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网游竞技 > 武侠世界大冒险 > 巴山夜雨话神剑——顾道人传 转
一:巴山顾道人的名字虽然经常在古龙小说出现,却从未登场,古龙也没有详细交代他的事迹。
  顾道人曾以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纵横天下,后来飘然隐去、不知仙足。曾经收下数个子弟,并在不同古龙小说中登场,如楚留香蝙蝠传奇中的柳吟松、萧十一郎的柳色青、陆小凤剑神一笑的柳乘风,在剑神一笑中提到,巴山顾道人隐去的时候,他的弟子也已四散。
  在陆小凤剑神一笑中提到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是一套需要用轻功配合的剑法。除了巴山顾道人之外,上面提及之巴山弟子也习此剑。在楚留香传奇大沙漠中高亚男在饮醉的时候曾使出,在蝙蝠传奇中,回风舞柳剑的剑诀落在蝙蝠岛主人原随云手上。
  ……
  二:第一湘妃剑,此时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在江湖上已经小有声名。“顾道人”未曾现身,巴山一脉以及巴山剑客在古龙的江湖中算是初试啼声。比较难得是,先生介绍了回风舞柳剑的一些招数。
  “巴
  山剑客”柳复明只见一团灰影,凌空而下,他十七年来,尽敛锋芒,从未和一人有过一剑之交,此刻心胸间但觉豪兴逸飞,朗笑一声,身形斜转,突地抖手一剑,柴
  化飞虹,向那凌空而下的老人刺去,口中一面朗笑道:“青萍剑木犊藏珠,十七年从未动过如此豪兴,哈哈!且吃我一招。”
  这老人不问可知,自然就
  是十七年前,含恨隐去的江南大侠“青萍剑”宋令公,此刻他亦自朗声一笑,大笑道:“好一招‘春风动柳第一技’,想不到我与你数十年相交,到头来还是要尝尝
  你这‘七七四十九式回风舞柳剑。’”说话之间,身随剑走,柴枝幻影,影幻千点,唰地,亦自攻出一剑。
  这长才盈尺的一段柴枝,此刻到了这“青萍剑”宋令公手中,竟像已变作三尺青锋,千点剑光,俱向那“巴山剑客”柳复明涌去。
  柳复明大笑一声:“我一招‘春风动柳’,换来你一招‘水动浮萍’,哈哈,妙极,妙极——”手腕一旋,掌中柴枝,倏地划了个半圈,平平挥起,向上一格,这
  一格刚中带柔,竟将宋令公击来的干点柴枝,具都封在外门,正是“巴山剑客”柳复明仗以成名的“回风舞柳”剑中,紧接着第一招攻势“春风动柳”的第二招守势
  “柳枝弹风”
  ……
  三:第二蝙蝠传奇,蝙蝠公子原随云惊才绝艳,号称会三十三中武功,这其中便有巴山顾道人的回风舞柳剑,自此以后巴山剑客的代表便不是柳复明,而是顾道人,关于
  顾道人这个名字的由来,如果探究一番,想必很有趣。书中亦提到顾道人平生只收了一个徒弟,而这一点和后来出现的顾道人颇有矛盾......
  原随云道:“我会的武功一共有三十三种,无论用哪种都可将你击倒。”
  胡铁花冷笑道:“你这三十三种功夫中最厉害的一种,想必就是‘吹牛’。”
  原随云非但不生气,反而笑了,道:“若是加上吹牛,就是三十四种。”
  胡铁花道:“其余的三十三种,你倒也不妨说来听听。”
  原随云道:“东瀛甲贺客的‘大拍手’、血影人的轻功、华山派的‘清风十三式‘、黄教密宗的‘大手印‘、失传已久的‘朱砂掌掌’、蜀中唐门的毒叶暗器……这几种功夫你们想必都已知道了。”
  胡铁花道:“还有呢?”
  原随云道:“还有巴山顾道人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少林的‘降龙伏虎罗汉’、武当的‘流云飞袖’、辰州言家的‘僵尸拳’、中原彭家的‘五虎断门刀’、北派正宗‘鸳鸯腿‘…”
  胡铁花道:“还有呢?”
  原随云笑了笑,道:“就凭这十种功夫还不够了吗?”
  ……
  四:昔年巴山顾道人创“七七四十九手回凤舞柳剑”仗剑走天下,剑法之高,并世无双。
  他生平只收了一个徒弟,却是俗家弟子,姓柳,名吟松。剑法虽不如顾道人之空灵清绝,但人品之清高,却也久受江湖之推崇。
  柳吟松生平从未与人给怨,只有一次到关外采药时,路见不平,伤了个不但劫财,还要劫色的独行盗匪。
  这独行盗就是魏行龙。
  他脸上的这条疤,就是柳吟松留下来的。
  ……
  五:萧十一郎,楚留香系列67年出版,萧十一郎70年出版,不过隔了三年,顾道人便多了一个徒弟,这一点上不得不怀疑此时顾道人在先生心里完全是个龙套角色了,完全不受重视。
  那中年人是一个人来的,穿的衣服虽然并不十分华贵,但气派看来却极大,腰畔系着的一柄乌鞘剑。看来也非凡品。一双眸子更是炯炯有神,顾盼之问,隐然有威,显见是个常常发号施令的人物。
  风四娘早就留意到他了,此刻忍不住问道,“那人是谁?”
  杨开泰道:“你不认得他?奇怪奇怪!”
  风四娘道:“我为什么就一定要认得他?”
  杨开泰压低声音,道:“他就是当年巴山顾道人的衣钵弟子柳色青,若论剑法之高远清灵,江湖间只怕已很少有人比得上他了!”
  风四娘也不禁为之动容,道:“听说他的‘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已尽得顾道人的神髓,而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你看过吗?”
  杨开泰道:“这人生性恬淡,从来不喜欢和别人打交道,所以江湖中认得他的人很少,但却和嵩山的镜湖师兄是方外至交,所以我才认得他。”
  ……
  六:第四大人物,此刻小李飞刀已成为传说,而顾道人似乎依旧在江湖上偶露侠踪,这不得不让人质疑顾道人所处的年代及其年龄,莫非此顾道人已非彼顾道人??
  田思思道:“谁能算天下第一?”
  秦歌道:“小李飞刀。”
  说出这四个字时,甚至连他脸上都不禁显出景仰敬重之色。
  无论谁提起“小李飞刀”这名字时,都不能不佩服的。
  不佩服的人早已全都“再见”了。
  田思思也不禁为之动容,道:“你说的是不是李寻欢李探花?”
  秦歌叹道:“除了他还有谁?”
  田思思问道:“听说他躲隐已久,现在难道还在人世?”
  秦歌道:“当然还在,这种人永远都在的。”
  他说得不错。
  有种人好像永远都不会死的,因为他们已永远活在人们心里。
  田思思道:“我们不算那些已躲隐的人,只算现在还在江湖上走动的。”
  秦歌道:“那就不太多了。”
  他想了想,又接着道:“少林掌门无根,内力之深厚,无人可测。”
  田思思道:“你跟他交过手了?”
  秦歌道:“没有,我不敢。”
  田思思嫣然道:“好,算他一个。”
  秦歌道:“还有武当的飞道人,巴山剑客顾道人,大漠神龙……这些人我也最好莫要跟他们交手。”
  ……
  七:第五碧玉刀,此顾道人果真非彼顾道人,莫非古龙已经意识到“顾道人”已经混乱了,索性将计就计,一乱到底,此处的顾道人,居然会是一个酒馆的名字,而顾道人也不过就是一个姓顾的道人而已了,至于巴山剑客,古龙一字未提......
  用竹竿高高挑起的青布酒帘,已洗得发白,上面写着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
  就是顾道人这三个字。
  “顾道人”竟是个酒馆的名字。
  这酒馆只不过是二间用木板搭成的小屋,屋子里阴暗而潮湿,堆满了酒缸,木屋前的竹棚下也摆着一只只的大酒缸,酒缸上铺着白的木板,就算是喝酒的桌子,客人们就坐在旁边的小板凳上喝酒。
  杭州城里有很多冷酒店,也都是这样子的。
  这里酒店只是卖冷酒,没有热菜,最多只准备—点煮花生、盐青豆、小豆干下酒,所以来也多半是会喝酒的老客人。
  这种人只要有酒喝就行,既不分地方,也不分时候,所以现在虽然还是上午,但这酒店的桌子却已经摆了起来。
  一个斜眼的小癞痢,正将一大盆盐水煮的毛豆子从里面搬出来,摆在柜台上已经有两个长着酒糟鼻的老头子在喝酒了。
  华华凤和段玉已坐了来等了半天、那小癞痢还未过来招呼。
  段玉试探着问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小癞痢翻了翻白眼,道:“我若处这里的老板,这地方就该叫小癞痢了。”
  段玉道:“老板是谁?”
  小癞是手往酒帘上一指,问道:“你不认得字?”
  段玉笑说道:“原来这个地方真有个姓顾的道人。”
  ……
  第六幽灵山庄,开篇古龙便说巴山剑客的衣钵传人顾云飞为西门所杀(后来我们知道这是个幌子,顾云飞实则为幽灵山庄所害),此时的顾姓已经和巴山剑客紧密地
  联系在一起,而顾家道观也颇有规模,可惜书中真真假假,巴山剑客的面貌相当模糊,然而欣慰的是,古龙又介绍了一个和巴山剑客有关的而且有趣的人物给我们:
  巴山小顾。
  “顾云飞:巴山剑客衣钵传人。
  罪名:杀友人子,淫友人妻。
  捕杀者:西门吹雪。
  结果:逃亡十五日,死于闹市中。(注:有的版本叫顾飞云)”
  一个修饰整洁,白面微须的中年道者,正是巴山小顾。
  一个衣着朴素,态度恬静,永远都对生命充满了信心和爱心的年青人,却是久违了的花满楼。
  他虽然不能用眼睛去看,可是他能用心去看,去了解,去同情,去关怀别人。
  所以他的生命永远是充实的。
  陆小凤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心里都会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温暖。
  那不仅是友情,还有种发自内心的尊敬。
  云房中精雅幽静,陆小凤进去的时候,他们正在谈论木道人那天在酒楼上看见的事。对这个话题陆小凤无疑也很有兴趣,故意将每件事都做得很慢,尽量不让自己的脸去对着这些人。
  他们对他却完全没有注意,谈话并没有停顿。
  “西门吹雪说的是真话,”木道人的判断一向都很受重视,“能接得住他那一轮快攻的,绝不会超出五个人。”
  “你也看不出那黑衣蒙面剑客来历?”问话的是巴山小顾。
  他自己也是剑法名家,家传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与武当的两仪神剑,昆仑的飞龙大九式,并称为玄门三大剑法。
  ……
  第七碧血洗银枪,回风舞柳剑有七七四十九手,但是有七七四十九手的不一定是回风舞柳剑,至少连云山的横云遮日剑亦是四十九手,本书中巴山剑客再次客串,而
  古龙也说明一件事,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是顾道人创立的,那湘妃剑中柳复明所使的回风舞柳剑又作何解释?或许柳复明所处的时代晚于顾道人吧、、、
  她忽然又问:“你们知不知,三十年前,江湖中有个叫”无十三的人?“
  “吴十三?”
  大婉道:“不是周吴郑王的吴,是虚无的无。”
  “他为什麽要叫无十三?”
  “因为他自己说他是个无名无姓无父无母无兄无弟无姊无妹无子无女无妻无友的人。”“这也只有十二无,”马如龙问:“还有一无是什麽?”
  “无敌。”
  “无敌?”马如龙不信道:“真的无敌?”
  “三十年前,他才二十三岁的时候,就已横扫江湖,无敌於天下。”
  马如龙还是不能相信,“三十年前的事并不算久远,为什麽至今就已没有人知道。”铁震天忽然插口,“有人知道,我就知道,”他说得详细而肯定,“那一年是庚子,我才十九岁,是在九月重阳那一天,才听人说起他的名字的。”
  “你老却能记得这麽清楚。”
  “因为那一天正好是我的生日,”铁震天道:“也因为他正好是在那一天击败连山云的。”
  连山云是当时的顶尖高手,以“横云遮日七七四十九剑”名震江湖,剑势绝不在创立“风舞柳七七四十九剑”的巴山顾道人之下。
  ……
  第八三少爷的剑,顾道人依旧客串,此时他乃当世的武林名宿,武当的欧阳云鹤在他手下败过几招,便被认为最有希望继承武当道统,那反过来就说明顾道人的武功是相当之高了。
  武林中一向有七大剑派━━武当、点苍、华山、昆仑、海南、峨嵋、崆峒。
  少林弟子多不使剑,所以少林不在其中。
  自从三丰真人妙悟内家剑法真谛,开宗立派以来,武当派就被天下学剑的人奉为正宗,历年门下弟子高手辈出,盛誉始终不坠。
  武当派的当代剑客从老一辈的高手中,有六大弟子,号称「四灵双玉」。
  四灵之首欧阳云鹤,自出道以来,己身经大小三十六战,只曾在隐居巴山的武林名宿顾道人手下败过几招。
  欧阳云鹤长身玉立,英姿风发,不但在同门兄弟中很有人望,在江湖中的人缘也很好,自从巴山这一战后,几乎已被公认最有希望继承武当道统的一个人,他自己也颇能谨守本份,洁身自好。
  ……
  第九英雄无泪,本书中古龙告诉了我们一个有关巴山顾道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讯息,那就是顾道人的佩剑名号,叫绿柳。
  黑衣人忽然拔剑,冷森森的剑气立刻逼人眉睫而来,闪动的剑光竟是碧绿色的。
  “这柄剑叫绿柳,是巴山顾道人的遗物。”黑衣人轻抚剑锋:“昔年顾道人以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纵横天下,死在这柄剑下的成名剑客,也不知有多少了。”
  ……
  第十风铃中的刀声,此时,巴山顾道人的住处,不再是道观,而是回风山庄,而巴山一脉亦有了门户之争,此时的顾道人,该是“小顾”了吧,否则,这位武林名宿也太长寿了......
  先说话的是监斩官:“刑部总执事姜断弦,五十四岁,祖籍大名府,寄籍西皇城,接受大小差使一向称职,现宫从五品,领御前带刀护卫缺。”他问姜断弦:“对不对?”
  “对。”
  “这是你在官方的履历,我对你这个人知道的当然还要多一点。”
  “哦?”
  “我们好像还曾经见过一次。”
  “是的。”姜断弦终于说:“七年前,我们曾经在巴山的回风山庄舞柳阁见过一次。”监斩官眼中露出一股冷酷惨厉的笑意:“想不到你对这件事也记得这么清楚。”
  姜断弦眼中也有同样的笑意。
  “想不到那一次你已经注意到我。”
  “那一次你一出现在人丛中,我就已注意到你,而且很快就认出了你的来历。”监斩官说:“我相信你一定也很快就认出了我。”
  “怎见得?”
  “因为那一次你本来是要去对付顾道人的,你好像决心不让他接掌巴山的门户,可是你看见我之后,很快的就从人丛中消失了。”
  姜断弦阴沉沉的笑了笑。
  “不错,我的确是因为认出了你才退走的,因为我没有对付你的把握。”姜断弦说:“我也不想结下你这样的大敌强仇。”
  “我明白你的意思。”监斩官说:“站在你敌对的一方,也同样不是件愉快的事。”“我承认。”
  ……
  第十一剑神一笑,西门用剑,顾道人亦用剑,古龙用剑神一笑为顾道人这个神奇的角色做最后的注解,再是恰当不过了。此时的巴山一脉,已然凋零,江湖上,虽然有巴山第一嫡传掌门弟子柳乘风,可古龙说,“别人最佩服他的,并不是他的武功,而是他的人格。”
  尤为巧合的是,我在先生的十一部作品中找到巴山顾道人的踪迹,而剑神一笑中,正是第十一回的目录,叫做“巴山夜雨话神剑”:
  春夜、春雨、巴山。
  春夜的夜雨总是令人愁,尤其是在巴山,落寞的山岭,倾斜的石径,泼墨般的苔痕,多少前辈名侠的凄惨往事都已被埋葬在苔痕下,多少春花尚未发,就已化作泥。
  春泥上有一行脚印,昨夜雨停后才留下的脚印。
  今夜又有雨。
  在苍茫的烟云夜雨间,在石径的尽头处,有一座道观,香火久绝,人迹亦绝,昔年的冲雷剑气,如今也已不知有多久未曾再见。
  自从昔年以“七七四十九手回风舞柳剑”名动天下的巴山剑客顾道人飘然隐去,不知仙踪之后,他的子弟们也已四散。
  这个曾经被醉心于剑的年轻人们奉为圣地的道观,也已渐渐荒凉没落,所剩下的,唯有一些神话般的传说,和苔上的一道剑痕空留凭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