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言情 > 超级兵王 > 第009章 寻仇
    叶谦邪邪的笑了一下,双眼发出一阵嗜血的寒芒,举步走了上去。
  
      曾大富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了,仍然在舒服的享受着二奶的服侍。在sx省,他可是很有名的人物,年轻的时候不学好,整天在外面鬼混,把自己的老爸都给活活的气死了。后来弄了个煤窑,没几年就发了大财,身家也有个好几百万。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近来,sx省的煤矿老板都流行到大都市炒房,虽然他对房地产这块一点也不懂,但是仗着自己有钱也有那么点关系,于是也轰轰烈烈的加入了炒房的队伍。
  
      这处房子是他专门用来养二奶的地方,有钱了,家里那个黄脸婆他是看见都烦,哪里像二奶这样,不但年轻漂亮而且还是个大学生呢。连大学生都被自己包养了,那多有面子啊,自己没文化又咋了,有钱就行呗。就像昨天一样,在机场把一个收垃圾的老头给打了,到了警局也只是录了个口供,自己赔偿了两千块就没事了。两千块,对他来说简直是九牛一毛。
  
      叶谦敲了敲门,片刻,里面传来曾大富不耐烦的声音,“谁啊?”后面还有一段嘟囔的辱骂声和呻吟声,“妈的,一大清早的烦不烦。哦,哦,啊……”
  
      “我是物业公司的,请你开门,我们想做个简单的调查。”叶谦说道。
  
      没多久,门被打了开来。开门的是那个娇小的女子,看见叶谦的时候双眼顿时发出阵阵春色。而曾大富此时正舒服的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双脚翘在茶几上面,得瑟的抖动着。“有什么事快说吧,说完马上滚蛋。”曾大富不耐烦的说道。
  
      叶谦冷笑一声,快步上前,一脚狠狠的踹在曾大富的身上,把他从沙发上揣了下来。“哎吆!”曾大富惨叫一声,肥胖的身躯滚了下去。惊恐的看着叶谦,问道:“你……是你?你想干什么?”
  
      显然,他已经认出来叶谦就是那个和自己坐同一架飞机的男人了,而且还是杀死了死命劫机匪徒的暴力份子,顿时心里充满了恐惧。
  
      “昨天是你在机场打伤了一位收垃圾的老人吧?”叶谦边问边一脚踹了过去。一旁的二奶更是惊恐的大叫,看着曾大富满脸的鲜血,竟然吓的晕了过去。
  
      “别打了别打了,我给钱,你要多少钱?”曾大富惊恐的说道。
  
      “***,有钱就了不起啊。”叶谦边说边冲上去又是狠狠的踹了几脚,这样的人指不定剥削了多少的贫苦工人,欺负了多少的善良百姓,不狠狠的打他一顿实在是不解气。
  
      曾大富一边哀号着一边说道:“大哥,别打了别打了,求你饶过我的狗命吧。”
  
      叶谦冷哼一声,把曾大富拖到沙发前,自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悠然的点燃一支香烟,看着曾大富也不说话。
  
      曾大富哪里还有刚才的神气,眼泪、鼻涕、鲜血涂了一脸都是,惊恐的看着叶谦说道:“大……大哥,是我错,饶了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
  
      叶谦一脚把挣扎着爬起来的曾大富再次踹翻在地,说道:“你说呢?”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看着叶谦凌厉的眼神,想起自己刚才因为说赔钱被打的更惨,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语带哭腔的说道。
  
      “人民医院,带上钱去跟老爹道歉!”叶谦狠狠的说道。
  
      “我去,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曾大富连连说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来一阵爆揍。
  
      叶谦这才满意的熄灭手里的香烟,起身朝外走去。到了门口的时候,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停了下来,转身又朝曾大富走了过去。曾大富一脸的惊恐,恐惧的看着叶谦。“砰”的一声,叶谦一脚踹在他的头上,直接把曾大富踹的晕了过去。“呸!”叶谦狠狠的吐了口吐沫,这才感觉解气,转身走了出去。
  
      离开钱江花园的时候,保安简单的问了一句,“这么快就走了?”
  
      “是啊,再见!”叶谦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
  
      钻石金卡里的钱暂时不可以动用,可是又要让老爹过一些舒服的日子,可以安享晚年,叶谦想着自己是否可以先找个工作。可是自己没什么学历,也没什么工作经验,要找份工作只怕不容易啊。
  
      有些茫然的走在街上,叶谦觉得有点烦躁,看来想要要过平淡的生活也不容易啊。
  
      正走着的时候,忽然被一群人拦住了去路。叶谦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只见七个年轻男人凶神恶煞的看着自己,其中一人叶谦认识,正是昨晚抓的那个小偷。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放了出来,顿时,叶谦明白过来,人家这时来寻仇了。
  
      “东哥,就是他,昨晚要不是他,我也不会被警察抓了。”那名小偷指着叶谦愤愤的说道。
  
      “动他!”那名叫东哥的男子看了叶谦一眼,一挥手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叶谦一脚踹了过去,顿时将他踹的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手里没有停留,叶谦宛如一只扑入羊群的老虎,动作迅猛快捷,短短十几秒而已,面前的七人都被打的倒在地上哀号不已。叶谦下手很有分寸,他们暂时失去反抗能力,但是却不会留下什么残疾,基本都是筋骨被拧断而已。
  
      叶谦缓缓的走到东哥的面前,蹲下身子,说道:“东哥是吧,我叫叶谦,谦虚的谦,还有什么指教吗?”
  
      “没……没有!”李东紧张的说道,“谦……谦哥,是小弟有眼不识泰山,饶了我们一次吧。”
  
      “东哥,你和我开玩笑吧?应该是我求你放过我才对啊。”叶谦调侃的说道。
  
      “谦哥,你说笑了。”李东惊恐的说道。
  
      “啪”的一声,叶谦狠狠的甩了他一个巴掌,说道:“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实话告诉你,二爷我今天心情不好,算你们倒霉。既然你们送上门来,也不能这样就便宜你们。”从东哥的身上摸索了一下,掏出一把钥匙,叶谦接着说道:“车我先开走了,拿钱来赎。你应该有办法找到我,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