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说 > 仙符永享 > 第六四三章 墨大师出品
    五倾真君的新剑灵是自六亭道君的剑灵分裂而来。

    这种奇异的传承方式让墨染衣十分感兴趣。

    对为五倾真君量身打造飞剑可以说是相当的期待。

    栖霞剑门传承的剑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是一种特殊的灵兽。

    它们的身体是纯粹的能量体,智力懵懂,天生就与灵气无比契合,越是灵气浓郁之地就越是活跃。

    栖霞剑门的一代祖师以此异兽为灵,炼化于飞剑之中,并自创功法,使得持剑之人随时随地保持一个与天地灵气密切沟通的状态,在修行初期,此等功效和天道痕的符身修士在身上刻画符阵有异曲同工之妙,会让门下的弟子很轻易走过最开始的炼气期、筑基期乃至结丹!

    门中英才辈出,轮到元婴期和化神期的修士,栖霞剑门也曾是边界门派中数量最多的。

    特殊剑灵配合专属功法,让栖霞剑门的修士在前期像开了挂一样的飞速进阶,天地灵气越是浓郁,栖霞剑法的威力就越大,攻守兼备,而他们对敌之时能剑引天地灵气这点非常非常的厉害,影响对手的同时又增益自身,也难怪万仙宫会一眼看中栖霞剑门的潜力,大费周章将其从某个低等修真星球挖角到修缘星,纳入麾下,成为其附属门派,进驻边界之地,从一个毫不起眼的外来户,发展成与九幽炼狱、天道痕等老牌边界门派齐名的边界大派。

    同样是外来户,栖霞剑门是被高薪挖角的,而寒玉宫……被救援来着。

    前者体现了万仙宫慧眼识珠的眼光,后者是发扬了万仙宫善良的人道主义精神!!!

    咳咳咳咳,重要的是结果!结果!结果!

    重要的是一定要说三遍。

    栖霞剑门已经破灭了,寒玉宫还好好的呢。

    好吧,这点也没让墨染衣感到开森,毕竟现今局势不明,万仙宫这等庞然大物的未来都很难说,就更别说他们这些附属门派了,也许日后,寒玉宫比栖霞剑门还悲惨也说不准。

    栖霞剑门的飞剑炼制有固定的模板,一切为剑灵服务,一切为功法服务。

    在这两点绝对不能变更的前提下,墨染衣准备尝试加入一些新的元素和小小的改动。

    让这柄飞剑更加契合五倾使用的同时,使其威力进一步提升。

    据墨染衣观察,五倾真君是个喜欢正面搏杀,信奉一剑破万法的真汉子。

    受限于法阵需与剑灵相匹配,栖霞剑门的修士在速度上是绝对的短板,天魔虫想要成长到足以配合化神期修士作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天魔虫没有成长起来以前,寒玉宫吸收的这些栖霞剑修,只有低阶修士会在天魔虫的配合下有所提升,如五倾真君五峮真君一类,得不到半点助益。

    在寒玉宫扩招不顺的此时,提高单兵能力也等于是提高战堂整体实力了。

    摔!

    为毛她总要面对这种人不够用的窘境。

    貌似从成为出云峰大师姐的那一天开始,她就一直为怎么提高个人战斗力而努力着。

    真是好心酸!

    墨染衣对剑身的改动颇大。

    内部的法阵基本不能动,材料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那么只能从材料精炼度和剑身设计这两方面入手了。

    修真者精炼材料的手法一直是那么几种,墨染衣最熟悉的莫过于火炼之法和冷锻之法。

    冷锻之法费时费力,现在战堂内,除了部分弟子还保持着用此法来进行力量锻炼外,放眼整个修缘星,也不会有多少修真者还使用这种纯粹力量的精炼之法。

    而火炼之法虽然会有熔炼失败的可能,但以墨染衣这种水准的炼剑师,已经能将失败率控制在相当之低的程度,且此时炼制飞剑的材料足够,她尽可放手施为。

    借助灵火之威,去除炼材中的杂质,使用的灵火不同,效果也有略微的差异,一些炼器师和炼丹师都有收集灵火的癖好,针对不同的材料使用不同的灵火,一丝丝细微的差异都有可能影响开炉的成功率及其品质。

    墨染衣的焚阴灵火,属性至阳,与用来炼制飞剑主材料的契合度在诸多灵火中已经算是高的了。

    小心的避开飞剑内刻画的法阵,剑身随着她指尖宣泄出的艳红火焰逐渐被拉的修长,直到剑身的长度足够,焚阴灵火顺着剑锋向下,所过之处,剑身渐宽。

    宽度不断增加,不断向两边倾斜,致使中间的部分越来越薄,慢慢分离开来,形成一道蜿蜒的扭曲细缝。

    这道细缝好似活物一般,不断扭曲着,随着墨染衣的心意摆动。

    两侧的剑锋一点一点显现,中间的缝隙依旧存在。

    嗤!

    整个剑身没入事先调制好的冷却液中,呛人的味道弥漫开来,欢腾的白烟迅速升空,久久不散。

    墨染衣在心中默默计算着时间,同时双目透过那些翻涌的白烟直直向浸泡在冷却液中的飞剑看去,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变化。

    时间在白烟终于有消散迹象的过程中一点点流逝。

    就是现在!

    剑身被猛的从冷却液中拽出来,墨染衣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个极其袖珍的小锤子,只有成人手指大小,在她灵活的手指间飞快的舞动着,叮叮当当的脆响逐一从剑身的每一处发出,声音越来越紧密,很快连在一起,再无间隙……

    *

    这是一柄留有中空卸力区域的飞剑,剑身略窄且薄,有一种修长锋利又单薄脆弱到极致的美感。

    不管是从正面侧面那一面去看,它都毫不掩饰的彰显着它的锐利与锋芒,转动间,剑身之上星星点点的流光如水银一般欢快的流淌,仔细看过去,剑身并不平整,那星星般闪烁的光芒,是由不同形状不规则排列的镜面反射自然光而来。

    剑身中间特意打造的中空区域也是如此,蜿蜒的形状占据了剑身三分之一的长度,那些不规则的镜面更加集中,层层叠叠的叠加在一起,星光连成一线,勾勒出美丽蜿蜒的光线。

    墨染衣用手指弹击剑身,力道迅速被卸掉,剑身长鸣,发出极其美妙的余韵之音,高低起伏,轻重迟缓。

    真是一柄好剑啊!

    她在心中默默赞叹着,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剑身的每一处,内心的满足感几乎要满溢出来。

    如水的目光牢牢的粘在飞剑之上,留恋不愿离去。

    过了许久,她喟叹一声,收起不舍的目光,翻找出各色符文,连击、破甲、幸运、吸血以及增幅类的初级力量、初级敏捷、初级耐力。

    增幅类的符文,受限于法宝的品质,她已许久不曾拍过了。

    但在这柄为五倾量身打造的飞剑上,连击符文的效果很让她犹豫,如果是自用当然全没问题,顶多是惊异她出手为毛会那么快,可若是拍了连击符文给五倾使用,连击效果一出,恐怕五倾会被那诡异的现象惊吓到继而怀疑人生。

    破甲符文和幸运符文是安全的。

    吸血符文是过了明路的。

    排除掉连击符文,还可以再拍两个增幅类的符文。

    是的,没错,一共是五个。

    福灵心至在此剑上用了失败率极高的万锻法,使得飞剑的品质立时提升,远超她现在的炼剑水平。

    这种成功极其偶然,也不知道五倾是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若不是此剑乃是栖霞剑修的专属定制,要配合相应的功法和剑灵,她都想偷偷留下了。

    可以这柄飞剑是她目前身为炼剑师作品中最顶端的那一个,不拍满符文墨染衣一定会遗憾的。

    初级力量符文是首选,初级敏捷符文可以提高攻击速度或施法速度,初级耐力符文是加防御的。

    加防御的耐力符文和飞剑中空区域卸力的设计有所重叠,可想一想五倾的战斗风格,似乎双保险也是不错的选择。

    权衡再三,墨染衣还是选了初级敏捷符文,提高20%的速度,她很想知道,在速度短板的栖霞剑修身上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五个符文陆续拍上去,剑身上的符文从清晰到隐退,从外观上看似乎没有多大的变化,可墨染衣作为炼制这柄飞剑的炼剑师,明显能感觉出这柄飞剑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

    墨染衣炼剑用了整整十天。

    五倾就在外面盘坐,等了十天。

    以至于墨染衣出来第一眼就看见了他,立时站定不动。

    两个人诡异的对视了一阵。

    良久,五倾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谁都知道越是品级高的飞剑越是难以炼制,为他这个化神期修士打造专属的飞剑,失败个几次都是可以理解的,材料本就准备的十分充足,待统领有暇,再帮忙炼制就行。

    炼剑的材料有了,剑灵有了,连炼剑师都是现成的,他还有什么等不下去的呢。

    就在他酝酿好要说的话,欲张口之际。

    墨染衣抛给他一个剑匣。

    慌忙接住,五倾的脸迅速的开始泛红。

    内心十分鄙夷自己,幸好那些酝酿的话没有说出口,不然就真真的丢脸了。

    说什么理解,愿意等之类的,看到剑匣的那一刻还不是惊喜到失态,慌手慌脚的样子就像他初初拿到属于自己第一柄飞剑的时候。

    定了定神。

    五倾真君这才发现手上的剑匣出于意料的好。

    有些炼剑师会给经自己手炼制的飞剑配备剑匣,源于对自己作品的一种特殊感情,希望得到它的人也能够珍之重之,诚意相待。

    他不清楚墨统领是不是一直有这样的习惯还是偶尔的心血来潮,栖霞剑门的修士有且只有一柄飞剑,都是随身携带,寸步不离身,剑匣会阻隔飞剑与外界接触,不适合栖霞剑修,他就从来都没用过此物。

    五倾真君:……

    日后不用这剑匣的话,墨统领不会介意吧?

    剑匣开启,里面的飞剑露出真容。

    静静躺在剑匣中的飞剑,宛如一件艺术品,在阳光的照射下,星河璀璨,炫目之极。

    持剑在手中,立时就能感受到贴近皮肤处属于飞剑那种独有的锐气。

    五倾真君精神一振,更为仔细的端详起来。

    其上不规则的小镜面似乎别有深意,指腹慢慢的顺着剑身攀附向上,单薄的剑身手感却十分坚硬。

    随手划出一剑,五倾吃惊的看着手中的飞剑。

    不相信的再次划出一剑,又一剑,又一剑……

    墨染衣看着抽风般在那左一下右一下,划来划去的五倾真君。

    稍稍安慰了点她受伤的弱小心灵。

    呜呜呜呜呜……

    蓝瘦……香菇……

    就算自用不了也可以收藏起来啊,以后没事拿出来看一看不要太开心。

    五倾真君已然激动的不能自己。

    他试剑的结果简直不能再满意。

    别看只是随手乱划,作为一个专业剑修,基本就这简单的几下就能确定飞剑的优劣。

    流畅,非常的流畅,没有任何阻隔感。

    没有破空声,无声无息。

    锋利的能将空气轻易的推拒开。

    飞剑本身的重量和他之前那柄相差不多,可剑在手中那种可随心所欲的灵活感是过去所不曾有的。

    他等不及回去,当下开始融合剑灵。

    *

    剑灵甫一归位,周遭的天地灵气立时有所变化。

    兴奋的向飞剑所在的地方涌去。

    浓郁的灵气汇聚集中,剑身逐渐散发出星芒以外的光辉,蒙蒙的灵光笼罩整个剑身,几道彩光轮番交替,

    五倾真君手腕一抖,一道剑气射出,地面被深深的划出一道口子,深不见底。

    真元灌注,剑光暴涨,这一片天地的灵气疯了一样的剧烈波动着。

    飞剑所在更像是一个黑洞,将灵气一丝不剩的吸入,剑身中央蜿蜒的缝隙处,浓的化不开的灵气在层层叠叠的镜面之间来回打转,逐渐形成一道流窜在蜿蜒中的气旋。

    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声音发出,静谧的诡异。

    墨染衣又扔过去一柄飞剑。

    五倾接过,毫不迟疑的拦腰斩去。

    清脆的剑鸣之音不绝于耳,细细密密的像那雨季连绵不绝的细丝。

    用来试剑的飞剑一分为二掉落在地。

    一眼望去,剑断处的切口平整如镜。

    嘶!

    竟是如此锋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