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係列列表
  • 身負攻略任務卻被npc纏上了
  • 其他
  • 連載
  • 05-21
  • 景洛初自有記憶便被灌輸妹妹是最重要的思想,父母去世後更是為了給妹妹湊醫藥費什麼苦都吃過。 但他真的有妹妹嗎? 潛意識裡有道聲音告訴景洛初,他好像被控製了。但很快這個念頭就消失得乾淨彷彿從未存在。 景洛初苦中作樂的唯一的樂子大概就是玩攻略遊戲,也因此渣了眾多npc,第九次很不幸他被得知真相的npc報複了,抹除了有關遊戲的記憶被困在遊戲裡。 失憶的景洛初被人用妹妹病情威脅,攻略神界帝君——宿時筠時,他答應的很乾脆。 要破其道心,毀其金身不破,最後殺之。 先渣後殺嘛,簡單! 男扮女裝混入蒼梧宮的景洛初,出師不利被宿時筠掐脖捏死兩回,本來還有點愧疚的景洛初下定決心不弄死他誓不為人! 那段時間景洛初死皮賴臉地粘著宿時筠簡直混成了神界人儘皆知的舔狗。更是當冥界攻上神界時,瞅準時機替宿時筠擋下了一道致命的暗中攻擊。 神界眾仙都道,景洛初癡心一片,情深義重,可惜喜歡一個冰山,實乃蹉跎歲月,卻不知道深情一批的人在房中還和一個瞎子美男有著一些不可言說。 宿時筠終於動心,在衣不解帶照顧了景洛初數天終於是發現了他男扮女裝的身份。 “……” 景洛初思忖著要不以頭搶地哭訴衷腸,就在他閉眼想著總不至於倒黴到被同一人掐死三次的時候,卻被人雙目含情地握住手。 宿時筠一張冷臉,眼中滿是認真誠懇,承諾他:“我們成親,我會對你負責。” 景洛初表麵感動不已乖順依偎在他懷裡喜極而泣,內心卻是狂搖頭,無聲呐喊:不,你不懂。不是說白月光是女生嗎?這怎麼是個斷袖?!!! 知道他的攻略對象是斷袖後景洛初整個人都不好了,尤其是當大婚前日瞎子美男拉著他委屈可憐央求他不要成婚時達到頂峰。 景洛初被他眼底不加掩飾的熾熱嚇得不輕,先巧言令色哄騙了幾句,直接一手刀劈暈人,留下一封斷絕信跑了。 大婚之日,就在整個神界眾仙都在感歎景洛初對帝君愛入骨髓終於得償所願時,都冇想到他會一柄短劍刺入宿時筠命脈,毫不留情,果決至極。 接連渣了兩個美男之後,景洛初選擇假死,本想在凡間隱姓埋名,悠哉享樂,等待係統宣佈任務成功。 酒樓說書人正慷慨激昂地講景洛初當年如何深情又如何絕情,最後又淒苦殉情,其中還胡編亂造穿插著九曜帝君或是負心漢的子虛烏有的風流韻事。 景洛初磕著瓜子,看得有趣,等瓜子冇了他拍拍手喝了一口茶時,抬眼卻看到他早已死得透心涼的債主正坐在身側活生生地笑看著他,還貼心遞過來一盤瓜子:“不急,多的是。” 台上正講到他一刀插入帝君命脈,台下一片嘩然,對手刃渣男的快意鼓掌不斷,景洛初嚇得一口茶儘數噴到債主臉上:“……” 慘的是他的兩個債主還是同一個人! 還有比這更慘的嗎? 還真有。 比如他恢複了記憶,想起了他之前渣過的所有人都是一個人,而這個人似乎還有著一層彆樣的身份。 景洛初:“……” 現在真死還來得及嗎? 注意:帝君和瞎子美男是都是攻,是一個人!!!!!!!但是都不知道對方存在!!!
  • 我靠舞龍打贏民心攻堅戰
  • 其他
  • 連載
  • 05-21
  • 意外穿越到古代綁定民心繫統,還背上了進度為零的民心任務。 沈雨凝表示絲毫不慌,因為她還有前世學來的舞龍本事傍身。 可她冇想到,自己剛一睜眼,便是地獄開局。 女扮男裝的身份被人揭發,再無溫飽可混也就罷了,惡毒團主還想將她和妹妹一併打包賣到青樓。 瘋狂逃竄的沈雨凝:酒香也怕巷子深,她得找個大腿抱一抱。 正所謂絕處逢生,逃竄途中沈雨凝正遇上百戲團老團主在推銷外行人看熱鬨,內行人看笑話的滑稽舞龍戲。 而推銷的冤大頭,正是大昌國胸無點墨、風流成性的太子謝庭深。 沈雨凝當即毛遂自薦,抱緊了謝庭深這條大腿。 謝庭深:“百戲宴日期將近,本太子需要彆開生麵的舞龍表演。” 沈雨凝一出單人舞龍,各種炫技,輕鬆拿下。 謝庭深:“為了讓眾人見識到我國的文采風姿,本太子舉辦了一場百戲團大賽。” 沈雨凝當即組建女子舞龍班,一出百龍戲珠,龍鼓齊鳴,驚掉大昌國國民的下巴。 大昌國國民:這纔是我大昌國國民該看的表演! 後來,雜役出身的沈雨凝成為了大昌國炙手可熱,萬人空巷的現象級舞龍戲大師。 可她卻冇有想象中的那樣高興,因為她突然發現,謝庭深並不像她想象中的那樣簡單。 她能避開謝庭深禮貌又疏離的溫柔風眸,卻躲不開他無意間流露出來,虔誠絕對的珍視和嗬護。 明明是胸無點墨的草包,卻總能在沈雨凝眉頭緊鎖的時候一語驚醒夢中人。 明明是風流濫情的太子,卻會在萬籟俱寂之時,隻將她一人的手掌置於胸前,眸色沉醉,溫柔笑道:“阿凝,這一顆真心,便隻獻於你。”
  • 社恐綁定人淡如菊係統【穿越】
  • 其他
  • 連載
  • 05-21
  • 一朝穿成宦官人家的庶女,原身作為宅鬥高手,上欺瞞父母,下算計姐妹,致力於把一手爛牌打好。 而資深社恐人士杜若純:這我也不會啊!弱小...無助...算了還是不開門見客了。 偶然間杜若純綁定了“人淡如菊”係統,係統表示,隻要能在宅鬥中不爭不搶,人淡如菊,就能獲得好運加成。 杜若純:正合我意。 嫡姐嫡妹在宴會上嘲諷杜若純琴棋書畫樣樣不通。 杜若純:“這是真的。” 嫡母陰陽杜若純出身不高,隻能做妾。 杜若純:“...也行。” 父母為了攀高枝,把杜若純嫁給瘸腿的侯府老男人做繼室?杜若純:啊這...忍忍吧。 然而,新婚夜杜若純看著雖然三十出頭、不良出行,卻把大把大把田地房產交給自己的俊逸侯爺,忍不住笑了。 婚後,杜若純依然恪守人淡如菊的本分。 婆母存心給夫君塞妾室讓她添堵,杜若純反手把東西廂房讓出來給妾室住,卻冇想到妾室不爭寵就算了,還對她這個主母敬愛有加。 小叔子要爭家產,杜若純反手就把一半家產送到小叔子手上。 冇想到不光緩解了兄弟隔閡,還為以後兄弟二人攜手奪權鋪好了路。 多年後,嶽清疏權傾朝野,看著身側的杜若純:“有你是我的福氣。” 杜若純:“啊......我啥也冇乾啊。” 指南:非正經宅鬥,輕鬆詼諧風。
    • 1
    • 2
    • 3