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第二十八章 在神棍的道路上渐行渐远

  [感谢:柠檬大虾的评价票,爱已了无痕迹,龙玄成同学的打赏!]
  进来的两名四川汉子自然是青城派弟子,年轻的那位是余沧海的儿子,至于名字神马的王动早就忘记了,反正也就是原著里的死龙套,没有记得的必要。
  知道大戏即将上演,王动不再插手,就在一边冷眼旁观,静看着事情发展,接着余沧海的儿子调戏岳灵珊,林平之看不下去,英雄救美,对方则反唇相讥,很快就发展成了一场大乱斗。
  即使以王动的眼光来看,这双方的武力都上不得档次,但到底还是青城派更强一些,很快林平之就落入了下风,余沧海的儿子极尽嘲讽,分了心神之际,异变突起,林平之一刀插进了他的小腹。
  一场没有丝毫技术含量的乱斗戛然而止,唯一给王动的启发就是,打架就老老实实打你的架,千万别乱放嘴炮,保不齐对手就会突然黑化,爆小宇宙那就麻烦了。
  “余师弟,余师弟!”那名年纪较大的青城弟子大叫起来,突然转身奔出了店外,翻身跃上了马背,匕首一挥,割断了缰绳!
  也就在这时,银光一闪,砰然一声,打在了这汉子的头上,只听得咔嚓一声,这汉子仰天一声大叫,倒毙于地。
  林平之,四名镖头都呆了一呆,随后目光看向了王动。
  王动走过去,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银锭,喃喃道:“怪不得都喜欢用银子打人,这感觉真心不错啊!”说着,嘿然一笑,“林公子,我说你不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大祸将临头,断得可准?”
  “你!”林平之为止语塞。
  那四名镖头则是对视一眼,不动神色的上前,呈包围状朝王动逼近。
  “怎么?几位难道打算杀人灭口,恩将仇报么?呵,这种事情我劝各位还是放弃吧,保不齐就会碰得头破血流呢。”
  王动并没有在意这四名镖头,迎着对方亦步亦趋的上前,距离仅有三步之际,身形突然一闪,那四个镖头只觉得眼睛一花,呼啦一声,王动已穿过四人阵营,出现在了他们身后,正面对着林平之。
  “好快的身法。”
  四名镖头彻底被镇住了,脸色当场就是一白。
  事实上,练了神行百变之后,王动的身法确有过人之处,但落在一流高手眼中也是平平无奇,可福威镖局里纵然是总镖头林震南的武功亦是平庸得很,更别提这几个小虾米了。
  林平之也吓了一跳,惊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何目的?”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林公子眼下准备怎么办呢?”
  “什么怎么办?”林平之疑惑道。
  王动嘿然道:“林公子真是喜欢说笑,你总该不会认为杀了这两个人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吧!”
  他抛了抛手上银锭,笑道:“林公子出手阔绰,王某倒也不能小气了,罢了,再免费赠送你一个消息吧。”
  他唇角浮现出一丝笑容:“其实,这两人都是青城派弟子,而他——!”指了指那个年轻汉子的尸身,淡淡道:“他正是青城掌门余沧海之子。”
  “什么!”林平之脸色大变,另外四名镖头也是骇然色变,失声惊呼起来,五个人都愣住了,足足呆愣了好半晌,林平之望着王动,涩声道:“此人真是余沧海之子?”
  “如假包换。”
  王动点了点头。
  “你既然早已知晓,为何不阻止我?”林平之跺脚道。
  “嘿!林公子急于英雄救美,一展英雄本色,我怎么舍得扫公子的雅兴呢?而且,我若是阻止了你,又岂能看得到这么一场好戏?”
  “再则,即使我阻止了又如何?该来的始终会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是福是祸,总归是需要去面对的。”
  一个镖头沉声道:“别忘了,杀人之事,你也有份。”
  “啧啧啧!你这人可不够厚道,我帮了你们,你倒好意思拿此来说事儿。”王动啧啧几声,耸了耸肩,“不过那又如何?我杀的只是一无足轻重的青城弟子,你们杀的却是余沧海之子!再则即使余沧海亲至,这放眼天地之广阔,何处不能藏身?只可怜福威镖局家大业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瞧着林平之脸色阴晴不定,王动一笑道:“事情已然做下,林公子现在该想的是如何解决,且抵抗那即将来临之敌。”
  “我现在就将他们毁尸灭迹,我就不信有谁会知道。”林平之咬了咬牙。
  王动哑然失笑道:“我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想不到竟还有如此幼稚的想法,就算你毁得再干净也总有蛛丝马迹存在的,想要查出来比你想象的要简单得太多,而且纵是查无可循,你以为自己就能松口气了么?错了,我早已断言你有破命之相,即使没有这事儿,青城派也会倾轧而来,至于其原因,倒是另一桩事了,你无须知晓。”
  由于杀了余沧海之子,林平之一面心中怦怦直跳,惴惴难安,一面对王动生出高深莫测之感,他突然灵光一动:“请阁下教我解救之法!”说着,躬身长长一揖。
  王动道:“你我非亲非故,我帮你斩杀了敌人!你这群手下反有恩将仇报之心,试问我为何还要帮你?”
  “只要阁下肯帮我,我必定许以重金酬谢。”林平之沉声道。
  “重金么?那倒不错。”王动笑了笑道。
  “到底还是个贪婪之辈。”林平之心中暗道,不过反倒松了口气,对手贪婪,正好易于收买。
  “不过金银的话太过俗气!”王动指了指林平之腰上宝剑,“倒是公子这口宝剑不错,我很是喜欢,不知可否割爱?”
  “好!”林平之一口应下。
  “公子爽快。”王动又指了指店外那匹坐骑,笑道:“在下近日之内大概就要赶远路,舟车劳顿,困苦不堪,正缺一匹良马代步……。”
  林平之面露难色,他这匹白马乃是大宛名驹,是他的外婆在洛阳重价觅来,两年前他十七岁生日时送给他的,平素珍爱异常,舍不得有丝毫损伤。
  王动叹了口气,“看公子的样子,我倒是不好强人所难,还是算了。”
  “好,此马也赠给你。”
  林平之咬着牙齿道。
  王动笑了笑,“君子不夺人所爱,林公子既赠了我宝剑,倒是不好再收这名马了!我看在下还是买下来吧,省得良心上过不去。”说罢,顺手将那十两银锭塞进林平之手心里,豪气的一挥手:“不用找了。”
  林平之郁闷得想要吐血,大宛名驹千金不易,对方怎么敢用十两银子来买?而且还买得如此理所当然,最让他抓狂的是这十两银子还是自己打赏出去的……
  
  最快更新,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