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说 > 校园篮球风云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世兄弟人
    没有太多的客气,两队来到中圈摆开阵势,而颜雨峰与宋坤在场边席地而坐,目送主裁将球抛到天空,王清与刘小可立即跳起,探手去争球。

    看着跃起在空中的两人,颜雨峰眼睛眯了起来,心里涌起了一阵触动。

    “终于又要开始了。”他心里感触的想到。

    王清身高208,不仅身高臂长,而且弹速颇快,他抢先一步触碰到了翻滚在半空中的篮球,篮球偏向右侧飞去,被早已准备着的赵响一把抱着怀里。

    在北体校队里,队员的实力平均,除了宋坤能力突出一些之外,并无二者,正因为如此,北体一直就不存在主力替补的界限,只是根据每一个人的特点来安排既定战术。例如北体习惯在第一节使用131半场压迫式防守,用强度来先刷点分数,为接下来的比赛开个好头。

    赵响的打球特点是反应特别快,无论是进攻和防守上,更适合131战术。所以他一拿到球权,直接分给前来接应的控卫伍天,自己飞快的沿着边线往底角奔去。

    伍天直接拿球快下,吸引了作为控卫的北野注意,然后顺便拉扯上了分卫鲁花的跟随,而跳球得手的王清落地就径直冲向北阳的内线。

    伍天并没有让球在自己手里停留太久,直接抖手传给后面跟上的小前锋陈亮,陈亮只是作为篮球的中转站,他直接手递手的将球传给了快进的王清。

    王清的拿球,威慑力几何上升,顿时吸引了回防的刘小可和项杰的注意,他们两人迅速提上,想把往内线持球杀进来王清包夹堵住。

    就在三人即将相聚的时候,王清手一扫,将球直接传到了底角早就落位许久的赵响手中,后者接球就跳起,投了一个他最擅长底角三分。

    篮球刷框弹出,被惊出冷汗的夜长风跳起摘下,作为赵响的防守者,夜长风刚才被北体一系列的跑位牵扯住了,当赵响出手的时候,他还远在上线站着。

    所幸没有命中,夜长风运球开始前行,一边挥手让队友迅速过半场落位。

    场边的颜雨峰对宋坤说道:“一开始就是战术?”

    宋坤笑了下,回答道:“到了我们这个档次,每一个回合都是战术。”

    颜雨峰没有接话,他开始观察接下来的北阳进攻。

    夜长风拿球在外线徘徊,面前的赵响非常警惕的跟他保持一个进可封盖,退可防突破的距离。

    夜长风并没有妄动,他招手让鲁花来做个挡拆,然后迎着鲁花过来的方向移动,赵响马上跟上,他的余光感觉有个红色的身影在快速向他靠近,他马上呼喊队友来换防。

    就当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挡拆的时候,向左移动的夜长风忽然一个拉球,换手反向来个加速,向右侧突破。

    赵响措手不及,重心的转换让他的滑步慢了半拍,眼睁睁的看着夜长风突破了他的防守,直接向篮下杀去。

    镇守内线的王清和左侧翼的丁建都被吸引住了,马上将防守位置提前,准备封堵夜长风的突入。

    夜长风却没有单干,他一个斜传击地,将球传到了同样一直在底角鲁花,鲁花接球就做出了要投篮的手势。

    一直在右侧翼的陈亮马上放弃了去补防夜长风的念头,马上下底去封盖干扰鲁花,岂知鲁花只是一个假投真传,他直接上传,将球传向右侧翼三分外,刚刚传完球拉出来的夜长风。而他的面前此时空无一人,这一次夜长风完全没有客气,张手就是一个三分。

    篮球穿网落下,北阳替补席上的众人爆发出一阵喝彩叫好声,坐在角落悄悄看球的程老也夸了一句:“这个战术不错。”

    被对方戏耍了一次防守,王卫表情并未有变化,他附和道:“这个里外突分,很熟练。”

    这次轮到宋坤问:“一来就玩战术?”

    颜雨峰回答道:“高中这个层次,总是也有战术的吧。”

    被微微反击了下的宋坤笑了笑,继续看球。

    两队互怼一次之后,局面渐渐打开,场上的十人也逐渐抛开了杂念,开始投入到这一场对于彼此都是意外的比赛中。

    北体在大超排名一直靠前的,24支球队里,位列十甲之中。跟这样的一支球队打对抗,绝非一般球队可以坚持的。

    尽管夜长风发挥异常火热,但是面对身体素质,战术素养,以及实力配置全面碾压的北体,十二中打得很被动。

    第一节时间过半,已经是16:9,北阳落后7分。

    从纸面上,7分并不多,但是从场面上去看,就完全不一样了,北体利用成年人的力量和更强的战术素养,压着北阳,无论是进攻和防守,都堪堪危及。

    若非夜长风两个三分和一个罚球,加上鲁花的一个上篮,可能第一节还没打完,北阳就要被打崩。

    颜雨峰面色平静,在他接受北体的邀战,就有考虑现在的局面。他没有妄想以北阳现在的实力可以跟北体这样的半职业化的球队打个五五开。

    宋坤在一边说道:“要么来个暂停?”

    宋坤的潜台词颜雨峰自然清楚,无非就是希望他上场,顺便也可以解放自己,同场竞技。

    但是颜雨峰还有更深的打算,他站了起来,宋坤连忙惊喜的跟着站了起来。

    “是要暂停,但是我还没打算这么早就上场,你要耐心点。”颜雨峰对宋坤说了句,然后向北阳的替补席走去。

    宋坤只好无奈的摇了下头,也向己方的休息区走去。

    随着北阳的一个暂停,比赛被中止了,角落看球的王卫皱着眉头奇怪的念道:“这比赛到底有什么意义?两队实力差距太大了!”

    “再看看。”程老一点都不急,老神在在的那眯眼说道。

    北阳替补席,上场的五人汗流浃背,大口的喘气,跟成年队打球,那种对抗和强度,绝非是这群少年平常所能遇见的。

    “上智,莫峰,你们待会上,刘小可,项杰,你们两人下。”颜雨峰先吩咐了换人,然后拿出战术板,对大家道:“我们要避免陷入对手的肉搏中,发挥速度,尽快的倒球,三传之内就要出手,不要去在乎进攻时间也不用考虑命中率。”

    “上智,你要全力奔跑起来,不要跟任何防守人纠缠,尽快过半场,将球传给队友或者直接上篮进攻。”

    “北野,之所以把你留在场上,因为我要借用到你的场上热情,去释放,得到球权,你要放开自己去打球,无论传球还是进攻,你都要坚决。”

    “长风,你要保留体力,让自己退到幕后,成为第三进攻选择,让自己的命中率提高,不要过多的跑动,你要明白你才是队里最稳当的得分点。”

    “鲁花,你要去当球场的搅屎棍,在攻防上,要做到去破坏,去吸引,去拉扯,利用你的身体,去打乱对手的布防站位。”

    “莫峰,你是全队最重要的环节,你的身体也是全队最强的,你要保护好篮板的同时,也要快速移动起来,去做全队的支点。不要节省体力,这群半职业的对手,过不了多久,你就是跟他们同级别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最后,颜雨峰盯着莫峰,喊道。

    莫峰咬着牙点着头,颜雨峰见莫峰懂了自己的意思,便拍手对大家说道:“记住我之前跟大家一直提的小球战术的精髓,就是要快,什么都要快,天下武功,无快不破!好了,现在上场,好好展现出来吧。”

    北阳轰然一起呐喊起来,然后抖擞精神,重新回到球场。

    颜雨峰没有回到中线那边,坐在椅子上,对王学超道:“教练,我们一起来记录下每个人的数据吧,后面的比赛,我需要这个数据来做参考。”

    刚才颜雨峰在安排战术和人选的时候,王学超一直在旁观,他并没有失落,反而很开心的看到颜雨峰的成长。

    此刻闻言,他便扬了下手中的本子,笑道:“这个由我一个人来就可以,你好好看球,明白吗?”

    颜雨峰有些意外,同时也颇为感动,他无声的点头。

    比赛已经开始了,上智拿球就开始急速奔跑,赵响跟陈亮一开始还想去延误下,但下一刻就马上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上智实在太快了,他飞奔的双腿只看得见腿影,几步之后,就已经跨过了中线。

    同时,北阳的其他人也疯狂的加速向前场奔跑,这一次的全队加速,直接把北体的节奏打了起来,只见全场满是球鞋摩擦地板的吱吱声和呼喊协防跑位的呐喊声。

    欧阳上智过了中线,见面前无人阻挡,跑了个兴起,运着球就往三分线里冲去,内线的丁建不敢过于上前逼抢,大声呼喊前方伍天去盯防,欧阳上智没有等伍天逼近就直接将球横传给刚跑到三分线外的莫峰,莫峰拿球不停手,又短传给同样刚落位的夜长风。

    夜长风根本不犹豫,跳起就投,脚刚落地,就扭头往回跑。

    篮球砸在前框探出,被北体的中锋王清一把摘下,他正想来个快攻,却发现,北阳十二中的所有人,早就已经撤回了中线,最快的北野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防守区域三分弧顶处。

    北体没办法,只好放缓了节奏,准备一轮阵地战。

    中锋刘小可的下场,让北阳的内线很薄弱,但是同样让北阳的整体协防,变得更加迅速,北体的几次倒球都没有传出很好的空地,最后将球吊传给内线的丁健。

    丁健拿球还没站稳,身边就已经多出两人,他连施展区域都没有,一只手已经虚切持球的他几次,被他堪堪躲过。

    丁健想传又想攻,这一犹豫,面前又多了一人,北阳忽然变戏法一样,把内线拿球的丁健团团抱住。

    这一次,丁健再也护不住篮球,双手一空,篮球已经被北野狠狠的切去,断球成功的北野根本就不停留,也不去找人,抱起篮球就往前场冲。

    而在他的身边两侧,鲁花跟莫峰正在奋力奔跑。

    在他的前方,已经在高速回防的伍天,赵响,陈亮三人已经侧身倒退,一边奔跑一边高度关注持球的北野。

    这是一个三打三的局面,快攻是每一支球队必练的项目,而对于北阳,即使是在最虚弱的时期,他们的快攻依旧是犀利无比,引以为傲的群体技能。

    北野只是运了一次球,就起三步向前奔去,在第三步抬起脚的时候,人跃在空中将球扔给了右侧的莫峰。

    莫峰接球同样直接起三步,同样也在第三步跳起,人在半空中将篮球回传给还在向前奔跑的北野。

    北野跳起去接球,在空中接住篮球后,未等人落地,再次横传给左侧高速插上的鲁花。

    鲁花已经一脚踏进了北体的三分线,他单手接球,向前迈出一步的同时,运球一次,接着迈开步伐就往篮下去上篮,而北体回防的三人,此时居然才刚回防到罚球线附近。

    他们三人,居然在短短几息内,被后面下快攻的北阳三人组,后来居上,直接被通过快捷迅速的传球,集体被突破了。

    当看到光头鲁花已经迈出第三步,跃起在空中,托球靠近篮筐的时候,最前方的赵响还距离鲁花至少三米开外。

    人落球落,鲁花一个半旋身,奋力回跑,在他前方,是已经提前回防的北野,莫峰两人。

    整个快攻快如闪电,传接得分一气呵成,就算是场下看球的众人,都觉得目不暇接,还没看清球是怎么传的,球已经入框落下了。

    “就是这样!”场下的颜雨峰激动的站了起来,大声拍手喝彩。

    身边的王学超也很激动,这样的快攻,已经是许久未见,依稀在去年全国大赛上,才有那么几次惊艳之作。

    就连坐在角落里看球的两人,也有些吃惊,王卫叫道:“这快攻质量真高。”

    “这是超常发挥吗?”他又觉得惊奇,连忙去求教身边的老者。

    程老却轻摇道:“这是演练的套路,绝非例外。”

    宋坤也有些意外,他在场边大喊了几声,要求大家注意控制篮板,保护球权运转的合理性。

    两队继续开始厮杀,这一次,北阳表现得更像一个不管不顾的野孩子,即使你一套又一套的战术来表演,北阳十二中就是跟你玩快的,没有阵地战,没有复杂的传切,只有快速的突分,疯狂的折返跑。

    每一个拿到球有空档的北阳球员都会选择进攻,而剩余的人,三人回防,莫峰一人去冲抢篮板。

    这样的比赛节奏让北体也情不自禁的带动了起来,他们被打出了火气,各种进攻的不合理开始频繁出现,得分效率飞流直下三千尺,整个场面陷入一片混乱当做,当第一节结束的哨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纷纷去看墙壁上的比分牌。

    LED大屏幕赫然的标示着:21:15,北阳不仅追上了两分,还成功的跟北体打成了一团。

    王卫的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但是程老的一番话却让他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局面。

    程老先是说道:“这样的战术,小王,你知道是什么吗?”

    王卫有些疑惑,但还是说出了心里的认为:“我觉得就是快打旋风嘛。”

    程老摇头轻笑道:“只说上一点点,这不是七八十年代我们擅长的小快灵,而是脱胎与此的新战法。”

    “小快灵还讲究跟阵地战结合,但刚才这支球队,可就不讲究这个。”程老见王卫依旧不确信,便解释道。

    “也可能是战术素养不到家?”王卫这样认为。

    “再不到家,至少也要学得有模有样,怎么会连阵地战都没有,我看,这就是现在美国刚开始流行的小球战术。”

    王卫惊讶了,但同时却下意识认为程老没有说错,众所周知,程老跟其他的国内篮坛元老不一样,他是一个活到老学到老的人,在今年上半年,还自费去了美国学习篮球理论,他几乎每年都会出版一本讲解篮球的基础知识的工具书。

    在国内篮坛,程老特立独行,凡是篮球有关的,他都有极大的兴趣去了解和学习,大到战术潮流,小到技术理论,几乎什么都会去专研,他也被其他的老伙计笑称国内最年长的篮球新人类。

    “这个小球战术可是厉害的新生玩意,我自己还没看懂一二,居然今天能看到,真是怪哉了,这个队的教练是谁?”程老很是好奇。

    第二节比赛在聊天中,开始了,北阳依旧坚持自己的小球战术,而北体显然还是没有寻找到更好的办法来解决,场面一开始,就显得很混乱。

    北阳就在混乱中,一点一点的慢慢的偷分。

    当第二节结束的时候,双方比分已经来到了36:31,北阳又往前偷了一分。

    下场的赵响大口喘气,一看到宋坤就嚷道:“这是什么鬼战术,简直太磨人了。”

    宋坤的表情也不好,一支完全弱于他们的对手,居然胡搅蛮缠的能咬住比分,这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幸好刚才没跟颜雨峰坐在那,否则自己的脸都没地方搁了。

    “没事,你们没看到对面已经快跑不动了吗?”宋坤沉声道。

    大家信然,刚才北阳下场的那副模样,就差是爬出去了,这样高强度的战术体系,觉得常人可以持久坚持的。

    而在北阳的替补席,颜雨峰正一个个夸奖,最后他说道:“一节半,我们可以做到跟比我们强大很多的对手抗衡,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上半场大家的表现,证明这个战术,我们有信心可以在复活赛上打败任何对手,大家说,是不是?”

    “对……!”虽然力不足,但大家的情绪却非常高涨。

    夜长风满脸通红,汗水如拿了瓶水在头顶浇下一般,水流如注的往地上趟。但是他的内心很兴奋,上半场,北阳31分,他拿了20分,这可是在大超强手里拿的,这一站,让他本来有些不自信的他,重新焕发出斗志来。

    “下半场,我来,之前没打的,跟我上。”颜雨峰接下来的一句话,让全队为之一震。

    “胡定远,刘小可,孙明,你们跟我上,我们打一下常规战术。”说到这,颜雨峰把目光看向还在那给大家拿水递毛巾的江渔。

    “江渔,待会你打组织后卫。”

    此话一出,不仅让所有人都听呆了,江渔本身都惊住了,他觉得浑身的血在往头上涌,一直头晕目眩的感觉。

    “我带你,放心。”接下来的一句话,忽然就让江渔平静了下来,看着颜雨峰平静的眼神,江渔重重的点头。

    “加油,江渔。”孙明喊道。

    孙明的话,惊醒了大家,每个人都笑着去拍江渔,纷纷给他加油助威。

    “小子,颜指导带你飞哦,是飞哦。记得坐稳哦。”已经累得瘫在椅子上的项杰,一脸怪笑,挤眉弄眼的笑道。

    队友的嘻哈打闹让江渔更加感动,他开始准备,虽然他早已经准备好了,但是他依旧觉得不安的坚持一次。

    而颜雨峰拿着球,来到球场,开始自己的热身运动,他对江渔喊道:“上来,热身。”

    “嗯,来了。”江渔局促的举手应道,他来到球场边线,看着明黄色的地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脚迈起,踏在了球场上。

    “我要努力,我要加油。”江渔在心里对自己喊道。

    孙明在后面推了一把江渔,对他笑了笑,向颜雨峰跑去。

    “待会怎么打?”他问道。

    “照旧。”颜雨峰淡淡的回答道。

    远处,宋坤看到了站在球场热身的颜雨峰,他有些惊喜,也有了一丝畏缩,但这样的感觉,一闪而过,他自嘲的摇了下头,对队友道:“下半场,我,赵响,王清,丁健,伍天,我们上。”

    这是北体最强的首发阵容,当大家听到队长这样交代的时候,不禁看向球场,随后顿时明了。

    “好的,队长,下半场,我们来真的。”王清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他站了起来,虎生生的喊道。

    “好,打起精神来。”宋坤也随之兴奋起来。

    看着北体休息区一片呐喊欢腾,王卫有些疑惑,但他随即认为可能是上半场打得过于糟糕,队长宋坤在鼓舞士气,便没多想。

    而程老却发现北阳的半场,多了一个陌生的少年,那少年无论从身高和体型,都远远强于之前上过场的球员。

    “这是?”程老狐疑的猜测起来。

    “滴……!”主裁吹了声哨子,示意第三节比赛马上要开始,颜雨峰站在球场上,回首对准备发球的孙明道:“把球给江渔。”

    孙明点了下头,拨手将球传了江渔,后者接住球后,心里发紧,顿时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了,孙明连忙喊了声:“走啊。”

    江渔如梦初醒,小心运着篮球往前场走,颜雨峰站在中圈,看着江渔向他走近,当来到他身边的时候,颜雨峰缓声道:“不用紧张,你只要把球运过半场,交给我就可以了。”

    江渔闻言连忙把球扔给颜雨峰,仿佛此时的篮球,太烫手了一般。

    颜雨峰也只能心里苦笑,不过对此,颜雨峰也知道毕竟是江渔的第一场比赛,难免如此,也不多说,他接住篮球,慢慢的向北体逼近。

    与上半场北阳的疯狂相对比,此刻的北阳显得很安静,每个人都站定了,所有的人都注视着颜雨峰,整个球场,只能听到颜雨峰那不紧不慢的拍球声。

    对于北体,这种感受更加清晰,宋坤看着慢慢逼近他的颜雨峰,他能听得到自己的心跳,不由往下更俯得深一下,两手张开,轻轻的滑步。

    颜雨峰已经来到了宋坤的面前,他看了宋坤一眼,随即放眼去看全场,出人意料的,他将球传给了站在他不远处,右侧三分线弧外的孙明。

    孙明心有灵犀,他运球向颜雨峰方向移动,与之擦肩错开后,孙明忽然加速往左侧绕去,可他的手腕却一抖,一个腰后背传,再次把球传给了颜雨峰。

    颜雨峰在接球前的节奏是不紧不慢的,但在接球的一瞬间,忽然双肩一晃,做了一个倾身向右的突破动作。

    已经万分警惕的宋坤顿时吃了这个假晃,他的重心明显左移,而颜雨峰却已经来到了他的右侧平肩处,其速度之快,令人吃惊。

    这就是最近在训练中,颜雨峰一直强调的一步运球,快速摆脱的动作纲领,突破宋坤后,颜雨峰摆头迅速扫看全场此时动态,一个抖手,将球横传给已经跑到左侧翼三分外的孙明。

    孙明接球出手,篮球在空中翻滚速度极快,一个箭头就砸在篮筐內沿入框命中。

    孙明高扬着投篮的右手,往后倒退,同时满脸欢笑的看着慢慢跑出北体内线的颜雨峰。

    这是两人多年配合的默契,不过一直是在野球场,而今天,终于出现在了正式比赛中。

    “真快!”被晃过的宋坤咧嘴说了句,他重新振作精神,接住赵响发出的底线球,往前场奔去。

    来到了颜雨峰的面前,本来宋坤有心想回一个,但看着颜雨峰那如虎似狼的气势,不由犹豫了下,将球给了赵响,自己去跑位。

    颜雨峰并没有跟过去,北阳现在采取的区域的23联防,五个人,各自防守一个区域,一旦对手进入重合区域,就进行夹击。

    传导几次后,最终伍天在外线跑出一个空档,投了一个长两分。

    球砸框而出,被刘小可拿住,他本能的去找颜雨峰,却见颜雨峰一指江渔,便将球传给了过去。

    刚才防守伍天的正好是江渔,他还在为自己的那次成功防守感到兴奋,即使刚才他其实已经是失位了,而伍天也是因手风不顺而投丢。

    但这已经让江渔感到无比的开心,将球接住后,江渔深吸一口气,鼓起斗志运球向前场奔去。

    过了半场,江渔就去找颜雨峰,却发现这一次,颜雨峰并没有去接应他,而是站到右侧翼三分线外。

    江渔楞了下,运着球向颜雨峰靠近。

    赵响跟了出来,他感觉面前这个人有些紧张,觉得有必要做一番试探,便忽然向前大迈一步,伸手就想去切江渔的球。

    可以说,江渔自从站在球场,就万分紧张,这种紧张就如兔子觅食,吃半口就要往四处看几眼,赵响的突然举动吓到了江渔,意图却没有得逞。

    侧身俯下的江渔,将自己的臀部面向了赵响,后者无奈,又退了一步。

    这时候,孙明绕到江渔的前侧来接应,江渔松了口气,赶紧将球传了过去。

    孙明拿球也不停留,又把球传给主动从底角跑到他之前站位的胡定远手里。

    在孙明去接应的时候,颜雨峰已经动了起来,他直接横穿整个北体内线,从右侧直接跑向左侧。

    宋坤紧追不放,当颜雨峰来到左侧肘区高位的时候,胡定远刚好接住了孙明的传球,他已经注意到了颜雨峰的跑位,所以手一接到球,直接吊传进去。

    颜雨峰双脚微跳,起身探手,迎着球的来势接住,接住的一瞬间,人也刚好双脚落地,紧接着,他忽然再次做出摆肩动作,从左往右的摇晃,当这个动作做完的一刹那,颜雨峰本来背对宋坤的身体,探身就往里抹去。

    宋坤已经是高度警惕,还越是如此,就越会吃晃,他吃了颜雨峰的背晃动作,重心顿时运转缓慢,脚步也因此显得呆滞。

    所以当颜雨峰往里抹的动作做出来的时候,他依旧保持之前的防守动作,而颜雨峰已经来到了他左肩平行处。

    颜雨峰一个低拍,篮球在地上弹起之前,身体再次往左侧微移半步,当右手接住篮球的时候,他已经距离宋坤至少在二米半开外。

    对于这样的投篮距离和空档,颜雨峰的投篮是不可能投失的。

    目送篮球以一个高弧度坠入网中,颜雨峰小跑的出了北体的内线,顺便跟刚才传球的胡定远击掌庆祝。

    因为北体的半场,距离程老和王卫的位置更近,而颜雨峰的这个进球,他们就看得更加清楚。

    王卫咦出一声,对于一个北体的主教练,他对篮球的理解在国内也是出类拔萃的,他侧脸对程老说道:“程老,这个得分有点你的风采啊。”

    程老却对这样的恭维受之不敬,摇头道:“这是两码事,小王啊,这个是有区别的。”

    紧接着他分析道:“我最擅长的是后侧步来得分,而且当时我这一招,幅度很大,脚步很死,就是单纯的往后跳一步,然后推射,而这个36号的脚步交代很清晰,但非常快,而且摆脱动作也极其合理漂亮,最后的投篮,完全是个跳投,这说明他对身体协调性控制得很好。”

    “说白了,我那后撤步投篮属于古典篮球,这36号可是时下最流行的后撤步投篮。”说完,程老呵呵的笑起来,他对颜雨峰的兴趣,直线上升,所谓行家看门道,作为一个五十多年都在眼睛篮球技术,尤其是单挑这一块的他,对于一个球员的能力察觉,是首屈一指的敏锐。

    程老只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判断出颜雨峰的单打能力,非常突出,至于突出到什么程度,就是接下来他所要去观察的。

    场上的宋坤接连被颜雨峰摆脱两次,面子感觉无光的同时,也为之前自己的侥幸感到好笑,一个能在国青应付自如的人,岂是他能完全防守得住的。

    北体的进攻展开得有条不紊,颜雨峰并没有很特意去防守谁,他把控自己的防守区域,也同时观察队友的站位,但尽管有他的提醒,在篮球中,进攻一方总是要防守这边要更容易快先一步。

    宋坤在左侧跑出了空档,利用陈亮拉出做挡拆得来机会,他稳稳的投中了一个三分球。

    比分来到了39:36.北体再次领先。

    颜雨峰面色如水,篮球比赛中,是不能奢望每一个球都能防下来的,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得分不要中断,这就是最好的比赛方式。

    再次来到北体的半场,这一次,颜雨峰站在了三分弧顶,他伸手向刚运过半场的江渔要球,后者的球还没传过来,已经吃了两次他接球摆脱亏的宋坤,提前贴住了颜雨峰。

    球已经传来,颜雨峰侧身顶住贴身肉搏的宋坤,右手凭空接住了篮球,然后单手高举,这样一个球星范十足的持球动作,惹得一边观战的程老嘿嘿笑了一声。

    程老多次去美国,他很喜欢美式篮球一些动作,而在国内,他很少能见到,今天,却见到一个中国少年,用这样的打球方式在比赛,他的内心,自然欣喜万分。

    颜雨峰从来就不惧怕贴身防守的招数,他忽然前顶,持球的右手一个低拉,两手接住篮球后,身体从侧身马上转变成正面面对宋坤。

    宋坤此刻已经不容他有半点畏惧,他积极的用力量去干扰,试图打乱对手的进攻节奏,但他很快就感受到了颜雨峰对他施加的反击。

    颜雨峰用他强有力的刺步直接将贴身的宋坤顶开,同时利用肩膀和头部,拓宽自己活动的空间。

    同时他的上半身一直在晃动,拉扯住了宋坤的重心,在彼此对抗几息之间,对于宋坤来说,是何等的漫长。

    漫长的感受来自他自身对颜雨峰防守上的难受,仿佛每一息的下一瞬间,颜雨峰就要把他甩开,再次突破他,那种心理承受负担,正在几何增长,快速的向压垮的方向倾斜。

    颜雨峰是那种你越强我就会表现得更强的打球风格,宋坤的积极反而激发了他的杀性,随之他的动作,也变得越发凶狠。

    颜雨峰一个刺步之后,突然俯身向右侧疾冲,右手持球在极低的高度一个猛烈的拍球,随后接住高速弹起的篮球,随之整个身体开始从下至上开始起身。

    这是一个极其简单的一步运球后的急停跳投,但颜雨峰将这份简单演绎得极其的精彩,从刺步到运球,最后到跳起,可以用鹰飞兔跃来形容那种爆发感。

    而他跳起的高度也过于吓人,还没反应过来,保持俯身挺头姿势的宋坤,感觉眼角一个黑影出现,定睛一看,居然是颜雨峰脚上的球鞋。

    即使是俯身的状态,而这样的急停跳投高度,也让宋坤顿时懵了圈,以至于他心里当时闪过的念头是,我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但一直隐隐的在宋坤后面做协防的大前锋丁健,却看得清清楚楚。

    只见颜雨峰好像脚上绑了大号弹簧一般,触地便起,整个人飞起在空中,因为起跳高度太高,丁健甚至都看见了外翻的球鞋底部那花纹印道。

    更多的人在昂首看着翻滚在空中的篮球,急停跳投下的投篮,一般投速都很快,这是因为球员对发力的掌握,还没有达到彻底的掌控,而颜雨峰的投篮,球速并不快,并且以一个很高的弧度在向篮筐翻滚而去,以至于所有的人,都将这个球划出的弧线,瞧得一清二楚。

    于是当篮球空心坠进篮圈的时候,所有的人,都长长的舒出一口浊气来。再去看出手者,只能看到颜雨峰的背影。

    十步杀一人,回首已在百里外的感觉,顿时扑面而来。

    “强,真的强!”这不是那个年轻人情不自禁的喝彩,而是出自程老的口中,老人赞不绝口,现在在他的眼里,颜雨峰就是一个披着黄皮肤的黑人球星。

    刚才那一跃,只是一个投篮,却把老人吓住了,只是一步之间,没有任何的冲锋的距离,竟然能跳得如此之高,而且他的投篮,仿佛是在空中定格后才出手的。

    这画面感,震撼住了老人,程老不停的拍打自己的大腿,兴致不减的对王卫说道:“赛后赶紧去问问,这是哪家的孩子,这么厉害。”

    王卫连忙点头,宋坤的能力是很全面的,他的实力,作为主教练的他,是最清楚不过的,但36号就这样轻松吊打了宋坤,他此刻的内心,也是万分的震惊。

    “怎么感觉篮球比赛变得这么简单?”王清震撼的同时,感觉很迷惑,他对赵响问道。

    赵响同样被王清的问题所问住,但他很快的给出了答案:“对于某些存在,篮球就不是这么简单的吗?”

    王清沉默了,自从颜雨峰上场,没有什么战术,没有什么配合,简单的持球,然后摆脱出手,就这样结束了一个回合的比赛。

    自己可以无所事事的站在那,就像一个站在场上看球的观众一般,这种感觉太过于新鲜,新鲜到王清无法置信。

    同样,程老给出差不多的说法,他感慨道:“就像大人打小孩,哪有那么多的招术,上来直接几拳,打倒完事收工回家。”

    有些不服气的王卫想了半天,却找不到反驳的言辞,最后全都化成一声长叹。

    北阳十二中的替补席上,大家都在纷纷低声交谈,项杰可能是最快习惯这样的风格转变,他对莫峰笑道:“老颜上场,就变得简单起来,为什么这么说呢,你要么找一个比他强的人把他掐死,要么就是眼睁睁看着他把你们一个个掐死。”

    “篮球就是这样的吗?”莫峰还是不太相信。

    “就这么简单,五个人,一对一,这是很公平的,只要不进内线,就基本是面对一个人的防守,我能在这个人身上一直拿分,你换个人,还能得分,全队没有一个人可以防得住,你说,现在怎么办?”项杰对莫峰问道。

    莫峰皱着眉头,他试探的问道:“那就两个人,两个人不行,三个人包夹。”

    项杰噗嗤一下笑了起来,他拍了下莫峰的肩膀,道:“你把其他人放在哪?你每次都双人包夹,这一传球,不就破了吗?”

    “那也好过让他一直拿分啊。”莫峰觉得这样是唯一的破解。

    项杰摆了下手,道:“如果真的有,我也觉得颜雨峰可以搞得定。”

    “你确定?”

    “无比确定,除非是三个人,但如此是那样,这比赛就真的要笑死人了。”

    “话归正题,所以说,篮球就是这个理,可是你去哪一个像颜雨峰这样的怪物,反正我找不到,有他这样一个,已经是奇迹了。”项杰舒服的坐在椅子上,感慨的看着一个人,率先回到自己半场的颜雨峰。

    夜长风坐在那,不语不言,他没有跟别人交谈,但交谈声,他听得很清楚,他看着场上面色自如的颜雨峰,心里有了明悟。

    篮球是五个人的竞技,但也是一个人的战斗,当你来到一个高度,傲视群雄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来自篮球更深层的奥妙。

    而你,颜雨峰,已经看到了吗?夜长风注视着场上的颜雨峰,心里问道。

    比赛在继续,颜雨峰见比分已经被自己追平了,并没有一鼓作气的继续主动进攻,他开始频繁传球给其他人,让大家参与到进攻中,而自己作为一个支柱,在大家寻找机会浪费进攻时间到了最后,他才会主动去要球,来终结这个回合的较量。

    并不是每一次他都能得手,但是对于对手来说,这样的战斗让他们心生绝望。北阳的整体实力,明显弱于他们,从他们的跑位和运用篮球技巧上,就能感觉得到。

    但无奈他们拥有颜雨峰这样一个定海神针,一旦打不动,或者时间快到了,就会把球交给他,而即使他们做了封堵和包夹,颜雨峰终究还是能拿到球权,然后在短短几秒内,做出摆脱,或者直接强行出手。

    虽不是次次命中,但屡屡得手却是非常正常的事,这就很伤士气,北体发现无论自己如何拼命的防守,到了最后,还是终究要让颜雨峰得分。

    就这样,第三节结束,两队比分依旧是个平手,51:50,北阳只落后一分。

    坐在场下大口喘气的北体众人,全都耷拉着头,宋坤可能是最辛苦的一个,但是作为队长的他,还是要讲几句的。

    “其实大家不用灰心丧气,对手个人实力确实跟我们不是一个级别,这个必须承认,今天这道大菜好酒,大家都尝了,也知道面对超级别的对手,是什么一个滋味,我不谈别人,说说自己,我觉得收获很大,在跟颜雨峰对抗的时候,我发现我自身很多地方的不足,这是好事情,所以,大家要振作起来,珍惜最后一节比赛的上场时间。”

    宋坤的话,惊醒了大家,情绪也随之平静下来,众人开始分享自己的比赛感受,无怪乎真变态,真牛一类的感叹。

    裁判哨声响起,大家抖擞精神,开开心心的再次回到球场,可大家一看对面,顿时集体萎了,只见颜雨峰已经坐在替补席,擦汗喝水,而现在上场的,又是之前的疯狗阵容。

    “没戏了。”王清对丁健说道。

    “还好,比赛能赢了。”丁健的答复颇有黑色幽默。

    宋坤也叹了口气,颜雨峰给了他们一节的亲身体会,自己其实觉得应该知足,但为什么内心此刻却这么不心甘呢?

    那是被瞧不起的滋味吗?

    他自问道。

    而看台坐着两人也知道,关于36号的比赛,已经结束了,王卫站起来想下去,程老叮嘱道:“赛后再过去,不急于一时。”

    王卫也觉得自己心急了,“这么好的球员实在看得眼馋,如果有了他,明年的大超,我们一定拿冠军。”他拍着胸膛保证道。

    程老笑了笑却没说话,他心里却在想,这么好的苗子忽然在中国出现,这才是国之幸事,他悠悠的想,想了很多,最后感慨了一声。

    “这样的苗子,我一定要好好保护才是。”程老心里暗暗下了决心。

    而坐在替补席上的颜雨峰哪知道此刻有人在眼热的瞧着他,他正对身边的江渔鼓励道:“今天第一次打比赛,可以,表现真不错。”

    “谢谢,我觉得我打得很差。”江渔并没有太高兴,一节里,他出现了好几次失误。

    “失误是常有的,有了失误你下一次才会明白怎么才是正确的打法,这是财富,不是负担。”颜雨峰笑了下。

    他回身对孙明打趣道:“行啊,牛逼啊,三个三分,你现在很强啊。”

    两人之间的对话,就完全区别其他人了,孙明没声好气的翻了白眼,反而质问道:“几次向你伸手要球,为什么不传,自己瞎投浪投,搞什么搞。害的我得分上十没有。”

    颜雨峰张大嘴巴一脸惊愕,最后摆出一副认错的表情:“好吧,我错了,孙哥。”

    “知道就好,下次要相信队友,瞎浪什么!”孙明余气未消的神色。

    颜雨峰不敢反驳,连忙喝了口水。

    比赛在继续,北阳十二中开启了孙明口中的瞎浪模式,打得好不热闹,但北体稳中求快,一直将比分保持八分上下,一直保持到了终场结束。

    看着最后的比分,颜雨峰对一直乐呵呵的王学超道:“教练,我看这次收获很大。”

    “对,今天这场比赛,给了大家太多的信心。”王学超已经开始对复活赛,极其乐观起来。

    “走,都上场跟对手打个招呼。”颜雨峰招呼大家一起登场,他一走到球场,北体那边就全往这边围了过来。

    “待会合个影吧”赵响对颜雨峰说道。

    颜雨峰迟疑了下,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刚还在场上较量的双方,就马上站成了两派,站在球场上准备拍照。

    “等等!”一个老人忽然出现在球场上,他欢快的步伐让人都忘记他那秃了大半顶的白发,老人后面紧跟着的是王卫。

    “程老,你慢点,哎呀。”王卫心急的叫唤。

    “程老?”赵响觉得眼前老人眼熟,一听主教练的叫唤,忽然就明白面前这个老人是谁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大神都扎堆出现啊,赵响心里惊叫起来。

    “能一起合影吗?”程老笑眯眯的问道。

    “特别荣幸,您老这边请。”赵响马上跳出来,满口答应,一边对大家解释道:“程老,程世春老前辈。”

    这话一出,有阅历的人马上就明白这个老人来头很大,而王学超已经瞪大了眼睛,马上从后面挤了出来,双手伸了过去,激动的道:“您老好啊,您可是我的偶像啊。”

    程老应对这样的局面,太多了,他随和的跟王学超握手,一边道:“你是这个球队的教练吧。”

    “对对对,我是北阳十二中的主教练,我们来北京打复活赛的。”王学超把脸都笑花了,皱纹都挤得比程老还多的模样。

    “看来是个大人物。”后面的项杰跟夜长风低声说道。

    “估计是,你看教练的脸。”夜长风回答道。

    颜雨峰也好奇的看着冒出来的老人,老人一眼就看到人群里的颜雨峰,马上招手对他喊道:“来,小伙子。”

    众人让出道来,颜雨峰莫名其妙的走了过去。

    “打得真好,现在在哪打球?”程老近距离的看着颜雨峰,更加惊讶和满意,他拉着颜雨峰的手就热情的问道。

    “呃……。”颜雨峰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向来不知道如何面对热情过度的人,一到这个情况下,他就犯迷糊。

    “他叫颜雨峰,是我们北阳十二中土生土长的球员。”王学超即使是在无比兴奋的情况下,也不敢多说题外话,见颜雨峰不吭气,连忙凑前圆话。

    程老丝毫不介意,他见所有人都在看这里,便挥了下手,道:“先合影。”

    北体的训练馆有专业的录影设备来方便球员的训练,自然不缺单反照相机,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北阳十二中全体球员和北体众人以及程老一同拍下这张极其稀有罕见的合影。

    合影介绍后,程老又拉住了颜雨峰的手,热情的邀请道:“都中午,大家一起吃个饭吧。”说着就看王卫。

    王卫马上秒懂,笑道:“怎么也要尽下地主之谊,也不别地,校内食堂有包间,今天我做东。”

    宋坤,赵响也纷纷起哄,王学超更是大喜,颜雨峰见状也知道没办法躲,又不好挣开程老的手,于是两队一起乐哄哄的往外走。

    “总要先换下衣服吧?”欧阳上智不解的提道。

    一语道破梦中人,程老也觉得自己过于迫切了,他有些舍不得的放开颜雨峰的手,笑眯眯的对其道:“是啊是啊,可别冻感冒了。”

    颜雨峰打了冷战,心说你再这样,我就真感冒了,如蒙大赫般赶紧跑远。

    “这是谁啊?”拉住赵响,颜雨峰就问。

    “你不知道?”赵响先是不信,然后马上飞快的说道:“程世春,篮协副主席,虽说是挂名,但可是国内篮坛首屈一指的名宿,你走运了,被他看中了,那可真是在国内一马平川。”说着就无比羡慕的看着颜雨峰,要知道刚才程老那热情,赵响可是瞬间明白怎么回事了。

    “呃……。”颜雨峰也被这个头衔吓到了。

    “赶紧换衣服吧,我先走。”赵响可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叮嘱一番,快速的跑回更衣室去。

    颜雨峰只好跟大家回到替补席,开始换衣。

    项杰问颜雨峰:“这老头是?”

    颜雨峰闷声回答道:“篮球副主席。”

    项杰目瞪口呆,过了半天探起头去看在门口等着的老人,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颜雨峰,你可从来不打诳语的,你不能忽然就换了风格啊。”

    “那你说,教练为什么这么上杆子。”一边的夜长风也听到了,他倒有点像颜雨峰,并不是很在意,便对项杰说道。

    “我去,怎么到了北京,能碰到这样的人物?”项杰真的信了,当他看到王学超那向日葵一样的脸。

    老人是篮协副主席的消息在迅速传播,北阳十二中的众人顿时无比亢奋。

    夜长风看着面色冷静的在解绷带的颜雨峰,心里忽然涌出异样的情绪。

    拍在他的肩膀上,夜长风笑着对颜雨峰道:“你见过教练这样子吗?”

    颜雨峰先是抬头去看是谁,然后看到夜长风的笑脸,他怔了怔,夜长风继续笑道:“怎么?不认识我了?”

    “认识,老夜嘛。”颜雨峰说出已经快一年都没说出口的词来。

    夜长风眼神一闪而过莫名的感慨,他道:“这么久,不好意思。谢谢了。”

    颜雨峰忽然一把勾住夜长风的脖子,唬道:“一句谢谢就完事了,你怎么也要请我吃顿饭吧。”

    夜长风却马上跳了起来,叫道:“你一顿早餐都要吃五百,我请不起!”

    颜雨峰大骂:“陆迪这个破风嘴,这是造谣!”

    “你别不承认,他都给我看发票彩信了。”夜长风才不信。

    “我请!哈哈!老子钱多!”项杰跳了进来,一手勾一个,三人站一起,哈哈大笑道。

    三人对视看着,夜长风微笑着,项杰大笑着,最后颜雨峰给两人一人一拳在胸膛上。

    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笑泯恩仇,一世兄弟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