白两道赫赫有名的冷面罗刹啊!可是不借钱,她现在身无分文,怎么回去啊?
  
      夏云杰见秦岚开口借钱,也想到了她身无分文的事情,心里暗暗苦笑,做好人还真不容易啊,又是干苦力,又是倒贴衣物,现在更得倒贴金钱。
  
      想归这么想,夏云杰还是毫不犹豫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秦岚道:“给。”
  
      “谢谢!我会尽快连衣服带钱还给你的。”秦岚接过钱,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
  
      “不必客气,助人为乐嘛!”夏云杰笑着客气了一句,然后犹豫了下又好心地劝道:“不过,下次真不要喝那么多酒了。一个女人家半夜三更喝那么多酒在街上真的很危险的,知不知道昨晚你醉的不省人事时,差点就要被两个流氓给抬走了!”
  
      饶是秦岚身为一位人民警察,曾经经历过不少凶险之境,但听到最后一句话,还是脸色大变,同时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几乎想都不敢去想,若被两个流氓强奸的可怕后果!
  
      好一会儿,秦岚才稳住情绪,然后一脸严肃地注视着夏云杰道:“夏云杰谢谢你,这份恩情我秦岚会牢记在心!”
  
      到这一刻,她才真正认识到若没有夏云杰的帮助,恐怕她昨晚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虽说被夏云杰看走了身子,依旧让她有些耿耿于怀,但此时此刻秦岚心中更多的还是发自内心的感激。
  
      “秦女士言重了,举手之劳而已。”夏云杰见秦岚一脸严肃地向他道谢,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红着脸道。
  
      见夏云杰脸上露出一丝大男孩的腼腆,想起自己珍藏多年的身子就是被他给看了个精光,秦岚不知道为何芳心莫名一颤,抬手捋了下秀发道:“把你的手机给我一下。”
  
      夏云杰闻言有些不解地看了秦岚一眼,但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从二手手机市场买的手机中的战斗机波导手机递给了秦岚。
  
      秦岚接过手机,在手机里输入了自己的号码,拨打了出去,等听到里面传来自己手机的彩铃声之后便挂了电话,然后把手机递还给夏云杰,冲他微微一笑道:“我已经把我的手机号码输入到你的手机中,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夏云杰如今只是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安安当当地做好本分工作,不图发大财,也不图出人头地什么,以他暗地里的本事,又有什么需要秦岚帮忙呢?不过秦岚知恩图报,好心好意,夏云杰倒也不好回绝,闻言不置可否地笑笑道:“谢谢你。”
  
      秦岚混迹官场多年,当然看得出夏云杰并没有把自己的好意放在心上,但也不点破,只是淡淡一笑道:“那行,记住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或许我就能帮上忙。”
  
      说完秦岚转身往楼下走去,被T恤衣摆包裹着的豪臀随着她下楼梯一扭一摆,透着无限的风情。
  
      夏云杰目送秦岚消失在楼梯口,想起她那白皙丰腴的玉体,想起她临走前说的话,心里突然涌起用巫门独门卜筮相术推算一番的冲动,想看看这秦岚究竟是什么来头,昨晚又是什么事情能让她这样一位女人难过得喝得不省人事。
  
      不过这股冲动很快就被夏云杰摇摇头打消了。
  
      人生之所以充满乐趣,不正是在与其充满了神秘和未知吗?又何必急在这一时呢?
  
      “人生难得糊涂啊!”夏云杰打消心头那股冲动之后,笑着自语了一句之后,终于再度转身往盥洗室走去。
  
      念头起,念头灭,乃至发出人生难得糊涂的感慨,对于夏云杰而言不过只是寻常之事,转眼便已经不再去想它,这其实是卜筮相术到了一定境界之后的人方才有的感悟。而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之前,修行此术的人习惯于每看到一人遇到一事总喜欢暗地里算上一回,并求证一番,如此一来便深陷其中,仿若棋盘中的棋子,无法从棋盘里跳出来,其卜筮相术自然也无法更进一步。只是要看破此关却是难以登天,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此境界。夏云杰身负上古巫王夏禹血脉传承,又得巫门擅长卜筮相术的巫咸一脉传人巫泽倾囊相授,这才年纪轻轻在卜筮相术上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
  
      洗漱一番,又在小区的早餐店里吃了些早点,时间已经过了八点,想起徳雅小区去楠山路有些路途,坐公交车也不方便,途中需要转一趟车,当然坐公交车还得每天花钱,夏云杰决定去超市买辆自行车代步。
  
      花了两百四十元在附近的联华超市买了辆永久牌自行车,夏云杰也终于成了“有车一族”,只是口袋却又明显瘪了下去。好在房租是提前交足了一个季度,家里床头柜抽屉里还藏着条金项链,现在又有一份在酒吧打工的工作,倒也不用像前几天一样担心生活没着落。
  
      骑着新自行车,夏云杰在附近瞎逛了一圈,便返回了徳雅小区。回到房间,房间里没电视机也没电脑,无所事事的夏云杰干脆拿起英语开始攻读。
  
      昨晚酒吧里的不少酒水菜单不仅全是英文的,而且来酒吧消费的老外也不少见,既然已经决定像个普通人一样好好打工赚钱养活自己,夏云杰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好好用知识充实自己,做个好员工。况且他明年还准备自考大专,英语也是必考的科目之一,刚好趁这个机会好好学一学。一来算是为明年考试做准备,二来也刚好能在酒吧里用上。
  
      不过夏云杰的英语基础实在有点烂,背背单词,以他的记忆力倒是简单,但很多单词连成一句话,看起来就有点吃力了。不过英语虽难学但比起庞大而复杂玄奥的巫门术法却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所以对夏云杰而言英语学起来虽难免枯燥,但还真算不得什么,而且作为修炼有成的巫师,夏云杰的耐心和毅力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就这样,在常人看来枯燥无味的英语,夏云杰竟然一学就学了整整一个白天。虽然一天的时间不可能让他的英语水平突飞猛进,但凭着超强的记忆力,词汇量却是实实在在突飞猛进了一次。
  
      下午五点钟,夏云杰在小区附近的沙县小吃吃了碗炒粉干,然后骑着他的新车慢悠悠地往楠山路而去。
  
      经过建明路时,夏云杰远远看到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从一家咖啡屋里急匆匆地走出来,正是BLUENIGHT酒吧女老板。不过女老板才走出不远,一位打扮穿着都显得有些颓废邋遢的男子从咖啡屋里追了出来,然后一把抓住女老板的手。
  
      “陆宏我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你要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女老板挣扎了几下没能挣脱,杏目怒瞪着那位邋遢男子也就是陆宏冷声道。
  
      “怎么邵丽红,发达了就不认老公是吧?当年你可不是这样哦?那时你可是骚得很呀!”陆宏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阴毒的目光,然后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在酒吧女老板邵丽红面前晃了一晃,一脸淫笑道。
  
      本还在挣扎的邵丽红看到那张照片,脸色顿时大变,伸手一把就抢过了照片。看着照片上自己一丝不挂地骑在陆宏的身上,邵丽红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丰满的胸部更是剧烈地起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