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奇幻 > 修罗武神 > 第五十三章 符咒地图
    按照秘技的修炼方法,楚枫开始刻苦修炼自己的掌控力。
  
      几乎除了吃饭睡觉,每时每刻都在钻研,而在楚枫刻苦修炼的期间,也是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荒野古城,到得后来,荒野古城人满为患,许多人只好驻扎在荒野古城之外。
  
      而如苏美所料,青龙宗的人也的确赶到了,虽然青龙宗派来的人,没有千风宗那么多,但全部都是核心长老以及核心弟子人士。
  
      随这越来越多势力的到来,这荒野古城真的成了人龙混杂之地,矛盾冲突几乎每rì都会发生,看着这样的形势楚枫知道,等到那墓地开启之后,定然会有一场血战。
  
      “嗡”
  
      此刻楚枫站在窗口,看着街道上的一位千风宗长老,突然眼睛一闭,嘴角掀起一抹浅笑:“灵武九重,这千风宗的长老很一般嘛。”
  
      经过几rì的修炼,楚枫已经熟练的掌握了力的控制方法,只要对方实力与自己相差不是太大,楚枫都可以看穿他们的修为。
  
      “这东西,应该灌注力便可催动吧。”关上窗户,楚枫又将那界灵罗盘拿了出来。
  
      这些r了将那秘技熟读之外,楚枫也将从老头那里淘来的其他书,翻看了一下,那其中竟然有些竟是一位界灵师的笔录,上面记载了这界灵罗盘的作用。
  
      而楚枫也是知道,这这界灵罗盘的确是个宝贝,能在阵法中寻出一丝生机,可在迷宫之中寻找出一路,说简单些,这就是个探宝用的工具。
  
      枫意念一动,一缕无形的力自脑中溢出,如同一条隐形的小蛇,游走在空气中,最终融入了那界灵罗盘之内。
  
      “唰唰唰~~~”
  
      而当力融入的那一刻,那界灵罗盘上的字体,竟然发起淡淡的微光,并且脱离界灵罗盘浮空而起,开始围着界灵罗盘急速旋转起来。
  
      “果然是宝贝!”见状楚枫大喜,他知道这个界灵罗盘是真品,而只要拿着它进入古墓,定然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毕竟玄武境强者的墓地,想都不用想也知道,其中定然会机关重重危机四伏,这也是为何各方势力,都派出顶尖高手的原因。
  
      而楚枫有了这界灵罗盘,哪怕自己实力不济,但也会多少占得一些先机,至少能够在那古墓之中自保。
  
      枫将那罗盘对着乾坤袋一塞,乾坤袋上的符咒一阵旋转,竟直接将那比它大几倍的界灵罗盘吸入其中,而这也正是乾坤袋的玄妙之处。
  
      楚枫满意的拍了拍腰间的乾坤袋,便躺在了床头,可突然间他又眼前一亮,突然想起了他胸口之上,那来自万骨坟冢的诡异符咒。
  
      “不知道这东西,能不能用力探知一二”
  
      想及此处,楚枫也不怠慢,一缕力便投入了胸口的符咒之中,而这一投入不要紧,那诡异的符咒,竟然真的有了一丝波动。
  
      见状,楚枫赶忙站起身来,开始控制大脑中的力,源源不断的注入胸口之上,而这一刻,那本贴附在他胸口的诡异符咒,竟穿透他的衣服,飘浮而出。
  
      并且在楚枫的面前,形成了一幅巨大的图纸,而随着楚枫力的不断灌入,那由符咒组成的图纸开始缓缓旋转,虽然很是复杂,但楚枫却依稀可以看出,这应该是一副地图。
  
      “莫非,那万骨坟冢真的是一处宝藏?而这便是开启万骨坟冢的地图!”
  
      楚枫激动不已,因为这多半说明,这诡异符咒对他不但无害,反而很可能是一场造化。
  
      不过,就在那地图刚要成形之际,楚枫的脑袋却一阵刺痛力居然消耗光了。
  
      “看来想解读这幅地图,需要很强的力。”揉了揉那胀痛的脑袋,楚枫不悲反笑。
  
      因为今rì他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只要想到自己的身上,藏着一个可以解开宝藏的地图,是谁都会感到兴奋。
  
      待得力恢复之后,楚枫又尝试着将力,投入了自己的丹田内,因为那里藏着的东西,才是他最好奇的。
  
      只是奈何,他的丹田仿佛有着一层屏障力根本无法进入,这种结果起初让楚枫很是郁闷,但是很快楚枫又是狂喜。
  
      如果说他的力无法穿透他的丹田,这也就说明其他具有力的人,也无法查探他的丹田,这样一来,他丹田内具有神雷的秘密,就不会被人知晓。
  
      心情大好,楚枫便走出客栈想要透透气,可刚没走出多远,便被一阵咒骂声所吸引了。
  
      “妈的,让你偷,看你还偷不偷了,死叫花子,打死你!”
  
      在某个胡同内,两名五大三粗的大汉,正在围殴着一个人,那是个头发凌乱,衣服破烂不堪的叫饭花子。
  
      面对这种事楚枫本不想管,可是楚枫却惊愕的发现,这样一个叫花子,在大汉的殴打下,居然不为所动,反而还在自顾自的吃着手中的包子。
  
      出于好奇,楚枫将力扩散而出,可是自那叫花子身上穿透而过后,却得出一个结果,乃是未曾修武的普通人,可是普通人又怎会有如此好的体制?
  
      “住手!”感觉不对,楚枫开口阻拦。
  
      而见有人喝斥,那两名大汉也是赶忙住手,尤其是在看到楚枫的模样后,感觉他是个修武之人,所以态度也很是客气。
  
      “怎么回事?”楚枫询问道。
  
      “这叫花子偷我们的包子。”一人回道。
  
      “他偷的包子算我账上,另外再去拿十个包子。”楚枫递给了大汉几个铜钱。
  
      “是是是.....”而大汉也不怠慢,很快便取来十个包子,并且识相的离去。
  
      此刻,在这胡同内只剩下楚枫与叫花子两个人,楚枫仔细的打量着这叫花子。
  
      发现对方年纪不大,不过中年的模样,并且眼神呆滞,像是神志不清,楚枫给他包子他就吃,不给他他也不抢,只是呆呆的看着楚枫手中的包子,不断咽着口水。
  
      “这是.....”
  
      就在这时,楚枫的瞳孔突然放大,他惊愕的发现这位大汉的额头上,有着一块奇异的疤痕,说是疤痕也不贴切,因为像是天生而带,从肉里生长出来的。
  
      之所以说他奇异,那是因为它的形状很怪异,像是一团火焰,并且给人一种栩栩如生之感,仿佛正在燃烧。
  
      出于好奇,楚枫探出手指,想去触摸了一下那火焰状的疤痕。
  
      “你干嘛!”
  
      可楚枫刚刚碰到那疤痕,大汉却猛然大吼一声,如同变了个人一样,一只手如铁钳一般,牢牢的抓住了楚枫的手腕。
  
      这一刻楚枫脸sè大变,暗叫不好。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层层恐怖到足以让他窒息的威压,正自大汉的手掌奔腾而出,涌入他的体内,这样下去不出片刻,他定会爆体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